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血肉腐败的恶臭! - 妙医圣手

第六十三章 血肉腐败的恶臭!

女采参客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用一贯平静的语气回答道:“这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如果你们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可以在下午四点过后,跟我一起,到我们住的地方去看看。” “为什么要等到下午四点?现在去不行吗?”人群中有人问道。 女采参客回答道:“我想要等多些人,也能多些希望。” 这话,多少有点儿瞧不起在场众人医术的意思。 有人当即就不满的哼哼了起来:“不就是一个疑难杂症吗?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 女采参客也没有生气,扫了这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李忠文、徐生旺、刘连声等人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可到了最后,他们都束手无策。” “嘶……”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李忠文,国内赫赫有名的西医临床学专家,在国际上也负有盛名,就连英国的皇家医学院,都邀请他前去讲学。 徐生旺,京城医学世家出身,徐家历代都是御医,祖传医术极为高明,到了徐生旺这里,更是学贯中西,在晋察冀一带,可谓是数一数二的名家。 刘连声,针灸名家,师从国医大师孙成芬老人,一手针灸技艺宛若天人,被誉为‘仙针’。恐怕也就只有已故的华西天针陈诗文,能够在针灸一道上跟他争雄了。 可是,这三位赫赫有名,享誉国内外的名医,居然都束手无策…… 这女采参客阿爹患的,究竟是怎样的疑难杂症啊? 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在这一刻被吊了起来。 有了李忠文,徐生旺和刘连声这三位名医的前车之鉴,在场的这些人也不敢托大。治不好女采参客阿爹的疑难杂症是小事,若是因此丢了颜面,惹人耻笑可就不值当了。 “那就再等等吧,等到下午四点,再跟着这个女采参客去看个究竟。”不少人的心头,都有了这样一个打算。 一方面,他们好奇女采参客阿爹究竟患的是什么怪病,竟让三位享誉国内外的名医都束手无策。另一方面,他们也在期待着有人能够治好女采参客阿爹的怪病,为西蜀省医学界争光添彩。 “下午四点吗?”林阳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刚过中午一点,还有三个小时呢。 “与其在这里傻等,还不如抓紧时间到古玩市场去转一圈。嗯……三个小时,足够我赶回来了。”想要这里,林阳不再浪费时间,转身走到了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到了附近的古玩市场。 这一次,他没有去草堂附近的古玩街。一方面,是因为草堂的古玩街距离这里比较远;另一方面,则是前两次已经将草堂的古玩街逛了个遍,那里的各式古玩玉器他大多已经看过,短期内没有必要再去,别的古玩市场,因为没去逛过,说不定还有捡漏的希望。 虽说刚从王士祯那里得到了一笔钱,可他还是得省着花。毕竟,在修行的初期,还是很费钱的。 十多分钟后,林阳抵达了距离莲花池市场最近的一处古玩市场。 论规模,这个古玩市场跟草堂旁边的古玩街完全没得比。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便是人潮如织。现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上去了,兜里面有了些闲钱,便想着要搞点儿投资。古玩玉器这一类的东西,既有历史、艺术气息,又有保值升值的空间,自然就受到了人们的热爱和追捧。 当然,这些人里面,有多少是真懂古玩玉器,有多少是真能够用低价捡到宝贝,那就不得而知了。 下了出租车,林阳先在附近的肯德基里买了一杯冰可乐和一个汉堡包,边吃,边朝着古玩市场里走去。 别说,林阳选择来这家古玩市场,还真的是来对了地方。 转了一个多钟头后,林阳买到了三块蕴含有微弱灵气的玉籽,和八枚斑驳的铜钱。 这八枚铜钱,虽然不能和林阳栓在手腕上的那枚洪武通宝相比,却要比他上次买到的两枚铜钱好很多。 毫无疑问,如果能够将这些玉籽和铜钱制成法器,对林阳的实力,将会是一个不错的提升。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赶紧回莲花池中药材市场吧。”刚一走出古玩市场,陈诗文便迫不及待的催促道,生怕回去晚了,那个女采参客就会走掉。 林阳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不急,还有四十来分钟呢。那个女采参客只能多等,绝对不会提前走掉。”随后,他没有去路边拦出租车,而是到了旁边一家手机卖场。 “先生,买手机吗?我们这里有新到的苹果五和最新款的三星手机,你要不要看一下?”一个穿着销售经理胸牌的女士迎了上来,笑脸询问道。 说起来,现在大部分店里的销售人员,都是挂着销售经理的头衔呢……像这家手机卖场里,就有着十几个销售经理。