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林阳争夺战! - 妙医圣手

第六十章林阳争夺战!

王士祯从旁边的书柜里面拿出一只公文包,帮着林阳将签署好的两份合约装在里面。 在将公文包交给林阳的同时,他开口问道:“姬先生,不知道你的银行账号是多少?我这就通过电脑,用网银把两百万转到你的帐下。” “银行账号?”林阳闻言一愣,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网银转账的话,不仅需要银行账号,还需要开户人的姓名。而他兜里这张银行卡的开户人,是林阳而非姬阴。如果用网银来进行转账的话,势必会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引人怀疑,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个……我能要现金吗?”短暂的犹豫过后,林阳说道。 “现金?”这下子,轮到王士祯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要现金也可以,但是需要一段时间准备。毕竟,两百万不是什么小数目。哎,姬先生,我能问问,为什么你要现金而不要网银转账?后者,不是方便许多么。” 我也知道网银转账方便很多,这不是没有办法嘛…… 林阳在心头苦笑,只能现编了一个很烂的理由:“我……没有银行账号。对,我没有银行账号。” 这理由,真是烂的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王士祯自然也不相信,但他并没有点破这个粗陋的谎言,笑了笑后,点头道:“那好吧,就照姬先生你说的办。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备齐两百万现金的。只是,准备妥当后,我又该怎么通知你来收钱呢?” “你打这个电话号码就行。”林阳给出了一个手机号码。 这个手机号码,是他今天早晨离开学校的时候,在校外一个书报亭里花六十块钱买来的,没有登记身份信息,所以也就不用怕会被有心人查出什么线索来。 王士祯立刻记下了林阳的手机号码,旁边的马文博也赶紧掏出手机保存,最里面还不忘嚷嚷着:“姬先生,你再说一遍,是15几的来着?” 在记录林阳手机号码的同时,王士祯向站在身旁的秦祥低声吩咐了几句。秦祥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几分钟后,当林阳和王士祯、马文博交换完毕手机号码时,秦祥提着一只纸袋回到了办公室。 接过纸袋,小声询问了几句后,王士祯笑着将纸袋递给了林阳,说道:“姬先生,这纸袋里面是十万块钱。在百草堂里,暂时就只能拿出这么多的现金,你就当作是定金,先收起来吧。剩下的钱,我保证,会在两天之内备齐……” “多几天也没关系,我大概……还要要再过一个星期,才能来百草堂取钱。”林阳在心里面盘算了下军训大概还需要的天数,回答道。 “好,一个星期,肯定能够备齐。”王士祯点头应道,没有八卦询问为什么要等一个星期才能再来。 随后,他又写了一张欠条交给林阳。林阳也没有拒绝,收下了这张欠条和那十万块钱。 看了眼悬挂在墙壁上面的那只石英钟,距离一叶障目符失效,只剩下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林阳知道,自己不能够在这里久待,便要起身告辞。 见林阳要走,王士祯忙说道:“姬先生,请稍等,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一听这话,马文博急了,跳起来冲自己这位老朋友兼老对手嚷嚷道:“老王,邀请姬先生一事,是我先想到的,也是我先向姬先生提出的,你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抢我的人呢?” 王士祯回击道:“什么叫做抢你的人?姬先生答应到你们医院任职了吗?没有吧。既然没有,那姬先生就不是你们的人!再说了,就算姬先生答应了你的邀请,我也要将他挖到百草堂来!” “嘿,你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怎么着,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啊?”马文博怒了,双手挽起衣袖,摆出了一副‘文的不行就来武的’的架势。 王士祯对此丝毫不怵,横眉竖眼的哼哼道:“就跟你作对了!怎么着吧?想跟我练练手?怕你不成!怎么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在青城山里面跟那些个老道士学过几年真功夫的。现在老了,就算打不过年轻人,可要收拾你这样一个老态龙钟的家伙,还是绰绰有余的!” 见王士祯和马文博这两位西蜀省中医界里赫赫有名的专家,又一次因为自己争吵了起来,甚至还有可能会演变成为全武行,林阳顿时感觉头大,压力如山崩海啸般扑面而来。 “那个……两位,我说两位,你们先别吵,更不要打架行不行……” 林阳跟秦祥一起,想要劝解斗气的两位中医界泰斗。可惜,这两位都有些上火,根本就不听劝。 我可没有时间陪你们这样争吵下去啊…… 林阳抬头看了眼石英钟,距离一叶障目符失效,仅仅只有七八分钟了。他猛地深吸一口气,厉声喝道:“都闭嘴!” 在这一声喝里,他用上了魂力。 