第七十章只有他,才当得起名... - 妙医圣手

第七十章只有他,才当得起名...

有资格待在B17手术室里面的医生,都是医术精湛、临床经验丰富之辈,是各自医院里的顶梁柱。像清创缝合、止血消炎之类的活儿,又怎么可能难得倒他们?甚至不需要林阳吩咐,他们就已经忙乎了起来。 除此之外,两个对医疗美容略有研究的医生,更是凑到一起,商讨起了植皮的事宜来——黎梅阿爹的体表皮肤,因为红丝蛊虫的噬咬腐蚀,早已经溃烂**的不成模样了。如果不进行植皮的话,日后纵然痊愈,也必定会留下一身难看的恐怖瘢痕。 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医生们又总会忍不住向林阳投去一道目光。 这目光中,充满了尊敬和佩服。 林阳刚才切除虫球,看上去好像很简单。可在场的医生们都很清楚,藏在那份简单下面的困难到底有多大。 首先,切除虫球必须要做到快准狠。 如果下刀不够快,那些缠绕在一起、警惕性极高的红丝蛊虫,立刻就会四散逃窜。而要是不够准,则会伤及到附近的心、肺二脏。毕竟,红丝蛊虫结成的虫球,全都是在胸腔里面,离着心、肺二脏很近,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意外。至于狠嘛,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下刀不够狠、不够力,那些虫球根本就不可能被切下来。 如果说,在场的这些医生,自问换成自己主刀,也能够做到快准狠三要点,可以把虫球给切下来的话。那么,将遍布全身各个脏腑上面的红丝蛊虫,赶到胸腔里面聚拢成球,他们可就没有那么能耐办到了。 一时之间,关于林阳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猜测,在这些医生们的心头翻腾了起来。 “这位姬先生,到底是用的什么法子,将散布在病人各个脏腑上面的红丝蛊虫,全都给赶到了胸腔里面聚拢成球的呢?” “难道是针灸的功效?姬先生在动手术之前,曾经给病人扎过针。难道就是那几针,将红丝蛊虫驱赶到了胸腔里?我听说过很多驱虫的方法,其中也不乏针灸驱虫。可是那些方法,大多都是利用催吐的原理,让病人将上消化系统里的寄生虫吐出。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用针灸控制寄生虫的行踪,让它们进入到胸腔或别的自己想要它们去的部位啊……” “不愧是让王老和马老都敬仰钦佩的人,这一身医术,当真是高明的可怕。只有这样的人,才当得起‘名医’二字!跟他相比,我们可就差得远了。” 林阳不会读心术,自然不知道这些医生们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他两把扯去了手上戴着的无菌手套,抬头看了眼手术室墙壁上面的电子时钟,默默计算了下时间,距离一叶障目符失效,只剩十二分钟了。 该离开这里了。 林阳将带血的无菌手套,扔进了一旁的盘子里,转过身来看着黎梅。 此刻,黎梅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身。 不过,她脸上那种绝望的冷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喜悦和感激。 见林阳转过身来,她急忙又磕了一记响头,语气诚恳的说道:“姬先生,谢谢你救了我阿爹。我黎梅说到做到,等我阿爹的身体稍微好些后,就到姬先生的身边听候差遣。纵然是做牛做马,我也绝对不会推辞!” 林阳却摇了摇头:“做牛做马就算了,我又不是万恶的奴隶主,没有奴役人的兴趣。不过,我这里,倒也真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姬先生,你有事情只管吩咐。”黎梅抬起头来,一脸严肃的说道:“就算豁出这条命不要,我也会将你交待下来的事情,办的妥妥当当。” 林阳很是无奈,苦笑着说:“别动不动就是豁出性命不要好吧?搞得我好像是要让你做什么非法的勾当一样。我要你帮的这个忙,对你来说很简单——日后,你再进山采药,遇到一些高品质的药材,记得留一份给我。当然,我也不会占你便宜,价钱就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来算。” 现今世上,因为种种原因,野生的药材已经不多。像莲花池中药材市场里面贩卖的,基本上都是人工栽培出来的药材。论药性,相比起野生药材来说,要弱了许多。 在不借助家族势力的情况下,林阳基本上没有可能搞得到上佳的野生药材。所以,他才会向黎梅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修行需要用到药材,炼丹、画符、制器,同样需要用到药材。 