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H7N9型禽流感? - 妙医圣手

第五十七章 H7N9型禽流感?

半个多小时后,刘湘丞和马万文、周良相继回到了宿舍里。 “老三,怎么样,好点了没有?你今天突然犯病,差点把哥几个给吓死。”回到宿舍,刘湘丞第一时间关心起了林阳的情况。看来,今天林阳借助符箓装病一事,是真把宿舍里的兄弟给吓坏了。 马万文直接坐到了林阳的床旁,伸手一边为他诊脉,一边观察他的面相,半晌后,点点头道:“从面色和脉象来看,老三的情况应该是恢复了不少,但还得多休息才行。喔,对了,教官让我给你带句话,明天的军训你可以不用去了,好好在宿舍里休息。等身体完全恢复后,再去参加军训也不迟。。” 周良是最后一个回到宿舍的,他将手中提着的那袋营养品放到了林阳床上,说道:“三哥,你身体一向挺壮的,今天怎么突然就犯病了呢?去校内医院看了吗?他们怎么说的?要我说呀,还是去大点的医院做个全身检查稳当点。” 同宿舍三位兄弟的关心,让林阳在感动的同时也有丝小愧疚。毕竟,他今天那病都是撞出来的。可是,他又无法将真实的情况说给三位兄弟听,只能将那丝愧疚藏在心底,留到日后报答了。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林阳就是这么一个有恩必报的人。 在确定林阳经过一番‘休息’,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后,刘湘丞和马万文、周良三人,这才放下心来。 “我去食堂打饭,三个,你待在宿舍别动,我会帮你将饭菜都打回来的。”周良拿起自己和林阳的饭盒,就要去食堂打饭。 “麻烦你了。”林阳虽然很想说不用,但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将尚未完全康复的病人身份给演好。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叮嘱一句:“对了,今天这事情,你们就不要告诉奚梦瑶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可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放心吧,三哥,我们可不是大嘴巴。”周良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们不是大嘴巴才怪……”林阳小声吐槽。 见没有了别的吩咐,周良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可没两步又退了回来,盯着那只无精打采的公鸡,一脸诧异:“这只鸡怎么了?为什么耷拉着脑袋?别是得什么病了吧?” 刘湘丞和马万文也纷纷停下了离去的步伐,转身回到了宿舍,纷纷将目光投向蜷缩在宿舍角落里的公鸡。 “看着还真像是生病了。我说,别是禽流感吧?最近那什么H7N9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啊,它不会是中招了吧?” “H7N9?那可是要传染给人的!怎么办?要不,找个地方把它给处理了?” 见刘湘丞和马万文、周良三人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林阳赶紧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它下午时候精神都还挺好的,在宿舍里面折腾来折腾去。估计就是因为下午折腾太久,累了,这会儿在休息呢。” 好说歹说,总算是将三人给糊弄了过去,没有深究此事。 不一会儿的功夫,饭菜就打了回来,四个人端着各自的饭盒,在宿舍里面边聊边吃。 “小娘子,你是锦官城本地人,知道哪儿的道士比较靠谱吗?”就在这吃饭的时候,林阳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道士?三哥,你找道士做什么?”周良愕然一愣。 林阳将早就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我一直就对玄学和算命感兴趣,想要找个靠谱点的道士学两招。” 在林阳看来,想要多画符、多制作法器,仅靠晚上那点儿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毕竟他还要抓紧时间修炼《东岳黄泉经》。再说了,偷偷摸摸总归不是一件好事,即便有沉睡符帮忙,也不能排除有被人撞破发现的那一天,还不如索性将这一切都摆到明面上来。 现在的大学里面,有练武术的,也有练瑜伽的,还有天天盘腿坐在床上诵经念佛唱圣诗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对画符感兴趣的人虽然很奇怪,却不会惹来太多怀疑。当然,林阳不可能马上就掏出朱砂、黄纸和紫狼毫笔开始画符,得先找个由头,让旁人有点心理准备,这才不会生疑。 “不是吧,三哥,你难道想要改行做风水师或算命先生?