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幻象下的癫狂 - 妙医圣手

第四十四章幻象下的癫狂

就在锋蛇针刺破了雪白肌肤,让一缕殷红的鲜血从鸠尾穴中流淌出来时,原本一直躺在病床上面闭目沉睡不醒的秦妙儿,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眼睛里面,是一片妖异的血红。 而在血红下面,则是令人胆战心惊、遍体生寒的怨气和怒火! “不——” 秦妙儿张口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同时身体一弹,直挺挺的从病床上面蹦了起来,将正在为她扎针、行针的马文博直接撞翻在地。 谁也没有想到,秦妙儿居然会在这一刻突然醒来。更没有人想到,像她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生,竟然能够作出这般迅捷有力的动作来。 只有林阳知道,这一切,都是残留在秦妙儿体内的那丝鬼气在作祟。 因为鬼气的存在,之前附身在秦妙儿体内的那只魅,虽然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却还是能够通过鬼气感应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此刻,秦妙儿的反常表现,正是因为那只魅发现林阳想要驱逐消灭它留在秦妙儿体内的鬼气,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一个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替身’,故此拼尽全力操控这丝残留的鬼气,趁秦妙儿沉睡不醒、意志力薄弱的时机,影响并操控到了她的心神,让她苏醒过来不说,还在她的脑海中营造出了一个幻象。 因为幻象的影响,在秦妙儿眼里,这间重症监护室,赫然变成了一个肮脏的牢房。而为她诊治的林阳、马文博等人,则变成了想要欺凌奸污她的恶徒,她必须要逃离这里才行! 瞧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两个照顾秦妙儿的女生也被吓了一大跳。 眼镜女生的胆量比较小,尖叫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而短发女生的胆大性格再一次发挥,她一个箭步冲到了病床旁,伸手想要将情绪激动不正常的秦妙儿摁住:“妙儿,你这是做什么?不要乱来,这两位医生是在给你治病啊。” 然而,她的这句话,在秦妙儿脑海里面却变成了:“不要挣扎反抗,老实从了他们吧,等到你被他们玩弄腻了后,自然就会被杀掉了。”而且她的行动,在秦妙儿看来,也是想要帮着‘恶徒’制服自己,以供‘恶徒’*奸污。 “舒畅,我看错你了!居然助纣为虐,跟着这些坏人一起害我!”秦妙儿神情狰狞,张口就要朝着短发女生伸过来的手臂咬去。 “小心!”林阳及时出手,一把拽住了这个名叫舒畅的短发女生,将她向后拉,险险地避开了秦妙儿咬来的这一口。 此刻,在鬼气营造的幻象影响下,秦妙儿状如疯癫。要是真被她这一口给咬中,不撕下一块皮肉来是不可能的。 “妙儿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她这到底是怎么了?”躲过一劫的舒畅总算是感觉到了害怕,没有再继续盲目的上前帮忙。 “还能怎么?当然是犯病了呗。”林阳头也不回的答道。 他没有办法将实情说出,因为那太诡异离奇,没有人会相信。所以,只能是找了个犯病的理由。还好,精神类的疾病在发病后,还真有一些会出现癫狂的症状,倒也能够说得过去。 在说话的同时,林阳上前一步,左手闪电般探出抓住了秦妙儿的手臂,将从病床上面跳了下来并朝着重症监护室门口奔去的她,给一把拉了回来。 “放开我!”秦妙儿尖声惊叫,埋头就朝着林阳的左手咬去。 林阳不闪不避也不松手,傍晚时分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鬼邪之辈,惧怕自己的鲜血。 果然,秦妙儿接下来的反应,印证了他的这个想法。 就在嘴巴即将咬到林阳手臂的时候,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而用力挣扎。同时,她另外一只手和双脚并用,拼命地踹打着林阳。 如果是以前,林阳恐怕已经被她这波疯狂地攻势给击倒了。可是现在,林阳的身体素质早已是今非昔比。秦妙儿的这波疯狂攻势虽然凌厉,却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伤害影响,他依旧是牢牢抓着秦妙儿的手臂,同时捏着锋蛇针的右手探出,趁着秦妙儿张口尖叫惊呼之际,点刺在了她的舌尖。 一道滚烫的鲜血立刻涌出。 舌尖处的鲜血,乃是人体内的至阳之物,有着辟邪防煞的功效。 这一点,从许多有关鬼邪的影视作品中就能够看出。那些降妖驱魔的老道,总是喜欢咬破自己舌尖处的鲜血,或是喷出伤敌,或是作为保命逃遁之举。 秦妙儿没有修炼过,她的血液中自然不可能存有灵气或魂力。但她舌尖处的鲜血,依旧是有着辟邪的功效。虽然这功效不怎么强,但是用来压制那丝作祟的鬼气,还是足够了的。 