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魂兮,归来! - 妙医圣手

第四十五章魂兮,归来!

这一次,林阳的扎针、行针手法都很普通,并非不想用灵蛇化龙针法,只是他刚刚才跟着陈诗文学,还没有彻底掌握,这会儿仓促使用的话,非但达不到应有的治疗效果,甚至还可能会对秦妙儿造成意外伤害。 当然,他如果使用借魂术的话,倒是可以使用灵蛇化龙针法。但重症监护室里面人多眼杂,他也不太好使用借魂术。还好,在此刻,普通的扎针、行针手法已经足够,就算不用灵蛇化龙针法,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随着针灸的进行,秦妙儿脸上的痛苦表情渐渐舒展。 潜藏在她体内的鬼气,也在破煞符的作用下,逐步化解消弭。 半个钟头后,秦妙儿脸上的痛苦表情彻底消失,嘴角处甚至还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至此,魅残留在她体内的那丝鬼气,被完全化解。 “呼……”林阳吐出一口浊气,感觉轻松了许多。 不过,成功化解了鬼气,并不代表治疗就已结束。 秦妙儿在被魅附身的过程中,精神、心理受到了极大创伤。接下来,他还要为秦妙儿治疗精神上的伤害。但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马主任,麻烦你给她开张养心宁神的方子,让人赶紧去药房抓来熬给她喝,我先出去一趟。”对于马文博的医术,林阳还是很相信的,在交待了这句话后,他拔腿就朝着重症监护室外走去。 马文博以为他又要像上次那样不辞而别,急忙追了上来:“姬先生,你这是要去哪?我还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呢。” “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说吧,放心,我还不会走,因为给秦妙儿的治疗还没有结束。我出去,只是要……要上个厕所而已。”林阳急着出去,当然不是憋急了上厕所那么简单,而是因为贴在额头上面的那张一叶障目符即将失效,他必须要赶去厕所,重新换张一叶障目符贴上。不然,他可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暴露身份,倒还是小事,可那变身的情景要是被人瞧见了,不被当成妖魔才怪呢。 “呃……这样啊,那好吧,我在病房里面等你。”马文博楞了一下,多少有些尴尬。 林阳点点头,没有再浪费时间,快步跑出了重症监护室,钻进了最近的一间厕所。 刚一进厕所,还没来得及关门,他的容貌气质便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一叶障目符失效了。 “好险。” 林阳赶紧将厕所门关上,抬手擦了把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取下了失效变回普通叶子的旧一叶障目符,扔进马桶冲走。然后又拿出另外那张一叶障目符,贴在了额头上。 “还好我早有准备,画了两张一叶障目符。不然,就只有分成两次来给秦妙儿医治了。” 重新恢复了姬阴的模样后,林阳这才走出厕所,回到重症监护室。 看到林阳回来,马文博暗松了一口气。在此之前,他一直有担心林阳会用尿遁的借口跑了,直至此刻,才放下心来。 “我已经将中药方子开好,用的是益气安神汤加减成方,让病人的朋友去药房抓了。因为这里没有熬药的工具,也不是熬药的地方。所以,我也通知了中医科的值班医生,让他们帮忙煎熬这剂药。”马文博将林阳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后,又问道:“姬先生,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我们做吗?” 林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了。马主任,今天晚上真是麻烦你了。” 马文博笑着说道:“不麻烦,不麻烦,我今天晚上,也算是开眼界长见识了。毕竟,像祝由术这种医术,现今就是想看也看不到啊。” 他在这句话里,不漏痕迹的拍了林阳一记马屁。 被中医名家拍马屁,要说不爽那是假话。林阳这会儿虽然看似平静,但心里面早已经是暗爽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飘浮在林阳身旁的陈诗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老马,居然拍起了你的马屁。看来,他是想要拉拢你啊。” “拉拢我?”林阳一愣,忙用神识跟陈诗文交流了起来:“拉拢我做什么?” 陈诗文的处世经验,又岂是林阳这个毛头小子所能够比拟的?他一眼就看穿了马文博的打算,解释道:“还能拉拢你做什么?当然是想要把你拉进医院里面来做医生喽。