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一参换一命 - 妙医圣手

第六十二章一参换一命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陈诗文感兴趣的东西并不多,尤其是在药材这方面。怎么说,他在活着的时候,也是享誉国内外的名医,见过、经手过的珍惜名贵药材不计其数。能够让他激动到近乎失态,甚至吼出一句‘稀世珍宝’的人参,就算不是什么五百年以上的野人参王,也至少拥有百年以上的参龄。 时至今日,别说是百年以上的野人参,就算是五六十年份的,也相当少见。至于五百年以上年份的野人参,根本就是一个传说,鲜有人见过。如果真的有,称其为‘人参王’、‘稀世珍宝’,丝毫不为过。 陈诗文的这种激动反应,让林阳也来了兴趣,他立刻转身向左,朝着陈诗文说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好奇的问道:“陈老,你真有闻到野人参的香味?你不是鬼魂吗?怎么还有嗅觉,能够闻到气味?”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闻到气味。说起来,我以前是闻不到气味的。自从跟你相遇,严格地说,是在成为了你的魂使一段时间后,才重新找回了嗅觉。”陈诗文回答道,听他的语气,似乎对这件事情也是相当的困惑。 林阳思索片刻,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忙说道:“陈老,你该不会是突破了吧?” “突破?”陈诗文一愣。 “没错,你一定是突破了!”林阳对自己的推测很有信心:“你以前只是初级鬼士,虽然保留了生前的记忆和医术,但是像嗅觉、味觉等等感觉,全都丧失了。现在,你找回了嗅觉,能够重新闻到气味,一定是突破到了中级鬼士。因为,只有中级鬼士以上的级别,才有可能逐渐找回生前的那些感觉。如果,你能够修炼到鬼候的境界,还能够重塑肉身,再度为人呢!” “别说,我最近还真感觉自己的灵魂气息,比起以前要强大了不少。没想到,是境界突破了的缘故。”陈诗文在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有些亢奋,因为,他看到了重塑肉身的希望。虽然说,身为鬼士的他,距离鬼候还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但总归要比没有希望好吧? 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不想重塑肉身再次为人的鬼魂,也不是好鬼魂。 林阳说道:“陈老,既然你已经是中级鬼士,也就可以开始学习一些基础术法了。在我交给你的那几卷鬼修典籍中,有那么一部,就是专门教授鬼魂术法的。有空的话,你多研究研究。” “好!”陈诗文笑着答应道:“说实话,我早就想要学习一些术法了。只可惜,之前因为魂力太弱的缘故,一直没法学。” 在一人一鬼用神识交流的这段时间里,林阳也走到了野人参香味散发出来的源头——一个摆在莲花池中药材市场大门左侧约两百米处,简陋却热闹的地摊。 说这个地摊简陋,不仅是因为那张铺在地上的破麻布,更因为在这张破麻布上面只摆了一件货物——一枚枝繁叶茂,根茎粗大,有着许多漂亮根须的野人参。 说热闹,则是因为在这个地摊周围,早已经围满了人。 看来,在莲花池中药材市场里面,还是有很多识货人的。 “唔……好浓的人参香气。”直到此刻,林阳方才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人参香味,这让他很是感慨:“陈老的鼻子也太灵敏了吧?我到了跟前才闻到香味,可他在两百米开外,就已经闻到了。” 因为太阳正烈的缘故,陈诗文没有从玉山世界里出来。但是,在林阳的帮助下,他可以通过挂在林阳脖子上的雄伯印章,清楚看到周围的情况。 此刻,当他看到地摊周围这热闹的景象后,忍不住叫了声‘不好’,苦着一张脸说道:“哎,我们还是来晚了。这莲花池中药材市场里的人,就跟海里面的鲨鱼一样,只要稍微闻到了一点儿腥气,马上就会围拢过来。看来,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是不可能被我们买到了。” 林阳对此倒是看的挺开,笑着说道:“就算这些人没有发现,仅凭我那张卡里面剩下的九万块钱,也不可能买的下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啊。除非,卖参的那个妹纸不识货。” 陈诗文轻叹了一口气:“怎么可能不识货?你看她的装束,分明就是一个采参客。只是我想不明白,一个北方的采参客,为什么会带着这株价值连城的五百年野人参王,跑到我们西蜀省来卖呢?这样的宝贝,就算是在北方,一样能够卖出大价钱啊。” “管它怎么回事,反正呀,我就是来这里看热闹的。”林阳说道。 他本来就没有对买下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抱太大希望,像这种堪称稀世珍宝的药材,轻轻松松就能够卖出成百上千万的价钱来,凭他现在的积蓄,根本就不可能买得起。他来这里,说白了,就是为了开个眼界。