就在舌尖涌出鲜血之际,秦妙儿的疯癫状态为之一缓。 与此同时,林阳在收回锋蛇针之际,用手指在她的舌头上面沾了一抹鲜血,点在了她的眉心处,并随即借着这鲜血,在她的额头上面画出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这图案,正是《祝由科符箓案》中收录的宁神符。 在舌尖鲜血和宁神符的双重作用下,作祟的鬼气总算是被压制了下去。 没有了鬼气的影响、操纵,秦妙儿再度陷入昏迷,双脚一软,就要朝向旁边栽倒。 早就料到了这一幕的林阳,及时出手扶住了她,并在马文博和值班医生的帮助下,将她重新放回到了病床上。 做完这一切后,值班医生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心有余悸的说道:“姬医生,要不要给病人注射镇定剂?或者用工具暂时将她捆绑在病床上面?” 他提出这样的建议,也是出于对秦妙儿负责。如果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秦妙儿再次这么‘疯癫’一回,伤到人还是小事,影响到治疗进行,造成一些不可预料的坏结果,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没那个必要。”林阳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秦妙儿的精神已经被成功控制住了,她不会再出现先前那种情况。”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值班医生不懂祝由术,自然也就不明白林阳哪里来的这般大信心。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劝说,就被马文博给挥手制止了。 “听姬先生的吩咐。”在对值班医生说了这么一句话后,马文博将目光重新投到了秦妙儿的额头,看着那个用鲜血画出来的古怪图案,眯起了眼睛问道:“姬先生,你让病人冷静下来的方法……可是祝由术?” “没错。”林阳也不隐瞒,点头承认道:“怎么,马主任也懂祝由术?” 马文博摇了摇头:“祝由术的精华早已经失传,我也仅仅只是从书本中看到过一些关于祝由术的介绍。以前,我总认为祝由术是迷信的产物。直到今天方才知道,原来祝由术真的有治疗效果……” 他说这番话的语气虽然很平淡,可实际上,他心里面早已经是被震惊的翻天蹈海了。 同时,他对林阳的好奇心,也是越发的强烈。 “精通灵蛇化龙针法,可以随心所欲使用灵蛇针,有着不弱于陈诗文的高超医术,并且还能够复原残缺的古方……现在还要再加上一条精通祝由术。这位姬阴姬先生,究竟是从哪里学来了这么多、这么高深的本领啊?难道他是哪个传承了百年的医学世家的弟子?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医学世家懂祝由术啊。” 之前马文博和王士祯曾判断,林阳很有可能是跟陈诗文有关系。可现在看来,这个猜测多半不准。因为陈诗文虽然医术高超,有着华西天针的称号,但他并不懂得祝由术。 “到底还有什么,是这位姬先生不会的啊?” 马文博在猜测林阳的来头之余,也忍不住在内心感叹。 今天的所见所闻,更加坚定了他要将林阳聘请为华西大学附属医院专家的决心。 两人说的话,让旁边值班医生听得是云里雾里。 他不是学中医出身的,没有听说过祝由术的名字。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此产生兴趣:“祝由术?那是什么治疗方法?等到下了夜班后,我一定要在网上搜搜看……” 这个短暂的插曲过后,针对秦妙儿的治疗,继续有条不紊的进行。 林阳再度捏起那枚锋蛇针,点刺在了秦妙儿胸口鸠尾穴上。 刚才的那番折腾,让她胸口的鲜血停止了涌出。现在,只有重新进行放血才行。 针尖刺破皮肤,鲜血立刻涌出。 洁白无暇的胸脯上面,一点殷红的鲜血,如同那皑皑白雪上的红梅,甚是娇艳好看。 不过,林阳可没有心情欣赏这道美丽的‘风景’。 就在鲜血涌出的那一刻,他便用魂力引导着鲜血,让其激活了之前画在秦妙儿体内的破煞符。 符咒产生的驱邪破煞之力,立刻冲向了秦妙儿体内,被宁神符给压制住了的那丝鬼气。 “啊——” 秦妙儿再度张口厉声尖叫了起来。 病床旁边的马文博等人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又要从病床上面跳起来发疯了呢。 他们赶紧摆出了一副戒备的姿态,可几秒钟过后,却发现秦妙儿只是闭着眼睛不停的尖叫哀嚎,并没有像先前那样,从病床上面跳起来发疯。 有了先前的那些经验教训,舒畅此刻虽然担忧秦妙儿的情况,却强忍住了没有开口。倒是马文博皱着眉头问了句:“姬先生,这是患者病情出现变化了吗?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把呼吸机给她用上,注意观察她的心跳脉搏,一旦降低到了危险范围就通知我。另外,马主任你也别闲着,继续针扎刚才我说的那几个穴位。”林阳头也不回地吩咐道,同时双手如飞,将一枚枚灵蛇针扎入了秦妙儿体内心、肾两经的数个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