这经理的头衔,当真不值钱。 “不,我对苹果和三星都没有兴趣。”林阳摇了摇头:“我只需要一款普通的双卡双待手机就行……唔,哪怕是杂牌子、山寨机也无所谓。” 这位女销售经理脸上的笑容顿时减少了一半,她本以为是来了个高帅富,却没想到是个**丝。但不管怎么说,**丝也是顾客。所以,她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领着林阳到了放有很多杂牌子、山寨机的柜台旁,并为他推荐了一款。 林阳对手机没什么兴趣,拿在手里试了下,便爽快的说道:“就这款吧。” 付过钱后,他立刻将两张电话卡都装了上去,免得王士祯、马文博等人打来电话时,无法联系到他。 “这人长的倒是不错,买东西也爽快,就是稍微穷了点。如果他有钱的话,我不介意给他电话号码,让他请我吃饭……”望着林阳离去的背影,先前那个女销售经理不无遗憾的在心里面叹息。 她也不想想,就算她肯给林阳电话,林阳又会打给她吗? 走出手机卖场,林阳这才拦下一辆出租车,返回莲花池中药材市场。 这一路上,陈诗文一直就在他耳边唠叨埋怨,生怕会晚点赶不上。 还好,当他们赶回莲花池中药材市场的时候,那位女采参客才刚刚开始收摊。 只见她将放在破麻布上面的五百年野人参王随手拿起来,塞进一旁的编织袋里,随后又两把收起破麻布,胡乱的盖在了野人参王上面。 几家大药铺的老板差点没心疼死,不住的叫着:“轻点,轻点,姑奶奶耶,这野人参王就算是一片叶子一节根须,都是相当珍贵的,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它呢?暴殄天物,你这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啊!” “人都快要没命了,还能顾得上这东西?”女采参客语气依旧平淡。 然而,林阳却从这平淡的语气中,发现了另外一种情绪——绝望。 没错,女采参客的这种平静,来源于绝望。 正是因为她对自家阿爹的病已经绝望,所以才会这么平静,这是心已死的表现。 “到底是什么怪病,能让心志坚定的采参客都绝望呢?”林阳很是好奇。 几分钟后,女采参客将东西收拾完毕,也不说话,扛起编织袋就走。 包括林阳在内,数十人立刻跟了上去。这其中,有想要试试看能否治好女采参客阿爹的,也有纯粹去看热闹的。 这一走,就走了一个多钟头。 林阳还好,锻身塑魂过后本来体质就高出常人数倍,还有魂力在体内往复运转,并不觉得累。可其他人,就没有他这样的好脚力了。尤其是那几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因为年龄原因,走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米氏药铺老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苦着一张脸问道:“姑娘,还要走多久啊?要不,坐我的车送你回去怎么样?” “快到了。”女采参客回答道,对米氏药铺老板提出的开车相送置若罔闻。 无奈之下,众人也只能跟着她继续走。 又走了半个钟头,来到了一处城乡结合部,转进一处偏僻的小巷里后,女采参客总算是停了下来,指着路边一片低矮的砖瓦房,说:“到了。我和阿爹,就住在这里。” 众人向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在那片砖瓦房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块早已经破损了的招牌,上面写着:‘旅馆住宿’四个字。 不理众人好奇的目光,女采参客径直走进了这个旅馆。 砖瓦房旅馆里的光线有些阴暗,地上笼罩着一层潮湿的气息,让人多少有些不舒服。 见女采参客回来,坐在门口看电视的胖老板娘立刻站起身来,冲她说道:“黎梅,把今天的房钱付了。另外,你跟你爸究竟在屋里面做啥呢?怎么搞得臭气熏天的?今天都有好几个人来找我投诉了。算了,我也懒得管你们在做什么,赶紧给我处理好。不然,我明天就只能把你们给赶走了。我总不能够因为你们两父女,就坏了其它的生意吧?” 女采参客黎梅默默无语,只是从兜里掏出了一只破旧的钱包。 看得出来她没什么钱,否则,也不会选择住这么差的旅馆。 不过,她的钱还没有拿出来,米氏药铺老板就上前一步,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交给了胖老板娘:“她的房钱我来付,这些够不够?” “够,够,住一个月都够了。”胖老板娘喜笑颜开,收下钱的同时,也有些好奇:“这什么情况?黎梅怎么带着这么多人回来?算了,这事儿跟我无关,还是别多管闲事的好。”她重新坐下,继续嗑瓜子看电视。 在黎梅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小旅馆里最偏僻的一个角落。 还没走近这里,众人便闻到了一股呛鼻的臭味。 难怪这里的住客会去找胖老板娘投诉呢,这臭味,实在刺鼻难闻。 “咦……”林阳吸了吸鼻子,辨认了一下这臭味,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这是……血肉**的臭味。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浓烈刺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