哎,别说,要是能够披上这样一层充满了神秘感的外衣,泡起妞来,恐怕还真会容易很多呢……”周良明显想歪了林阳的目地,很认真的在那儿琢磨着用算命这一招来泡妞的话,到底会提升多少个成功点。 “喂喂,你怎么把这事情跟泡妞联系上的?”林阳有些哭笑不得,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任何的事情只要落到周良手里,都能够跟女人挂上钩。“你就告诉我,哪里能够找到靠谱的道士。说不定,等我学到两手真功夫,就能够给你弄个桃花符之类的东西,让你不用费劲,自然有女生排着队来倒追你。” “那多没劲。”让林阳没有想到的是,周良居然拒绝了他的好意,甚至还一脸严肃地说:“泡妞,不仅要结果,更要过程。如果是妹纸倒贴,那就太无趣,也太没有成就感了。” “小娘子居然能说出了这样一番哲学性的话来?不科学啊!” 不仅是林阳,刘湘丞和马万文也跟着一起惊呼了起来。 “哲学你妹啊!你们三个才是哲学爱好者,我只对女人感兴趣的好吧!”周良冲三人竖起中指。 笑闹了一番后,周良方才回答林阳先前提出的问题:“三哥,你去青羊宫周围看看吧。那里的道士比较多。不过,谁靠谱谁不靠谱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对风水算命这玩意儿从来没有了解过。” “没关系,我抽空过去看看好了。”林阳点点头。 他并不在乎青羊宫那边的道士是否有真本领,也不打算真的找个道士拜师学艺,只是为以后在宿舍里面画符找个借口由头罢了。 相信有了今天这场问答,过几日,他就算在宿舍里面当着众人的面画符,也不会惹来什么怀疑了。 吃完饭涮过碗,休息了片刻后,林阳来到代理班长李春秋所住的宿舍。 这会儿,李春秋正跟同宿舍的人在玩牌。瞧见林阳来了,把手中的牌交给旁边观战的人,笑着起身相迎:“大英雄,怎么来这里找我了,有事吗?” 渴望在正式开学后,能够去掉头衔上面的‘代理’两字,转为正式班长的李春秋,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对班上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一幅热诚相待的模样,就差没有效仿曹操来个赤脚迎许攸了。 林阳摆了摆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李大班长,可别叫我英雄,我当不起。再说了,大部分英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暂时还不想步他们的后尘。” 李春秋倒是从善如流,打个哈哈道:“你也有怕的时候?行,听你的,我换个称呼。林同学,找我什么事?” 林阳也不跟他绕弯,直说道:“咱们学校迎新晚会的报名截止了没?我想要报名表演个节目。” “你想要报名参加迎新晚会的表演?太好了,太好了。”李春秋闻言大喜。 这些日子,中医系里面催促各班级踊跃报名新生晚会,然而,也不知道是对此事真不感兴趣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中西医九个新生班级里面,报名的居然只有三班的一个女生。 因为班里面没人报名,李春秋这几天都有点儿担心,怕老师会认为他工作能力不强。但是现在好了,林阳在这个时候提出要报名,就等于是替他解了围。 “这样,我明天一早就替你把名报上去。哎,你打算表演什么节目?” “唔……除了魔术,应该什么都可以吧?算了,就唱歌吧。” “唱歌是吧?行,没问题,我明天就报上去。这一次,我们中医系虽然只能出一个节目,但报名的人也就只有你和三班的一个女生,竞争压力并不大。加油吧,我看好你哟。” “谢了。” “嗨,谢什么谢,作为班长,为同学们服务是我应尽的职责。而且,我也很希望能够一直这么为大家服务下去。”李春秋拍着胸脯说道。 这家伙,还真是一逮到机会就不忘给自己拉选票啊。 第二天,李春秋果然把林阳的名字给报了上去。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在第一时间通知林阳,并又一次进行了拉票。 “李大班长,这次的事情麻烦你了。放心吧,等到军训完选班长的时候,我肯定会投你一票的。” 直到林阳给出了这样一句保证,李春秋方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官瘾还真大。”林阳笑着摇了摇头,将手机揣进兜里,在‘皇城广场站到了,需要下车的乘客,请从车厢左侧车门下车’的提示音里走出地铁车厢,沿着阶梯走上了皇城广场。 十来分钟后,借助一叶障目符化身为姬阴的他,出现在了百草堂门口。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秦祥居然早就在这门口候着他了。 见他走近,秦祥急忙迎上前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姬先生,欢迎您的到来。上次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您,还请您不要见怪。” 这态度,跟上次那不冷不热的模样相比,当真是有着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