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个老马,肯定是把你当成了医术高超的名医,想要邀请你来医院任职。” “这也太乌龙了吧?”林阳很无语。 陈诗文笑着说道:“也不算乌龙,你这几次的表现,让不明底细的人看了,真会把你当成是名医。不过,这对你来说,倒也是一桩好事。” “好事?”林阳有些不解。 “当然是好事。”陈诗文解释道:“医学一道,理论知识固然很重要,但临床经验更加重要。如果你能够在这医院里任职,多接触一些病人,让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必然能够加快你医术的进步速度。” 林阳有些心动,但更多的还是无奈,他苦笑着说:“这事情不现实,我总不能够放下学业天天逃课跑到医院里来上班吧?再说了,我现在的模样,是用一叶障目符变幻出来的。要真用这身份来医院里上班,那一天里还不得备上十来张一叶障目符,不停的更换使用啊?就算画这些符不会耗尽我的魂力,可光是换符就足够麻烦死我了啊……” “我又没有说,让你每天都到医院里来上班。”搞清楚了林阳的担忧后,陈诗文忍不住笑了起来:“既然现在老马把你当成了医术精湛的名医,那你自然也可以要求一些特权——比如每周只上一两个半天的门诊。半天门诊,大概也就是三个小时左右,你只需要准备三张一叶障目符更换就够用了,也不会耽误到你平时的学习生活。” 陈诗文的这个提议,让林阳怦然心动。 他之所以违背父亲意愿,跑到锦官城来学医。为的,可不就是学到精湛医术,找出一个唤醒孙晓筠的方法吗? 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只要修行到了听炁境,学得醒魂术,就能够唤醒孙晓筠。 但他同时也很清楚,修行的道路上必然是遍布荆棘。想要修到听炁境,除了勤奋刻苦之外,还要有一定的运气,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日,才能够达到那个境界。 因此,在勤加修炼的同时,他也不会放弃寻找其它唤醒孙晓筠的方法。 提升医术水平,无疑就是最靠谱、最有希望的方法之一。 不过,在心动之余,林阳还是有疑问的:“一周里面只出两个门诊……马文博和院方能够同意这要求吗?” “现在是他们有求于你,又不是你跑上门去求职。放心吧,他们肯定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要知道,很多外聘专家都是这样上班的。而且我可以肯定,除了老马之外,老王多半也会向你发出邀请。所以,你大可将姿态放高些,来个待价而沽。” 陈诗文不愧是活了七八十岁的人,看事情看得很通透。 同时,作为林阳的魂使,他也不会藏私,全心全意为林阳着想谋划。 林阳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了陈诗文的提议。 因为秦妙儿的治疗尚未完全结束,所以林阳和马文博两人就算有心想要就这件事情商量,却也只能暂缓留待稍后再说。 收敛了心神后,林阳快步走到病床旁,伸出左手,以食指点在秦妙儿的眉心处,同时右手的食指、中指在她耳朵旁轻轻地捻搓了起来。 事先得到林阳吩咐,留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的人都闭上嘴巴没有吭声,甚至还屏住了呼吸。 寂静的重症监护室里面,唯有林阳右手食指、中指捻搓的声音在回荡。 这捻搓的声音,并非杂乱无章,而是暗合了某种奇妙的律动。 秦妙儿感觉如何,不得而知。但重症监护室里其他的人,在听到了这个捻搓声后,都生出了一种很舒服、很放松的感觉来。 “催眠术?” 站在一旁的值班医生很是惊讶。 作为精神科的大夫,他自然不会对催眠术感到陌生。 只是,他以前见过的、学过的催眠术,都是在借助言语、工具的诱导下进行。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以双指捻搓的声响来进行催眠的啊。 这样做,真的有效吗? 虽然很佩服林阳的医术,但是此刻,这位值班医生却是对他的催眠方法产生了怀疑。 不过很快,值班医生就发现,自己的怀疑是没有道理的。 用双指在秦妙儿耳边进行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的捻搓后,林阳收回了手,低下头,凑到秦妙儿耳边念起了什么来。 他念的声音很低,众人虽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竖起耳朵努力想要偷听,却根本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了他的嘴巴在不住开合。 一番念诵过后,林阳直起身来,再度伸出右手,在闭目沉睡的秦妙儿面前打了个响指。 “魂兮,归来!” 伴随着林阳的一声轻喝,秦妙儿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