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恶灵附体 - 妙医圣手

第三十九章恶灵附体

林阳虽然踏入了修行的领域,可毕竟是一个初学菜鸟,而且他大部分知识都是自学得来。所以,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也是在情理之中。 如果吕文起在这里,必然能够知晓整件事情的缘由,也可以为他解疑答惑:“你在踏入心斋境的时候,可是引动了凤凰和鸣、太阳精火的。你灵魂和血液中,就蕴含有太阳精火的气息,而这也正是阴邪鬼煞的克星。那女生若是不咬你也就罢了,她咬你见了血,自然要被你血液中蕴含着的太阳精火灼烧,又怎能不难受呢?” 可惜,吕文起还在逃亡的路上。而林阳,自然也就不会知道个中缘由。至少,在此时此刻,他还不清楚。 厉声尖叫中,跳楼女生的身体剧烈抖动了起来,就像是癫痫症犯了一般。 她突然栽倒在地,口吐白沫。 就在她倒地的那一刻,一道人影从她的身体中飞出,朝着远方快速逃遁。 恶灵附身? 看到这一幕,林阳总算搞清楚了为什么会在跳楼女生的身上感觉到一丝鬼气,为什么她身上的温度会一半正常一半阴寒,为什么她的种种反应会是那样的离奇诡异。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恶鬼在作祟! “我去追她!” 不需要林阳吩咐,陈诗文立刻就从玉山的世界里面冲了出来,追踪那只逃遁的恶鬼。 此刻已经是傍晚了,虽然天色尚可,但太阳已经落下了山,陈诗文也就能够无所顾忌的离开玉山了。 “林阳,你没事吧?” 文晓琪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在她身边,还有好些住在这栋宿舍楼里闻讯而来的女生。 与此同时,住在这层楼里的女生,也纷纷从各自宿舍中跑了出来围观。 跳楼女生咬林阳的那一幕,因为事发突然并且时间短暂,再加上角度等问题,没有人看见。此刻,人们看到的是,跳楼女生口吐白沫的晕厥在地。 “秦妙儿,你怎么会傻到跑去跳楼?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哎呀……你怎么口吐白沫了?醒醒,快醒醒,可别吓我们啊。”几个女生围在跳楼女生身边,紧张的不行。 看样子,她们不是这跳楼女生的朋友,就是其室友。 “你的肩膀怎么在流血?你受伤了?”在跑到了林阳身前后,文晓琪方才看到她肩膀上面的那片殷红血迹。 “这是刚才在墙上撞伤的,没什么大碍。”林阳没法将实情说出,因为那太过匪夷所思,只能找个借口糊弄过去。 还好,在场的这些人,包括文晓琪在内,全部都是艺术学院的,对医学并不怎么懂,自然也就不会知道,肩膀撞到墙壁是否会撞出血来。 见秦妙儿的那几个朋友、室友企图将昏厥的秦妙儿唤醒,林阳急忙出言阻止:“你们千万不要摇晃她,那只会加重她的病情。” “病情?”几个人闻言一愣。 “我从来没听说过秦妙儿有什么病啊。”其中一人面带疑惑的问道,另外几个女生也纷纷点头,显然是看法一致。 这个秦妙儿不仅有病,还惹鬼上身了呢! 林阳在心里面嘟囔了一句。 但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只能讲:“你们没有听说,不代表她就没病。如果我没有看错,她患的应该精神方面的疾病——离魂症,也叫梦游症。我在楼顶上面看到她的时候,就发现她整个人的精神浑浑噩噩,跟在睡觉做梦一般……” “梦游症?秦妙儿刚才是在梦游?难怪她会莫名奇妙的跑去跳楼呢。” “我就说嘛,秦妙儿最近什么事情都顺风顺水的,还被选到了新生晚会上面做表演,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跑去跳楼自杀呢……”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在恶灵离体逃遁后,秦妙儿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但她的身体、精神状况却堪忧。只是此刻人多眼杂,林阳虽然想要帮她治疗,却也只能暂缓另作打算。 又过了几分钟,学校老师和保安纷纷赶到这里。 在了解了情况后,他们向林阳的见义勇为表达了谢意和赞赏。随即,便将秦妙儿连同林阳一起,送到了华西大学附属医院。 虽然林阳表示自己肩膀上面的伤势没有大碍,但还是被送去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用文晓琪的话来说,那就是:“虽然看上去你的确不像是有什么问题,但还是要做个全身检查保险点儿,免得落下什么隐疾。” 最终,拗不过众人相劝,林阳只能接受他们的安排,做了个全身检查。还好,这检查的费用是由校方来出。不然,囊中羞涩的林阳,还真是承担不起。 检查结果显示,林阳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极为正常,除了肩膀上面的那个伤口之外,他可以说是健康的不能够再健康了。 