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杀气冲天的洪武通宝 - 妙医圣手

第四十九章 杀气冲天的洪武通宝

“老板,你这些铜钱是怎么卖的?”林阳走到了这个地摊前蹲下,一边挑拣铜钱,一边询问价格。 地摊老板这会儿正拿着手机在摇微信,随口答道:“价钱都不一样,得看你要哪一款,几块钱到几千块钱的都有。” “唔……”林阳在心头默算了一下钱包里面剩余的钞票数,问道:“五十元以下的,都有哪些?” “喏,那边那堆,都是五十元以下的。”地摊老板头也不抬,随手一指,然后将手机拿到了嘴边,用带着浓浓川音的不标准普通话说道:“美女,我看你相册里的照片很不错,认识一下呗。我可是从事金融行业的,很有前途哟。” 金融行业? 林阳看了看地摊上面摆放着的铜钱和银元。 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地摊老板还真是从事的金融行业呢…… 林阳没有偷听别人聊天的习惯,摇了摇头,专心的挑拣起了铜钱来。 在人体阳气的滋润和岁月的洗礼下,一些铜钱渐渐生出了灵气来。虽然这其中绝大部分铜钱的灵气都很微弱,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它们总归是孕育出了灵气来,也算是跨进了灵物的门槛。 林阳此刻挑拣的,就是孕育出了灵气的铜钱。 不过,这样的铜钱毕竟是少数。林阳花了十来分钟,从这百来枚铜钱中,也就只挑出了两枚来。 而且,这两枚铜钱虽然有灵气,却极为微弱,甚至就连对灵气很敏锐的林阳,都差点儿没有注意到。 但不管怎么说,有灵气总归是比没有要好。 “就这两枚了,老板,多少钱?”林阳站起身来,将挑拣到手的两枚铜钱展示给地摊老板看。 “只要这两枚?不多挑点儿吗?好吧,你给四十块钱拿走得了。”地摊老板开出了一个价格。 虽然价钱不贵,但林阳兜里的钱也不多,其中大部分还是借来的,必须要精打细算才行。所以,他立刻跟地摊老板讨价还价,最终以二十五块的价钱,买到了这两枚蕴含着极淡灵气的铜钱。 “聊胜于无。”林阳嘟囔了一句,将这两枚铜钱放进钱包,转身就要朝向古玩街外的公交车站台走去。 他刚走出没两步,迎面就撞见一个四十来岁、衣着简朴的汉子。 “咦!” 林阳的眉头猛地一跳。 他在这个中年汉子的身上,察觉到了一股滔天的凌厉杀气。 林阳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凌厉、这般汹涌的杀气。恍然间,他仿佛是看到了一片浩瀚无边的血海,和漫天哀嚎的冤魂。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他身上涌了出来,瞬间就将衣衫打湿。 “好可怕的杀气……这样汹涌凌厉的杀气,得杀多少人才能够聚成啊?!” 大惊之余,林阳急忙转身望向了那个跟他擦身而过的中年汉子,心中满是疑问。 “这人的面相看着敦厚老实,不像是草菅人命的凶徒啊。他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般可怕的杀气存在呢?而且,让人奇怪的是,在那无尽的杀气中,居然还蕴含着一道浩然正气!正气和杀气这两种不怎么搭边的东西,怎么会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林阳震惊并疑惑的目光中,中年汉子走到了出售铜钱的地摊前,犹豫了一下后,问道:“老板,你这儿收古钱不收?” 地摊老板抬头打量了他几眼,这才懒洋洋的回答道:“古钱?收啊,当然收。怎么,你有古钱要卖?” “我前几天在地里面干活的时候,刨出了这么些古钱。你给看看,值多少钱。”中年汉子从衣服下面翻出了一个包裹严实的塑料口袋,打开后,‘叮叮当当’倒出了百十枚铜钱来。 林阳这才发现,他刚才察觉到的那股凌厉杀气和浩然正气,并非来自中年汉子,而是从这堆铜钱中的其中一枚里散发出来的。 一枚小小的铜钱,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可怕的杀气和正气?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林阳不动声色的回到了地摊旁,同时让神识进入到玉简内,查阅起了相关的书籍资料。 “哟,你挖出来的铜钱还不少嘛,我来看看都是些什么货。” 这边,地摊老板蹲下身,将中年汉子倾倒出来的这些铜钱,挨个拿起来验看。 中年汉子显得有些紧张,他期待着自己挖出来的这批铜钱能够卖到个好价钱。 在地摊老板‘验货’的同时,林阳也从玉简里浩瀚如烟的书海中,找寻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 用神识在玉简里面查阅资料,远比在图书馆里面快捷方便。要不然,就玉简里面存放着的这么些书籍,挨个查阅的话,真不知道要查阅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按照书中所说,铜钱经万人手,在一些机缘巧合下,摸过铜钱的人,会在铜钱上面留下一道属于自己的气,称之为人气。 