药材的品质越高,对于修行和炼丹、画符、制器的帮助也就越大。因此,对于高品质药材,林阳的态度自然是多多益善。 这件事情对于黎梅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她当即答应道:“没问题,以后我只要采到高品质药材,就会给你送去。至于钱什么的,就不必了。姬先生,你可是救了我阿爹性命的大恩人,我如果向你收钱,那岂不是跟禽兽一样了么?” 黎梅这种知恩图报的态度,赢得了众人一致的好感。 将自己的新电话号码告诉黎梅,让她采到高品质药材就打这个电话联系自己后,林阳向王士祯、马文博两人告辞,转身便要离开B17手术室。 “等等,姬先生,请等一等。”黎梅赶紧提起放在一旁的编织袋,快步追上了他:“我之前曾说过,谁治好了我阿爹的病,就将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送给他以作酬谢。现在,你救了我阿爹,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就归你所有了。” 林阳本身就不是一个扭捏的人,再加上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对于他日后的修炼有着极大帮助,所以他没有假惺惺的推辞,说了句‘既然如此,我也就却之不恭’,便接过了这只编织袋。 走出B17手术室后,林阳一边快步朝着手术科外走去,一边将手伸进编织袋,摸着那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念诵起了咒语。 当他走到手术科紧闭着的大门旁,那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已经被他传送进了玉山的世界。 陈诗文也回到了玉山的世界,迫不及待的开始研究起了这株野人参王,琢磨着到底该如何使用,才能够将它的药效,彻底完全的发挥出来。 林阳随手将编织袋塞进了走廊旁边放着的垃圾篓里,然后摁下了门旁的按钮,同时推门走了出去。 守候在门外的药材商贩都不认识他,见他能够随意进出手术科,还以为他是市第五医院里的医生,也就都没有在意。 如果让他们知道,那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就在林阳身上,肯定会呼啦一声全围上来,争先恐后的砸出一个个天价,以期能够将那株稀世珍宝收入囊中。 对他们来说,五百年野人参王,不仅药性好,更具有极佳的宣传效果。 有了五百年野人参王在手,配合适当的炒作,自家的药材铺,说不定就能够冲出西蜀省走向全国。甚至,像同仁堂一样享誉三百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再是痴人说梦。到那个时候,经营的可就不是买卖,而是一种文化了。 可惜,他们却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缘。 快步走进距离最近的厕所,关上门,撕下贴在脑门上面的一叶障目符,林阳又变回到了真实的模样。 “以后我得在玉山的世界里面多备下几套衣裤,好在变身份的时候换穿,免得留下破绽。”林阳在心里面嘀咕道。 这一次,没有准备更换的衣裤,他只能这般走出厕所了。 此时,那些等候在手术科门外的药铺老板们,也从各自的渠道了解到,先前走出手术科的那个中年人,就是治好了黎梅阿爹蛊虫症、得到了五百年野人参王的姬阴姬大名医。 一时间,他们心中的懊恼就甭提有多深了。 不过,他们也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追上那位叫做姬阴的名医,从其手中买到那株五百年野人参王才是目前最紧要的事情。 于是,他们纷纷朝着林阳刚才离去的方向追来。 别说,因为反应及时,他们还真追上了林阳。 “姬先生,请等一下,我有事和你商量……”最先得到消息追出来的米氏药铺老板,快步跑到林阳跟前拦住了他,正待开口提购买五百年野人参王的事情,却猛地发现,自己拦下来的,根本就不是刚才从手术科里走出来的中年男子,而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 “呃……抱歉,我认错人了。”米氏药铺老板很尴尬,道歉过后,继续朝着医院外追去。他的心里面,倒也闪过了一个疑问:“这个年轻人的穿着打扮,怎么跟刚才那位姬先生一模一样呢?好生奇怪啊……” 虽然有了疑问,可他并没有深究,没有将林阳跟姬阴联系到一起。 不仅是他,后面追上来的那些药铺老板同样如此。 在发现认错人后,他们立刻舍下林阳,继续朝着医院外追去。 那株五百年野人参王,注定了是跟他们无缘的…… 走出市第五医院,天色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