王士祯和马文博顿时感觉呼吸一滞,仿佛就连灵魂都受到了冲击一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争吵,惊讶的望着林阳。 这个姬先生的嗓门,还真是大的吓人啊…… 不知不觉间,王士祯和马文博都对林阳产生了一丝敬畏。 林阳可没有心情管他们两位这会儿在想些什么,呵斥道:“你们两个,怎么说也是享誉一方的名医,是我们西蜀省中医界里的泰斗级人物,怎么能够如此不顾形象的在这里争吵呢?就不怕传出去,毁你们两位的名声?” 别说,这种当年呵斥业内泰斗的感觉,就一个字能形容——爽! 见两人在自己的呵斥声中,情绪逐渐平复下来,林阳这才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位,一个想要邀请我到华西大学附属医院任职,一个想要邀请我到百草堂任职。对你们的邀请,我也很愿意。但是有一点,我要事先告诉你们。在一周里面,我最多只有两天的空闲时间……” 王士祯急忙说道:“两天就两天,只要姬先生你肯来我们百草堂坐诊,时间随你安排,待遇也好商量。” 马文博不甘落后,也说道:“姬先生,我上次就说了,可以在时间上面,给予你足够的自主安排权。” “既然如此……”林阳看了两人一眼,笑了起来:“那么,干脆这样好了,每周,我分别到你们两家各坐诊一天。有特殊情况需要耽误的话,我也会提前通知你们一声的……怎么样,这样的安排,你们两位可以不用吵了吧?” “这……”王士祯和马文博对视了一眼。 别说,林阳的这个安排,还真是一个消除纠纷的好办法呢。 “我没有问题。”王士祯率先表态:“只要姬先生肯来百草堂坐诊,一切好说。” “我也没问题。”马文博也说道:“我之前就说过,姬先生医术高超,理应享受外聘专家的待遇。”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这样了。我还有点儿急事要办,就不在这里多耽误了。你们两位,趁着这几天时间,就拟个合约出来吧。一个星期后,我来取剩下的钱,顺便就把那工作合约给签了。至于待遇嘛,你们看着给就行。” 说完这番话,林阳抬头看了眼石英钟,只剩下了三分多钟,他不敢再耽误下去,急忙转身,快步奔出了百草堂。 “姬先生,姬先生……” 王士祯和马文博两人想要追,可林阳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俩才追出办公室,林阳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姬先生,跑的还真快,不会是属兔子的吧……”摇摇头,王士祯放弃了继续追赶的念头,转而向马文博询问道:“哎,老马,你们医院给姬先生开出的薪资标准是怎样的?说来听听。” “你问这个做什么?”马文博神色一肃,略显紧张。 “瞧你那样。”王士祯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姬先生都说了,会跟我们两家一起合作,你还把我把他撬走吗?我问你这个,是打算跟你们开一样的薪水,免得标准不一,伤了和气。你呀,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嘿,你这老货骂谁呢?你才是狗!”不满的回了这样一句后,马文博将医院这边开给林阳的薪资标准说了出来。 商量了几句后,两人立刻将守在一旁的律师拉了过来,拟起了工作合约。 几分钟后,恢复了原貌的林阳,从距离百草堂不远的一个公共厕所里走了出来,抹了把额头上面的那层蒙蒙细汗,他心有余悸的暗叹道:“呼呼……好危险,差点儿就在王士祯和马文博他们面前现形了。” 瞄了眼百草堂方向,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后,林阳提着装钱的纸袋和换下来的衣服,快步离开了这里。 他没有急着回医学院,反正不用参加军训,这让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处理一些今日积攒下来的事务。 他先是去了银行,存了九万块钱,只留了一万现金在身上。随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农贸市场,依照陈诗文的要求,买了锄头、木桶、水勺和扁担等农具。除此之外,还买了好几袋化肥。 卖这些东西给林阳胖大婶,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询问道:“看你的模样,还是个学生娃吧?买这些农具和化肥做什么?” “喔,我是医学院的,学校让我们学着栽培中草药,又不给配发工具,就只能来你这里买了。”林阳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 “原来是这样。”胖大婶倒是没有怀疑:“你们学校可真不像话,收了那么多的学费,居然连工具也不配发给你们。哎,我说学生娃,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好拿吗?要不,我叫快递给你送到学校去?放心,大娘我这里包邮!” “呃……多谢大娘好意,不过,这么些东西,我还是能够扛回去的,权当是锻炼一下吧。”婉拒过后,林阳一手提着锄头,一手拽着水桶和水勺,两腋夹着化肥,大步走出了农贸市场。 望着林阳远去的背影,胖大婶很是感慨:“这个学生娃可真不错,跟他相比,我家里面那小子就太娇惯,太不成器了,让他暑期到店里面来帮忙都嫌累,还推三阻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