看看那五百年野人参王,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其实,聚在这个地摊周围的大部分人,都是抱着看稀奇看古怪的念头。 这些人一边探头探脑的观望,一边小声议论不停: “这株野人参是真的吗?看它的枝叶和根须,未免也太茂盛了吧?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是假的?你没有看见,我们中药材市场里好几个大药铺的老板都亲自来了吗?要是假的,他们会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我现在就只好奇一件事情,这枚野人参究竟是多少年份的,居然能够惊动这几个见多识广的大老板……”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林阳没有吭声,只是凭借着惊人的力气,挤到了围观人群的最里层。 到了这里,他方才看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蹲在地摊前,不顾头顶上方的炎炎烈日,拿着一只只放大镜和老花镜,在审验着这株野人参。 看他们这副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模样,就可以判断出,这枚野人参的价值绝对不低。且不说参体,就连那些根须枝叶,也是极具价值的。 翻来覆去审验了小半个钟头,居中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放下了手里面的老花镜,站起身来,冲站在地摊后面,一直静立不语的女采参客说道:“我们米氏药铺是百年老店,一向以诚信为本,所以,对你这枚野人参的情况,也不会做欺瞒——根据我刚才的验看,你这枚人参,不仅是正宗的野货,更具有五百年以上的参龄!” 他这番话一出口,顿时引来了周围人群的阵阵惊呼。 “五百年以上的野人参?我的天,还不得成精了啊?” “现在的市面上,百年的野人参就可以被称作参王了。这枚野人参,居然有五百年的参龄!那它应该被称作什么?参王之王吗?” “五百年的野人参王啊!得值多少钱啊!这个女采参客从哪里挖出了这样一个宝贝?当真是要发财了啊!” 听到米氏药铺老板的话,以及周围人群的阵阵惊呼,另外几个蹲在地摊前的老者相识苦笑了起来。 本来,他们是不打算将这枚野人参王的实情说出,以便能够压低价钱的。可没想到,米氏药铺的老板竟是做出了这样一个出乎他们预料的举动。 得,压低价钱是没可能了。想要买下这枚野人参王,就只能靠着真金白银来竞争了。 想到这里,另外一个老者也站起身来,面带微笑的说道:“没错,姑娘,你这枚野人参王,完全可以称得上稀世珍宝。就是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卖它?” 地摊四周围观看热闹的人,全都竖起了耳朵,期望着能够见证一场天价交易的诞生。 静立在地摊后面的女采参客,是一位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容貌还算靓丽的少女。或许是因为进山采药,风吹日晒的缘故,她皮肤略显黝黑粗糙,连带着,让她的容貌,也变得不怎么起眼了。 听到有人问价,这个看上去有些孤僻的年轻女采参客终于开口了:“我这枚野人参王,不打算卖。” 不打算卖? 众人愕然一愣,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打算卖,那又何必跑到中药材市场里来摆摊呢?总不可能,只是想要展览给大伙儿开眼吧? “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能否直言?”米氏药铺老板也不解其意,皱着眉头询问道。 “我要用这枚野人参王,换一条人命!” 女采参客的话,将在场众人都给吓了一跳。 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也被吓到了,惊讶的说道:“什……什么个意思?要用这野人参王换一条人命?姑娘,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买凶杀人是犯法的事情!再说了,我们这里,都是正规的商贩,可不敢做这种事情!” “你们误会了我的话。”女采参客表情不变,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并不是要你们去杀人,而是希望你们救人。我阿爹身患怪病,我带着他从北边一直走到西蜀省来,就是为了找寻到一个能够治好他的人。谁要是能够治好我阿爹的病,这株五百年野人参王,就送给他!” 围观的人群又一次轰动了起来,不少自我感觉有点儿医术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想要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够将那枚价值连城的野人参王收入囊中,从而一夜暴富。 “不知道,你阿爹患的是什么病呢?”米氏药铺老板问道。 女采参客一直没有变化过的表情,竟然在听到了这句话后,闪过了一抹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