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方之师 - 妙医圣手

第五十八章 一方之师

作为锦官城第一医院中医科的主任,秦祥在同事们面前一直保持着不苟言笑、肃穆威严的形象。然而此刻,他在林阳跟前却是陪着小心,如同伺候师长的弟子晚辈一般。 原因很简单,林阳在医道上的造诣,可是连他老师王士祯,以及杏林前辈马文博都推崇备至的。 这样的人,值得他尊敬,值得他以礼待之! 林阳微笑着摆了摆手:“上次的事情,明明就是我唐突了。秦医生你能够将残方交给王老先生看,我感激不尽,又怎么会怪你呢?说实话,要是有一个不认识的家伙,突然拿着张莫名其妙的残方跑到我面前,要求跟我合作,只怕我会把他当成疯子,理都不会理叻。” “姬先生说笑了。”秦祥松了一口气,随即做了个请的手势:“姬先生,请吧,我老师和马老先生,已经在医馆里面等候你多时了。” 昨天晚上,在确定今天可以不参加军训后,林阳便到校外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王士祯,告诉他自己将在今天,到百草堂来跟他商讨续命回魂汤合作的事宜。 所以,对王士祯的反应,林阳是早有预料。只是他没有想到,马文博居然也跑来了。 这位马老先生,还真是爱凑热闹,哪里都少不了他啊。 轻笑着摇了摇头,林阳走进了百草堂。 早在秦祥迎接林阳的时候,候在百草堂门口的医导便转身快步走进了王士祯的办公室,将这件事情汇报了上去。 此刻,当林阳刚刚跨过百草堂门槛,便有两位健硕的老人从里面迎了出来。 左边那人林阳认识,正是华西大学附属医院中医科的副主任马文博,打过数次交道,也算得上是个熟人了。至于右边那位,则要陌生许多。但不用猜想,林阳也知道,他肯定就是百草堂的主人,秦祥的老师,与陈诗文齐名的中医名家王士祯。 在锦官城、乃至整个西蜀省的中医界里,一直就流传着‘陈针王药’的说法。其中的陈针,指的就是已经去世,成为了林阳魂使的华西天针陈诗文。而王药,说的则是这位跟马文博一起迎出来,身材不高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感的老者王士祯了。 陈诗文擅长针灸之术,王士祯精研方剂之道。这两位,正是西蜀省中医界里的瑜亮。 “姬先生,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远远瞧见林阳,王士祯便笑着伸出了右手。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马文博居然在这个时候快走两步,赶在他前面紧紧握住了林阳的手,并抢先说道:“姬先生,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等你的答复,等的真是好苦啊……” 林阳当时就囧了。 这马文博也算是一把年纪了,怎么说起话来,语气却跟个怨妇似得? 没等林阳开口,落在后面的王士祯便几步走了过来,不满的哼道:“老马,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吧?今天姬先生来我百草堂,是要跟我谈正事的。你跑来凑热闹也就罢了,怎么还要耽误我谈正事呢?哎……我昨天晚上就不该给你打电话。” 在对马文博不满的同时,王士祯也很后悔。 昨天晚上,在接到了林阳的电话后,他便在第一时间向老朋友兼老对手马文博炫耀了此事。没想到,马文博居然在今天一大早便跑到了百草堂来候着,讹诈了他一顿早饭不说,还在这个时候,当着他的面撬墙角! 没错,就是撬墙角。 王士祯已经把林阳当成了自己人,马文博的邀请,在他看来,自然就是撬墙角无疑。 “你跟姬先生谈续命回魂汤的合作是正事,我邀请姬先生到医院里任职也是正事!”马文博回应道,显然是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面让步。 “嗨,你这老家伙,今天是真要跟我唱对台戏啊?” “唱就唱,怕你啊!听着,我这就给你唱一曲儿:SunsanleftHongtongCounty……” “你这唱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苏三起解,英文版的,没听过了吧?啧,看来我的学识就是比你要高深嘛!” …… 见两位中医界泰斗因为自己争吵起来,林阳既感到荣幸,又感到好笑和无语。 旁边的秦祥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小声对林阳解释道:“那个……姬先生,我老师跟马老先生是多年的好友……没错,就是好友。他们俩经常会这样吵吵闹闹,真是让你见笑了。” “嗯,我看得出来,他俩的感情很好。”林阳点了点头。 此刻是上午十点多,百草堂里面已经坐满了前来就诊的病人,其中有不少都瞧见了这一幕。 一时之间,关于林阳身份的猜测,在这些病人中流传了起来。 “那人是谁啊?看着很眼生嘛,居然让王老和他的徒弟亲自出迎……” “别是什么达官显贵吧?你看,秦医生都在他身边都陪着小心呢。这样的场景,可是相当少见。” “怎么可能,王老和他的弟子一向清高,真要是达官显贵来了,他们就算会客客气气,但绝对不会尊敬有加。能够让他们这般重视的,只有一种人,那便是医术跟他们旗鼓相当、甚至在他们之上的人!” 