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坏人?医生? - 妙医圣手

第四十二章坏人?医生?

当林阳走进华西大学附属医院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两点了。 白天十分繁忙的华西大学附属医院,这会儿却是寂静无声,宽敞的医院大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除了住院部和急诊科之外,其它科室的房门全都紧闭着,即便是有值班的人,这会儿也大多在值班室里休息。 对于很多人来说,夜晚的医院总是阴冷可怕。这一点,从许多有关医院的鬼故事、灵异传说便能够看出。 当然,林阳并不在这个行列中。 他身边就跟着一只鬼,还会怕什么鬼故事、灵异传说? 走进医院后,林阳并没有急着去精神科病房的重症监护室找秦妙儿,而是钻进了大厅里一个无人的厕所,将一叶障目符贴到了额头上面。 片刻后,借助符箓的神奇功效乔装改扮,再度化身为‘姬阴’的林阳,从厕所里面走了出来,快步走进了通往住院部的电梯。 电梯行至十楼停了下来,精神科的病房就在这一层楼里。 早在傍晚借着探视秦妙儿的时机,林阳就已经记牢了她所在那间重症监护室的位置。此刻,在走出电梯后,他便径直到了那里。 轻轻推开重症监护室的门走进去,林阳发现,在这个不大的屋子里面,除了睡在病床上面的秦妙儿之外,旁边还趴着两个正在打瞌睡的女生。 想来,她们应该是照顾秦妙儿的朋友或室友。 “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早知道,我就应该画两张沉睡符的……”林阳抬手一拍额头,他是真把有人守候秦妙儿的事情给忘了。 这,就叫百密终有一疏吧。 趴在病床旁边打瞌睡的两个女生,倒是很警觉。林阳推门的动静虽然小,却还是惊动了她俩,猛地从瞌睡中清醒了过来。 瞧见重症监护室里面突然多出一个人来,这两个女生被吓了一大跳,异口同声的质问道:“你是谁?” “别紧张,我是姬医生,来这里看看秦妙儿的情况。”林阳回答道。 “姬医生?”其中一个短发女生皱了皱眉头,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心存怀疑的问道:“你怎么这么晚了,才来看秦妙儿的情况?” “我在外地开会,刚刚才回来。听说了秦妙儿的事情后,便赶过来看看。”林阳解释道:“在我看来,病人情况是最重要的事情,不管有多晚,我都要在第一时间了解到病人的详细情况。” “原来是这样……”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多少有些相信林阳说的话了。毕竟,此刻的林阳,看着真有那么点儿中年成功人士的派头。 见两个女生不再发问,林阳微微一笑,走到了病床旁,抓起了秦妙儿的右手,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放到了她手腕寸关尺三部上,诊起了脉象来。同时,他的目光也盯在了秦妙儿面部,通过‘五气观相术’,观察分析起了其面象。 就在林阳为秦妙儿进行望、切二诊的时候,旁边的两个女生虽然没有再继续发问,却凑在了一起小声嘀咕。 短发女生压低了声音道:“你说,这人真的是医生吗?别是什么心存邪念的不轨之徒吧?”她会有这种怀疑倒也不奇怪,无论是谁,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碰到一个自称是医生又没有穿白大褂、挂胸牌的陌生人,只怕心里面都会有些发懵。 “应该是医生吧?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什么坏人……”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娥眉微蹙,一脸的犹豫难决。 短发女生的警惕性明显要高些,说道:“坏人的脸上又不可能写上‘我是坏人’这几个字,怎么可能光凭看长相模样就能够看得出来呢?要不这样好了,你留在这里看着他,我去一趟医生办公室,把值班医生叫过来。如果他真是医生的话,值班医生肯定认识。”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眼镜女生愣了。 “怎么?你害怕?那行,我留在这里,你去找值班医生。”短发女生倒也很好说话,立刻改变了计划。 “这……好吧……”就在眼镜女生答应准备走出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林阳却回过头来冲她们俩笑了笑:“怎么,怀疑我的身份?想去找值班医生证明?” 两个女生被吓了一跳,她们俩害怕林阳听到自己的这番议论,所以先前那些话,都是咬耳朵说的极为小声。却没想到,还是被林阳给听见了。 这人的耳朵,也太灵了吧? 就在两个女生有些慌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的时候,林阳又含笑说道:“你们会有这样的怀疑,会想要去求证,倒也很正常。不过,精神科的普通值班医生恐怕不认识我。这样吧,你让他们给中医科的马文博,又或者是血液科的罗元清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姓姬,叫姬阴。让他们来证明我的身份吧。” 