而那肩膀上面的伤口,也让处理的医生大为惊讶:“这伤口真是在墙上撞出来的?怎么看着像是被人给咬的呢?能够在墙上撞出这样一个形状的伤口,实在不容易,我也算是开眼界了!” 相比林阳,秦妙儿的情况可就不是那么妙了。 她一直处在昏厥状态没有苏醒,各项生命体征的指数也都在安全范围之下,被送到了精神科的重症监护室里观察治疗。 与此同时,前去追踪恶灵的陈诗文,也在林阳被众人送往华西大学附属医院的路上,回到了他身边。 不等他开口询问,陈诗文便垂头丧气地说:“那只恶鬼跑的实在太快,我虽然竭尽全力,却依然没能够追上它。本来我打算在周围搜寻一番,结果发现你正在远离那里,就只有放弃赶回来了。” 作为鬼士,陈诗文虽然能够离开玉山,却有着一定的活动范围,不能够离的太远。 林阳在沉吟了片刻后,眯着眼睛分析道:“既然那只恶灵附身在了秦妙儿的身上,也就说明它藏身的地方应该距离秦妙儿住的宿舍不远……”看了眼懊恼后悔的陈诗文,他笑着安慰道:“好了陈老,不用垂头丧气的,我们只要知道它藏身的大概位置,就一定能够将它给找出来!” 陈诗文点点头,愤然说道:“对于这种祸害他人性命的恶灵,我是最憎恶不过。一定要狠狠惩治它,不能轻易放过。”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坚毅,缓缓的点了点头。 等到所有的检查项目做完,肩膀上面的伤口被处理包扎好了后,林阳向医生问道:“既然没有什么大碍,那我可以回去了吧?” 医生点点头:“回去吧,但要记得后天来医院换药。” 就在林阳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却突然站了起来,鼓掌说道:“我听说了你的事情。小伙子,干得不错!” “谢谢。”林阳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嘛……”医生的话锋突然一转:“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可不要这么冲动。你这次运气好成功了,下次可不见得会有同样的好运!英雄,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呃……好吧,我知道了。”林阳知道这医生是出于一片好心,所以并不觉得他多事,反而还发自内心、真诚的又说了声:“谢谢。” 和这个医生告别后,林阳并没有急着离开医院回学校,而是到了秦妙儿入住的精神科重症监护室看了下她的情况,并记住了这个重症病房的位置,然后才跟守在这里的老师、同学一一告别,走出了华西大学附属医院。 而就在他刚刚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提着一袋水果和营养品的文晓琪,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出来:“林阳,你怎么走了?不留在医院里面观察一段时间吗?” 原来,在林阳接受全身检查的时候,文晓琪便离开医院,在附近的商店里面买了些水果和营养品。可是,当她提着这些东西返回医院的时候,却从医生口中获知林阳已经走了,便赶紧追了出来。 还好,林阳去精神科重症监护室看望秦妙儿花了些时间。不然,她就只有一路追到医学院去了。 “医生说我身体很健康,肩膀上的伤也不重,只需要隔天来换次药就可以了。”林阳回答道。 “没有大碍就好。”文晓琪这才松了口气,放下心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今天你好心来看我,却闹出了这样一档子事情。如果你因此受伤,那我可就太过意不去了。”随后,她将手中提着的那袋水果、营养品冲林阳一举:“拿着,给你的。” “我又没什么大碍,这些东西还是你留着吃吧。”林阳急忙摆手拒绝。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干嘛扭扭捏捏跟个女人一样啊?要知道,这些东西,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送给你的。我们那栋宿舍楼里,有很多人对你今天的表现都极为钦佩仰慕。所以,大家伙凑了一笔钱给你买的这些东西。要不然,仅凭我一个人那微弱的生活费,给你买点儿水果还行,这么些昂贵的营养品可是买不起的。”文晓琪不由分说,将这一大口袋的东西硬塞进了林阳手里。 随后,她又笑着说:“喔,对了,大伙儿还说,你是我们7F宿舍楼的英雄,以后欢迎你常来玩。甚至还有好些人表示,想要跟你处朋友呢。哎,我说,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 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直用余光在偷瞄林阳,俏脸儿微微泛红,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下一篇   第四十章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