不得不说,在这些等候就诊的病人里面,还是有那么几个明白人的…… 林阳本来是不打算参与到王士祯和马文博的斗嘴中,可是等了几分钟,见这两人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反而还越吵越凶,引来了很多好奇与诧异的目光。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阳也只能是面带苦笑的开口说道:“两位老先生,我们能不能先把正事谈妥了再吵?” “当然可以,我们这就来谈谈到医院任职的事情……”马文博立刻回应道。 王士祯则抗议道:“凭什么姬先生要跟你谈?这里是百草堂,是我的地盘!姬先生来这里,是要跟我谈续命回魂汤合作的。当然,在谈妥了这件事情后,我们也可以接着谈谈到百草堂来坐诊的事情……” 眼看两位老先生又要吵起来,林阳急忙道:“好了好了,两位老先生就不要争了。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跟王老先生谈续命回魂汤合作的。其余的事情,稍后再谈也不迟。” 一叶障目符的有效作用时间,仅仅只有一个钟头,现在已经过去了近十分钟,林阳可不希望将剩下的时间,全都浪费在围观王士祯和马文博的争吵一事上。 “听到没有?人家姬先生都说了,今天来这里,是要跟我谈续命回魂汤合作的。你呀,就不要再跟我争了,老实点儿吧!”王士祯挺起胸膛,一副得胜的模样,让人看的直想笑。 马文博则是一副战败的模样,唉声叹气好不失落。 看到两人迥然不同的反应,林阳忍不住笑了起来,暗道:“难怪人们常说‘老小孩,老小孩’,这人上了年纪,脾性还真是跟小孩差不多。”他忍不住回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在老人家去世的前几年,表现比此刻的王士祯和马文博有过之而无不及。 “姬先生,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我们还是到里面去谈吧。”王士祯做了个请的手势,笑吟吟地将林阳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出意外,马文博厚着脸皮也跟了进来。 “秦祥,去给姬先生泡杯茶,泡我上次去杭州开会带回来的极品雨前龙井。”说到这里,王士祯瞄了眼跟进来的马文博,轻哼道:“至于这个姓马的,就不用管了。泡给他茶,也是浪费!” 马文博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小祥子,甭听你老师的,去吧,泡三杯茶过来。” “是。”秦祥苦笑着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这个布置的如书房般典雅幽静的办公室。 很快,三杯香茗便端了上来,摆在了林阳三人身前的茶几上。 沁人心脾的茶香,溢满了整个办公室,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端起香茶抿了一口润润嗓子,王士祯一脸期待地说道:“姬先生,不知道你可否将续命回魂汤的全方先写出来给我们看看?” “当然。”林阳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王士祯的办公桌前,提起笔,就在桌上放着的稿纸上写下了续命回魂汤的全方。 “好字!姬先生的这手瘦金体,当真是有了几分宋徽宗的神韵。”王士祯先赞了林阳的字,随后才研究起了续命回魂汤的配伍组成。 马文博和秦祥也凑了过来,三人围聚在办公桌前,盯着稿纸上面写下的那十几味药名,一边在心里面思考其作用,一边小声念叨嘀咕,时不时,还要凑到一起商量几句,将自己的看法提出来以供商讨。 很快,三人就像是中了魔怔一般,彻底迷失在了这张续命回魂汤里,甚至将站在一旁的林阳都给遗忘了。 对此,林阳不以为意,也不着急催促,微微一笑后,转身回到自己先前坐着的地方,端起香茗细细品味了起来。 时间,就在王士祯、马文博和秦祥三人研究续命回魂汤的过程中,缓缓流逝。 小半个钟头过去后,三人总算是从全神贯注的学术研究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王士祯晃了晃微微有些发懵的脑袋,端起那杯早已经凉透了的茶一口饮尽,望着林阳,连声感叹道:“我自问在方剂这一道里面也是颇有造诣,可今日看到姬先生你复原的这张续命回魂汤,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续命回魂汤的配伍组成,完全配得上‘精妙绝伦’这句成语!” “是啊。”马文博点头附和:“这张方子里面的好几味药,用的都相当精妙,发人省醒,让人忍不住想要拍案叫绝!看了这张方子后,我竟是颇有所得,一些困扰我多年的学术问题,隐约有了要想通悟透的迹象……” 说到这里,他突然朝着林阳深深一鞠躬。 “古有一字之师,今天,姬先生你就是我的一方之师,请受我一礼。” “马老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情况,可是林阳预料,他急忙起身想要上前去搀扶。 不料,王士祯居然也跟着凑起了热闹:“老马说的没错,今天,姬先生你就是我们的一方之师,请受我们一礼!”说话声中,他跟秦祥一起,朝着林阳深深鞠躬。 看着三位冲自己鞠躬的一方名医,林阳心中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