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阴森的女生612宿... - 妙医圣手

第五十二章阴森的女生612宿...

当林阳带着这只公鸡回到宿舍,立刻就招来了三位室友好奇围观。 “老三,你中午去哪儿了?怎么突然带了只鸡回来?”马万文放下手中捧着的那本《中药学》,好奇地打量着这只雄赳赳的公鸡。 周良从床上跳了下来,围绕公鸡转了一圈,啧啧感叹道:“三哥,你不是去看狗的吗?怎么买了只鸡回来?你该不会是想要把它当成宠物来养吧?我见过养猫养狗的,也见过养鸟养乌龟的,还真没有见过有谁养只公鸡做宠物的呢,你玩的可真是新潮啊!” 刘湘丞作为407室的室长,考虑的问题要比自己这几个室友多。 看着那只在宿舍里面来回踱步,如同是在巡视自己领地一般的公鸡,他皱眉说道:“老三,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将这只鸡养在我们宿舍里吧?这可不行啊!它会乱拉屎的,把我们宿舍搞得臭烘烘遍地鸡屎谁来收拾?再说了,学校三令五申不准养宠物,你要是顶风作案弄这么只鸡在宿舍里,一旦让宿管老师和检查卫生的学生会干部发现,不给按上个处分才怪呢。咱们刚来学校,地皮都还没有踩热,就因为一只鸡而落下个处分,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把妹?” “这只鸡是梦瑶带来,暂时寄养在咱们宿舍里的。”林阳很不厚道的将这件事情推到了奚梦瑶头上,反正此刻她也不在现场,刘湘丞三人这几天又都在巴结她,也不大可能有胆子向她抗议。“她说了,等到军训结束,我们两个宿舍搞联谊活动的时候,就用这只鸡来做一桌全鸡宴。” 刚才还义正言辞表示抗议的刘湘丞,听到这话,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哎呀,梦瑶就是好啊,知道咱们在军训的时候*练苦了,就买来这么一只大公鸡来给我们补身体。这联谊活动,本该是由我们男生出钱出力的,怎么好意思让女生们破费呢?” “三位哥哥,你们说,这只鸡会不会是那些女生故意用来考验我们的?”周良在片刻的沉思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如果我们没能够照料好这只鸡,说不定她们就会认为我们不够细心、不够体贴,不是做男朋友的好选择!” “有这个可能!”马万文的脸色也跟着严肃了起来,摇头感叹道:“小娘子,你难得聪明了一回,不容易啊。看来,跟我们这些聪明人在一起久了,你那榆木脑袋也终于开窍了啊。” 刘湘丞更是当即拍板:“既然事关我们的把妹大计,那么这只鸡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往外面赶了,就让它待在咱们宿舍里,安度生命中的最后这几天时光吧。老三,你记得给梦瑶说,我们保证能够将这只鸡照料好,绝对不会让它变瘦!哥几个,咱们来议一议,该喂些什么给这只鸡吃,才能够将它养的白白胖胖?” “没问题,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梦瑶。” 林阳很辛苦的憋着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起了个头,刘湘丞他们三个便主动帮他将话给圆了。 这还真是省事啊…… “那啥,我去上个厕所,这只鸡你们可要看好,别让它溜了。” 林阳扔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转身走出了宿舍。他并不是真的尿急,而是害怕自己继续待在宿舍里面听刘湘丞三人讨论喂鸡的问题,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走出宿舍,林阳长吁了一口气,总算不用憋得那么辛苦了。 “咦?” 就在他准备前往水房用凉水洗把脸,舒缓一下因为憋笑而僵硬的脸部肌肉时,却突然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从楼下走了上来。 “该死,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林阳在心头暗骂了一句,急忙转身回到宿舍,冲正在讨论是吃米饭长肉还是吃虫子长肉的三个室友吼道:“不好了,学生会的人来检查宿舍卫生,已经到楼下,要不了多久就会上来了。” “什么?!” 刘湘丞、马万文和周良三人大惊失色。 “怎么办,怎么办,咱们该将这只鸡藏在哪儿?床底下?” “床底下怎么行,它还不得跑出来啊?哎,藏到储物柜里,把柜门锁好,它就跑不出来了!” “你傻啊?这只鸡是活物又不是死的,藏在储物柜里,它要是咯咯乱叫或者弄出点儿声响来,不就暴露了吗?哎,有了,我抱着它去厕所!我就不信,学生会的这些人,还有那兴致和闲工夫跑到厕所里视察不成?” 说到做到,刘湘丞立刻拿了件外套罩在公鸡身上,一把抱起它,快步跑到楼道尽头的厕所里藏了起来。 别说,他还真是赌对了。学生会的人来这里,只是例行检查宿舍卫生,对厕所还真没有什么兴趣。要说那只公鸡也很争气,虽然被厕所里的气味熏得难受,却硬是没有开口乱叫。要不然,这厕所里面传出一声响亮的啼鸣,就算学生会的人对厕所不感兴趣,也要进去一探究竟了。 这一次,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了关。 接下来的几天里,刘湘丞他们无时不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公鸡,生怕这位‘小爷’被人发现。