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真的出事了! - 妙医圣手

第六十七章真的出事了!

马文博问道:“你阿爹身上的这种红丝寄生虫,侵略扩张型极强。我们的手,一碰到你阿爹,这些虫便争先恐后的朝着我们身上钻,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被它们寄生。可是,你在过去的数月间,一直近距离照顾着你阿爹,却没有被这种红丝寄生虫寄生……我想知道,你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来防备它们的?” “雄黄。”黎梅回答道。 “雄黄?你确定?”马文博追问道。 “我确定。”黎梅说道:“在山中采参,为了防备蛇虫,我们携带有一定量的雄黄,而这些东西,一贯都是由我来背的。最开始,我背起阿爹走出长白山的时候,都还没有注意到这些红丝寄生虫会向旁人身上钻,直到我找了好几个医生医治无果后,才注意到这一点。随后,我做了多次尝试,最终才确定,是雄黄的作用让它们不敢朝我身上钻。” 马文博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跟王士祯小声商量了起来。 几分钟后,由王士祯开口说道:“黎姑娘,由于你阿爹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所以,我们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够治好他。俱我们的初步估计,以你阿爹现在的虚弱情况,有六成的可能会在治疗过程中身亡……” “有六成可能会身亡吗……”黎梅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别说是六成可能会身亡,就是九成可能身亡,也要试一试。毕竟,以我阿爹现在的情况,最多也就只能再活一个多月。与其让他受尽折磨,在痛苦中去世,还不如搏一把。就算真的不幸身亡,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王士祯似乎早就料到黎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轻轻点了点头,又说道:“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寄生在黎先生体内的红丝寄生虫,分为卵、幼虫和成虫三个阶段。其中,卵是附着在内脏上面的。当它们破卵而出化为幼虫后,就会进入到血管内,随着血液循环,在人体内四处游动。等它们长为成虫后,才会出现在人的体表。由此看来,对黎先生的治疗,必须得内外同时进行,将卵、幼虫和成虫全部杀灭才行。否则,只要任何一种有残留,都会让它们再度繁殖,卷土重来……” 马文博接过话题:“所以,我们制定的治疗计划是——以雄黄为主,搭配其它几种具有驱虫消毒作用的药材制成药膏,敷在黎先生**溃烂的体表,以驱逐杀灭成虫。同时以血液透析的方法,过滤掉在血液里游动的幼虫。再配合穿刺手术,取出附着在内脏上面的虫卵……” 这个治疗计划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可风险极大,稍有不慎,黎梅阿爹就会在手术过程中丧命。 一时间,惊呼声和窃窃私语声,又在这阴暗潮湿的屋子里响了起来。 王士祯和马文博没有理会这些声音,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再怎么危险,再怎么困难,也得试一试! 身为一个医生,做的事情,可不就是跟死神掰腕子吗? 要是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就趁早别做医生了。 王士祯转头冲身边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医生说道:“赵琳,你们市第五医院离着这里最近,血液透析的技术又在锦官城里排前列。你看,能不能够跟你们医院联系一下,借个手术室给我们?黎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老马所在的华西大学附属医院,离这里实在太远,此刻又是下班高峰期,我怕会在路上出问题。” “没问题,我这就给医院打电话。”赵琳掏出手机拨通了市第五医院院长的电话,讲了几句后,她向王士祯和马文博两人说道:“王老、马老,我们陈院长已经同意了两位借用手术室的要求。他让我问下你们两位,还有没有别的要求?有的话,现在就说出来,他好立刻让人去安排准备。” 事关一条人命,王士祯也就不跟这位陈院长客气了,当即就将需要提前安排准备的事宜,一一罗列了出来。 马文博则向屋子里的众人询问:“你们中,谁是开车过来的?最好,是一辆空间比较宽敞的车。” 