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这是在揩油还是治病... - 妙医圣手

第四十三章这是在揩油还是治病...

林阳也不跟他客气,吩咐道:“别的不需要,替我准备一些镇定剂,待会儿可能会用得上……喔,对了,另外再帮我找一盒银针来。” 虽然在马文博那里有一套金九针,可他赶来医院还需要一段时间。而林阳的时间又比较紧,不可能浪费时间去等,只有先拿普通银针来用着。 “镇定剂没问题,可是那银针嘛……”值班医生面有难色的说道:“我们精神科没有中医,所以也就没有准备银针。” 林阳皱了皱眉头,问道:“能去借一盒来吗?” “我去中医科的病房问问,他们那里应该有。”说罢,值班医生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急匆匆的朝着中医科病房赶去。 在值班医生去找银针的这段时间里,林阳也没有闲着。 虽然没有银针,可他还有别的办法能够刺激到秦妙儿穴位,那就是点穴术。 中医的点穴术,跟武侠小说里面那种神乎其神、轻轻一点就能够让人或定住或残废的点穴术不同,是一种推拿手法。医生凭借双手取患者体表穴位,通过揉压打点等手法疏通经络气血,以达到强身祛病的功效。 点穴术,对于手指力道有很大要求。如果力道不够,则无法突破皮肉传达到穴位。 不过,这个要求对于现在的林阳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踏上修炼之途,尤其是在进入了心斋境后,他的力量已是今非昔比,用来施展点穴术是绰绰有余。 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临床经验不足和点穴手法上的生疏。 不过,有华西天针陈诗文在旁边指点,这两个问题也就不算问题了。 林阳左手扶着秦妙儿的脑袋,右手拇指放在她头顶上方的百会穴,按照陈诗文的现场指点,以轻重缓急交替进行的方式予以点压刺激。 百会穴为督脉穴位,而督脉又入络于脑,故此针刺、点压百会穴,有着醒脑开窍的功效。普通人在精神不振、浑浑噩噩之际,用手点压此穴,都能够达到提神的功效,更不必说是用点穴手法予以刺激了。 在点压刺激了百会穴几分钟后,林阳将盖在秦妙儿身上的那床薄被撩起,左手放在了其面部的印堂穴上,右手则放在了她的胸口。 这一幕,将旁边两个女生给吓了一跳,尤其是林阳右手放着的位置,正好是在秦妙儿高挺的双峰之间,想不让人误会都难。 “你……你这是做什么?想沾妙儿的便宜吗?”短发女生立刻叫了起来。 相比起眼镜女生,她的性格要泼辣直爽许多,有问题就问,绝对不会藏在心里。 虽然已经确定了林阳医生的身份,可眼前这一幕,让短发女生忍不住怀疑,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会不会是一头披着白大褂的色狼。 “你看我像是那种趁机占便宜的人吗?”林阳苦笑着问。 “这可说不准。”短发女生说话还真是直接,似乎一点儿也不懂得委婉。“你要不是想沾便宜的话,干嘛将手放在那个部位?还一个劲的揉啊按啊……喂,你赶紧收手啊,还揉上瘾了啊?” 看到林阳右手不停地在秦妙儿双峰间揉搓,短发女生的脸色竟是有些微微泛红,不大好意思。 “拜托,你不懂就别乱吭声,我这那里是在沾人便宜啊!”林阳在解释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受影响:“在人的脐上七寸,胸口正中,有一个名为鸠尾的穴位,它是任脉络穴,可以调理阴阳气血,有息风宁神的功效。我现在做的,是用点穴的手法刺激此穴以达到治疗效果……你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大可用手机上网搜索鸠尾穴,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他之所以选择鸠尾穴,不仅因为这个穴位有着宁神醒脑的功效,更是因为他通过先前的那番望诊、切诊,确定了那只魅残留在秦妙儿体内的鬼气,就在这胸口正中。 所以,他要借着点压鸠尾穴的时机,以手为笔、以魂力为墨来画符。 一道收录在《祝由科符箓案》中,有着驱逐鬼气、匡扶正气功效的破煞符! 听了林阳的解释,短发少女将信将疑,还真从放在一旁的包里面掏出了手机,上网查询起了相关资料。 片刻后,她吐了吐舌头,向林阳致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从这点可以看出,她虽然直爽容易得罪人,但本性却是不错的。 至少,她在知道自己犯了错后,能够勇于承认。不像有的人,明知错了还要固执到底。 “不知者无罪。”林阳虽然不怪她,但还是要警告一下:“只是,接下来我希望你能够管住自己嘴巴,不要大惊小怪的出言或阻止、或扰乱我给秦妙儿治疗。