林阳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上次给文晓琪治疗血汗症,中途被打扰,差点儿功亏一篑。这一次,他可不希望再出类似的事故。所以,干脆借这两个女生,将认识他的马文博和罗元清叫来。有这两个人在,想必不会再有人于治疗中途前来打扰了。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没有犹豫太久,便由眼镜女生跑去寻找值班医生了。而短发女生,则守在重症监护室里,一脸戒备的盯着林阳,双手更是抓紧了自己先前坐着的那张椅子,只要林阳稍有异常,便会采取行动。 别的不说,这女生倒是挺有胆气的。 “你是秦妙儿的朋友还是室友?”林阳一边查看着秦妙儿的情况,一边向这个短发女生问道。 “室友。”短发女生回答道,言简意赅,抱有强烈的戒备感。 林阳对此并不介意,又问道:“那你应该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秦妙儿身上的事情吧?能给我讲一讲吗?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回忆一下,秦妙儿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你也知道,秦妙儿患的是精神疾病。所以,了解她近期的情况,对于找出病因、制定治疗方案很重要。” 犹豫了一下后,短发女生开始回忆起了秦妙儿近期的情况:“要说异常情况的话,还真有……秦妙儿她本是一个很开朗的人,最近又被选到了十天后的新生晚会上面做单独表演。按理说,她应该很高兴才对,可她的情绪却一直不高,甚至有些失落。而且,也再没有了刚入校时那种开朗活泼的劲儿,整天都一个人待在角落里面发呆,不愿意跟旁人说话交流。刚开始,我们都以为她是遇到了感情问题。可一打听,却发现她根本没有谈朋友,也就不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事,导致性情大变……” 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为什么,因为导致她性情大变的,不是什么感情问题,也不是学业、事业,而是撞鬼…… 这话林阳当然不会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面嘟囔一句罢了。紧接着,他又问道:“秦妙儿的异常表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你还记得吗。” 短发女生皱着眉头,一边回忆,一边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五天前。一夜过后,秦妙儿的性情就莫名其妙出现了变化。” 林阳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五天前吗?还好,时间不长,处理起来应该不困难。” 既然秦妙儿被附身的时间仅有五天,那么魅留在她体内的鬼气应该不强。 林阳对成功化解她体内的这丝鬼气,信心又增强了几分。 “处理?”短发女生面露疑惑。 林阳笑了笑,掩饰道:“喔,是治疗,我的意思是治疗。” 短发女生心中的疑惑并没有被化解,看着他的目光中,也多出了几分戒备和怀疑。 对此,林阳唯有无奈苦笑。 几分钟后,一个精神科的值班医生赶了过来。他虽然不认识林阳,可却认识马文博和罗元清,知道这两位都是医院里面的专家,所以也不敢擅断,掏出手机拨通了马文博的电话。 马文博早就已经睡下了,不过作为医生,手机是要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以应对随时都可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 在刚刚接到这位值班医生电话时,马文博还有些迷糊不清醒。但是,当他在听到了‘姬阴’两个字时,就像是被摁下了开关一般,精神陡然一震,急忙道:“你说什么?姬阴在你们科室里?真的假的?你把手机给他。” 值班医生依言将手机交给了林阳。 “马主任,好久不见。”接过电话,林阳微微一笑,短暂的寒暄过后,将自己于深夜出现在华西大学附属医院的原因讲了出来。 “你要给离魂症患者治疗?需要帮忙吗?我马上过来!”说罢,马文博也不管林阳是答应还是拒绝,就匆忙从温暖的床上跳了起来,飞快穿上衣服,一边赶往医院,一边对拿回了手机的值班医生吩咐道:“这可是一位医术不弱于陈诗文的名医!你们一定要全力配合他,千万不能怠慢!如果你们怕出问题,那就由我来扛,我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了,最多十分钟就能到。” 马文博住的地方,本来就离着医院不远,再加上这会儿是凌晨两点,街上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车,赶来的速度自然又要提升几分。 挂断电话后,确认了林阳身份的值班医生,恭敬地问道:“姬医生,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华西天针陈诗文,可以说是华西大学附属医院的传奇人物。既然眼前这个人的医术不弱于他,那么理应受到尊敬。所以,值班医生的态度会变得恭敬有加,也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