让他们感到欣喜的是,这只公鸡虽然每天清晨都要按时打鸣,但声音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声,连他们都吵不醒,更不可能惊动旁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只公鸡的嗓子出了问题,但这也算是一件好事,避免了被不相干的人发现察觉。所以,刘湘丞他们三人也就没有多做计较。 只有林阳清楚其中缘由——因为这根本就是他用符箓取得的效果。 转眼之间,三天时间便过去。 九月二十日,这是林阳选定的行动时日。 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一天行动,是因为这天里的阳气,是九、十两月里最强的。如果错过了九月二十日,那就要再等一个多月,到十一月九日,才有另外一个阳气大盛的好日子了。 鬼魂为阴物,阳气越旺,它就越受限制。林阳才刚刚踏足修行,一身实力不高,唯有将天时地利全都给算计好,才能够在胜利的天平上面多添上一枚砝码。 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半,可这个时间段里,艺术学院a8宿舍楼里一定有很多女生在,林阳总不能够大张旗鼓的跑到那里去上演一出招魂捉鬼的大戏吧?所以,他只能放弃这个最佳时间,退而求其次,等到两点过后军训开始时,再作打算。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军训开始,踢了两趟正步后,林阳就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计划装病请假。 在祝由科符箓的帮助下,林阳立刻‘发病’。只见他面色白里透青、额头上紫筋虬起,大滴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甚是吓人,就跟真的是犯了什么危重急症一般。 军训教官被他的模样给吓坏了,也不敢让他在烈日下继续军训,赶紧派了个人将他送到校内医院就诊。 在校内医院里面待了会儿,等到送他来的同学离开后,林阳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飞快跑回宿舍,取了早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工具材料,抱起了那只正眯着眼睛打盹的公鸡,急匆匆的奔向了艺术学院a8宿舍楼。 和医学院一样,艺术学院的新生们也在进行军训。作为新生入住的a8宿舍楼,这会儿更是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除了门房里那位彪悍的宿管大妈——她这会儿正在看不知道播了多少遍的《还珠格格》。 别说,就她这模样气质,跟电视剧里的容嬷嬷还真是有一拼。 趁她不注意,林阳猫腰飞快的蹿进了a8宿舍楼。 宿管大妈这会儿正专注的看着电视里容嬷嬷给紫薇关小黑屋扎针,完全没有注意到有男生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进了女生宿舍楼。 林阳一路飞奔,很快就上到了六楼,站在了612室门口。 虽然612室的门紧锁着,却难不到早有准备的林阳,他从裤兜里取出一张清风符激活,让风进入到锁孔里,只听‘咔咔’几声轻响,门锁便被打开了。 林阳伸手推开房门。 一股冻人的寒气从612室里面漫了出来,竟是让林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九月份,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而今天又是最近这段时间里太阳最大、最烈的日子,室外温度足有三十六七度。可这612室与外面,却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外面热的让人汗流浃背,可这里面却是冷的如冰窖一般。 除了温度的异常之外,612室里的光线也不怎么样。 虽然有窗户,可不知道为什么,采光效果并不好。房间里面阴森的很,更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让人头皮发麻心跳加速。 不过,这些情况却在林阳的预料之中。 好歹也是魅藏身的地方,怎么能够没有一两个异象呢? 深呼吸一口气,林阳就要踏入612室。在这之前,他也没有忘记将神识探入雄伯印章里,冲陈诗文叮嘱上一句:“陈老,你就留在玉山里面,没有我的允许,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出来!” “是!”对于这个安排,陈诗文并无异议。 他虽然是鬼士,可真正踏入修行的时间比林阳还要短,既没有师长帮他塑魂,也没能够学会法术,所以,留在玉山里面观战,就成了最佳选择。如果冒然跑出来助阵,不仅帮不到林阳,甚至还可能成为拖累。 “滚!滚出去!” 就在林阳刚刚走进612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的时候,一道凄厉的女声,突然在他的耳边炸响。 这女声尖锐高亢,直入人的灵魂,让人不禁生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来。 就在女声炸响的同时,一双血脚印,突兀的出现在了窗台上。 一步……两步……三步…… 这双血脚印,竟是一步步朝着林阳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