我知道,你是出于一片好心,是在关心她的。但你要明白,治疗过程一旦受到惊扰,很可能会造成恶性后果,加重秦妙儿的病情!” “我知道了。”短发少女用力的点了点头:“接下来,你就算是将秦妙儿给剥光了,我也不会吭声……只要,你真的能够治好她!” 眼镜女生虽然没有说话,却在一个劲儿的点头,显然很赞同自己朋友的这句话。 剥光秦妙儿? 我干嘛要剥光她啊?虽然这个建议很诱人,但我即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是猥琐小人啊…… 林阳满头黑线,很是无语。 又过了几分钟,值班医生回到了重症监护室。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捧着灵蛇针、气喘吁吁的马文博。 知道林阳要给人治病,所以马文博在来到医院的第一时间,便到了中医科取灵蛇针。正好碰到了前来借针的值班医生。于是,就跟着他一起到了这里。 “姬先生,我把灵蛇针给你拿来了。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不用客气,只管吩咐就是!”马文博将灵蛇针交到了林阳手中,拍着胸脯说道。 “好,就委屈马主任做我的助手了。”林阳也不跟他客气,秦妙儿的病非比寻常,除了要进行普通治疗外,还得用祝由科的手段予以驱邪扶正。在这过程中,林阳还真需要一个医术精湛的助手,帮着自己行针导气。 马文博急忙说道:“不委屈,不委屈,能够做姬先生的助手,我很荣幸。” 站在一旁的值班医生看傻了眼,因为他知道,作为华西大学附属医院里的知名专家、中医方面的权威,马文博在平日里虽然平易近人,可在临床上面却一直是很骄傲的。 在整个锦官城,或者说是在整个巴蜀,马文博就只服已经去世的陈诗文一人。别的人,哪怕是中医名宿王士祯、萧仙林等,相互之间虽然关系不错,但在临床、在医术这块,却是互不服气。 可是现在,在临床、医术上面一贯傲气的马文博,却心甘情愿的做了这个陌生男子助手…… 这样的事情,想不让值班医生震惊都难!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姬阴姬医生,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呢?我记得,先前给马老打电话的时候,马老好像说过,这人的医术不亚于去世的陈诗文陈老。现在看来,这事儿恐怕是真的。要不然,马老也不会对他如此客气尊崇……” 望着林阳,值班医生在惊讶之余,忍不住猜测起了他的来头。 林阳这会儿可没有功夫理会值班医生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他打开装着灵蛇针的盒子,从里面取出数枚蜿蜒如蛇般的金针,递给马文博并吩咐道:“马主任,麻烦你替我针扎神门、劳宫、太溪和内关四穴,用补法行针,以沟通心肾,达到宁心安神的治疗效果。” “没问题。”马文博接过金针点头应道,他虽然无法将这些灵蛇针使用到如臂使指的地步,但仅仅只是用普通手法扎针、行针,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马文博埋头为秦妙儿扎针、行针的时候,林阳也没有闲着,从装着灵蛇针的盒子里,取出了一枚闪烁着寒芒的锋蛇针。 锋蛇针,是在九针中锋针的基础上改良而来,用于放血再合适不过。 林阳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夹着这枚锋蛇针,左手则轻轻撩起了秦妙儿身上穿着的那件病员服,一直向上撩到了胸口部位。 还好,秦妙儿在病员服里面穿有文胸。要不然,可就真的春光乍泄了。 既便如此,秦妙儿那没有一点赘肉,堪称完美的水蛇腰,还是暴露在了林阳的眼前。 看到这一幕,短发女生忍不住挑了挑眉。 还好,林阳刚才警告的话语犹在耳边,再加上她看林阳那专注认真的神情,也不像是有什么龌龊想法,这才强忍住了内心的冲动,没有再次出言喝止阻挠。 林阳这会儿可没有心情理会什么水蛇腰、理会什么春光无限,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完成破煞符上。 通过刚才点压鸠尾穴,他已经用魂力在秦妙儿体内将破煞符画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道工序——用秦妙儿自身的鲜血,来激活这道符箓,使其发挥出应有的功效。 而这,也正是他选择使用锋蛇针的原因。 可是,就在林阳右手捏着锋蛇针,刺入了秦妙儿胸口处的鸠尾穴开始放血时,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异变,却在这突然之间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