除了莲花池中药材市场里的那批人,是跟着黎梅走路到的这里外,后面陆续赶到的那些医生,大多都是驾车来的。只是,他们的车,基本都是两、三厢的小轿车,连个宽敞点的越野车都没有,不太适合用来运载病危的黎梅阿爹。 最后,还是米氏药铺老板打了个电话,从附近一个存放药材的仓库中,调来了一辆九座的金杯面包车。 黎梅背起阿爹,提着装有五百年野人参王的编织袋,快步走出了这个条件简陋的小旅馆。在众人的帮助下,将阿爹抬上了金杯面包车。 因为平时送货的缘故,金杯面包车后座的椅子早已经被拆了下来,这让黎梅阿爹能够平躺在上面,不至于蜷缩身体,影响到病情。 在王士祯和马文博也坐进车里后,金杯面包车立刻启动,朝着市第五医院驶去。 剩下的人,或是开车或是拼车,纷纷跟了上去。 此刻已经到了傍晚七点多,就算赶回中药材市场,也不可能继续开门做生意,还不如跟着去看个热闹。 毕竟,这种被诊断为‘蛊虫症’的红丝寄生虫病,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说不定,他们今天还能够见证到一种新型寄生虫病的发现呢。 虽然是傍晚七点多,可太阳尚未完全落下山,不敢暴露在日光下的陈诗文,只能返回玉山的世界。 不过,他仍旧关注着这件事情,并通过神识,与林阳进行沟通交流:“老王和老马他们制定出来的治疗方案,确实是当前最可行的。有他们两人亲自动手,再加上这么多位名医在旁边帮忙,治好黎先生的蛊虫症,相信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主公,我们没必要再跟过去了,还是回学校吧。只可惜,那株五百年的野人参王,跟我们是有缘无分了。” 看得出来,陈诗文对王士祯和马文博的信心,远比他们两人自己对自己的信心,要高出许多。 不过,林阳对此,却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只怕这件事情,没有陈老你想的那么乐观……” 望着绝尘而去的金杯面包车,林阳眉头微皱。 按理说,在医学的领域里,他应该相信陈诗文才对。毕竟,陈诗文身前可是享誉国内外、有着‘华西天针’称号的名医。无论学识还是经验,都是他望尘莫及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却有着一丝不安。总感觉对黎梅阿爹的治疗不会太顺利,中间会发生什么意外。 片刻的考虑过后,他最终作出决定,跟着到市第五医院去看看。 如果王士祯和马文博能够治愈黎梅阿爹的蛊虫症,自然是最好不过。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变故,他在市第五医院的话,也能够及时想办法帮忙。 单纯论医术,他远远比不上王士祯和马文博这两位名医。可他毕竟是一个修者,再加上有陈诗文在旁边帮忙,对付蛊虫这种诡异的玩意儿,或许真的会比名医更有用。 见林阳作出了决定,陈诗文也就没有再劝阻。 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林阳跟随在车队后面,赶往了市第五医院。 因为出发最晚,所以当他赶到医院时,黎梅和她阿爹已经到了三楼的手术科里。 除开王士祯和马文博外,只有赵琳等四个医生跟了进去帮忙。其他的人,不管是米氏药铺老板,还是别的什么药材商贩,全都被挡在了手术科大门外面。 虽然不能进去旁观让这些药材商贩有些遗憾,但他们并没有就此散去,而是三三两两地坐在了手术科外的长凳上,一边等待着治疗结果,一边窃窃私语,讨论着今天这桩充满了诡异色彩的离奇事件。 对于不能进手术科一事,林阳早有预料。 毕竟,做手术的时候,需要全神贯注。如果一次放太多不相干的人进去,对手术的进行,是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找了个偏僻角落坐下后,林阳将陈诗文从玉山世界里唤了出来,吩咐道:“陈老,麻烦你到手术科里去盯着,一旦有意外发生,就立刻出来通知我。” “没问题。”陈诗文应了一声,飞快穿过墙壁,进入到了手术科。 短暂的寻找过后,他进入了王士祯、马文博等人所在的‘B17’手术室,就这么悬浮在手术室上空,观察起了手术的进行。 与此同时,手术科外的林阳,正百无聊赖的环顾四周。 一番环顾打量下来,别的东西没有看见,鬼魂倒是见到了不少。 不愧是医院,相比别的地方,这鬼魂的数量,当真是多出了数倍不止。 只可惜,在医院里面的鬼魂,全都是没有意识、浑浑噩噩的鬼卒。 对于普通刚入门的鬼修来说,上级鬼卒,也算是不错的魂使了。可是,对于已经拥有了鬼士陈诗文,并且很可能会再得到陆熙影的林阳来说,这些弱小的鬼卒,他可就看不上眼了。 到最后,他干脆收敛心神,就这么坐在医院的长凳上面,修炼起了《东岳黄泉经》。 半个多小时后,陈诗文从手术室墙壁中穿了出来,语气焦急的冲他喊道:“主公,出事了,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