留在铜钱上面的人气有弱有强,跟人的命格息息相关。 一般来说,普通人留下的人气相对较弱,在数日到数年间就会减弱消失。但是也有例外,比如一些当世豪杰、雄才留下的人气,往往能够存在数十年、数百年而不灭! 此刻,在中年汉子拿出的这批铜钱中,有那么一枚上面,就残留了某位豪杰、雄才留下的人气。 这种人气,普通人感应不到。只有像林阳这样对气极为敏感的修者,才能够察觉出。 “杀气与正气并存的古怪人气,真不知道是哪位豪杰、雄才留下的。”林阳一边在心头嘀咕,一边用目光在铜钱中寻觅。 他很快就确定了目标,只是碍于此刻地摊老板正在验货,不好插手。 “这样一枚铜钱,可比我刚才买的那两枚好太多太多!如果能够将它制成法器,品阶、威力定然不会低!我一定要将它买到手,不管价钱有多贵!”林阳暗下决心,如果这枚铜钱的要价超过了他钱包里的现金数,就找奚梦瑶帮忙借钱救急。 这样的宝贝,无论如何也不能够错过。 一旦错过,再想要遇到个相同的,机会就极为渺茫了! 二十来分钟后,地摊老板将中年汉子拿来的所有铜钱都验看了一遍,站起身来拍了拍手,说道:“你的这些铜钱,都是不怎么值钱的普通货。这样吧,全部一起,我给你五百块!” 这个价钱跟中年汉子期望的有一定差距,他急忙摆手道:“这可是有近百枚铜钱呢,怎么能够才给五百块呢?那样算起来的话,岂不是一枚才几块钱?不行不行,你得朝上加点,再加点儿!” 林阳倒是很想要给出一个更高的价钱,但他又担心,自己在这个时候出价,会跟地摊老板形成恶性竞价。犹豫了一下后,他决定先不出声,看看再做决定。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地摊老板是以八百五十块钱,买下了中年汉子拿来的这批铜钱。 这个价钱,跟中年汉子所期望的仍旧有差距。但是地摊老板说了,在这条古玩街里面,绝对不会有人出价超过八百五十块。中年汉子也老实,信了他的话,答应了这桩交易。 接过地摊老板递来的钱,中年汉子一边数,一边嘀咕道:“这些铜钱也忒不值价了,我还以为能够卖出一个大价钱来呢。” 地摊老板笑着说道:“知足吧,你这些铜钱可都是从地里面刨出来的,属于天降横财!当然了,也是你这次刨出来的铜钱价值不高,如果你能够刨出一些稀有的铜钱来,甭说几百块,就是几千几万的价,也能够卖的出来啊。” 他将刚刚收来的这批铜钱,全部拢到了一起,却又拣出了一枚来,扔给了中年汉子:“这枚钱,你带回去自个儿玩吧。” “这是怎么个意思?”中年汉子接过这枚铜钱,很是不解。 地摊老板拿起了另外一枚铜钱,交到中年汉子手中,让他进行对比观察:“你难道就没有发现,这枚铜钱和别的铜钱有什么区别吗?要知道,铜钱这玩意儿,因为存放的时间过长,在钱身上往往会出现一些斑斓的铜绿。可是你手中这枚铜钱,周身上下却是干干净净,半点铜绿都没有。如果说,它是晚清时期的铜钱,出现这种情况倒也有可能。但你看它上面写得是什么字?洪武通宝!这可是明朝初期,朱洪武朱元璋铸造的铜钱,距今都多少年了啊,还亮锃锃的一点儿铜绿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所以,它是一枚做工很低劣的假货!我摆的虽然是地摊,可卖的都是真货。放这么一个差劲的假货在这里,是会惹人笑话,坏名声坏生意的!” “这枚铜钱是假的?”中年汉子惊讶不已:“可是这批铜钱,是我从同一个地方挖出来的啊。为什么其它那些铜钱都是真的,唯独就它是假的呢?” “我怎么知道?这事儿,你得问那个埋铜钱的人!”地摊老板耸耸肩,将真铜钱从中年汉子手中取了回来。 虽然心里面很困惑,但中年汉子并没有在这个地摊前久待,摇了摇头,拿着那枚假的洪武通宝,转身离开。 林阳急忙跟了上去。 因为,中年汉子手中那枚洪武通宝,就是那枚有着古怪人气的铜钱。 这一次,经营铜钱生意的地摊老板可是看走了眼。 这枚洪武通宝,虽然通体光滑锃亮没有半点铜绿,却不是什么假货,而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宝! 如果它是假货,又怎么可能拥有这种惊天的人气呢? 事实上,它之所以没有半点铜绿,也是因为这道人气所致。 可惜,那位地摊老板虽然对古钱很有研究,但毕竟是普通人,无法察觉到铜钱中蕴含着的人气,也就只能根据自己以前的经验来判断。 如此,看走了眼,也很正常。 林阳并没有着急叫住中年汉子,而是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古玩街。 边走,林阳边在心里面思索着:“明朝初期锻造的洪武通宝,那么它上面的气,会不会是朱元璋留下的呢?这位从乞丐一路爬到皇帝宝座的传奇人物,一生可谓杀人无数,他留下的气里,会有汹涌杀气很正常。而作为九五之尊、真龙天子,拥有浩然正气也不奇怪……”

下一篇   第五十章破邪钱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