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屌,真的是太屌了! - 妙医圣手

第三十五章屌,真的是太屌了!

候在旁边的秦祥,早已经是满心困惑了。此刻听到马文博的话,忙问道:“怎么,这方子难道很珍贵吗?我看它的配伍组成,似乎没有什么奇特的啊……” “你没有看出这道方子的奥妙,说明你的能力还不够。”王士祯抬起头来,语气严肃的说道:“你呀,可不能够骄傲自满固步自封。有时间的话,还是要多看些书才行!这道方子,乍一看,好像只是以十全大补汤加减而成,很普通。但实际上,它却是一道失传多年,有着‘气阎罗’绰号的救命良方——续命回魂汤!” “续命回魂汤?”秦祥眉头微皱,小声念叨着这个名字,却依然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你没有听说过也属正常。”马文博在这个时候开口,替秦祥化解尴尬,也是在向他讲述这道方子的源来:“这方子,收录在明朝一部名为《辽东医案百鉴》的书里。作者已经不可考,只知道是一位祖籍浙西的士子。在这部医书中记载的,大多都是关于外伤、冻伤的治疗方案。由此可见,这位士子,很有可能是在辽东军方任职。因为明朝时期的辽东,时常与蒙古部落以及诸多小部落征战,刀剑外伤和冻伤是最为常见的……” 王士祯接过话题说道:“因为年代久远,再加上战乱和改朝换代等缘由,《辽东医案百鉴》大部分内容都已经遗失,流传下来的一些医案、方剂,也称不上出奇,所以一直名声不显,不被世人所知。然而,这道续命回魂汤却是个例外。按照《辽东医案百鉴》一书中所言,这方子有‘肉白骨、活死人’的神效。当然,这种说法肯定是有夸张的成分,但也不难看出,它的确是有着很好的效果。要不然,那书里面也不可能留下‘于辽东之地,活人无数’的字句了。可惜,这续命回魂汤流传下来的只是一个残方,后人多想要修复补全,却一直没能够成功……” “残方?”秦祥不禁有些怀疑:“这人留下的方子,也是一道残方。会不会,他只是把续命回魂汤的残方搬来盗用?” 马文博朝他招了招手:“小秦,你过来看,这电脑上面显示的,正是流传下来的续命回魂汤残方,它和这道残方,虽然大部分药物一致,可还是有几味药物不同。尤其是,多出了见血飞和补血草这两味药!” 秦祥凑到笔记本电脑前一看,果然,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那道方子,与林阳交给他的方子,有许多不同之处。 “虽然还不能够肯定,送来药方的那人,是否真的拥有续命回魂汤的整方。但是,就补上的见血飞和补血草这两味药,便不难看出,他手中的那道方子,绝对比流传下来的残方要更加完整!见血飞……补血草……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在续命回魂汤的残方里面加入这两味药物呢?妙,这两味药用的是真妙!”王士祯摇头晃脑,神情很是陶醉,就像是吃到了美味的老饕,品到了佳酿的酒鬼一般。 对于醉心医术的王士祯来说,还有什么事情,比创出新方、补全古方更为美妙呢? “是啊,这两味药,用在这道方子里面,的确是堪称神来之笔!”马文博在赞叹了两句后,急切询问道:“小秦,我问你,给你这道残方的人,长什么模样?” “长什么模样?”秦祥闻言一愣,不明白马文博为什么会对那人的容貌感兴趣。但他没有多问,一边回忆,一边将一叶障目符作用下林阳的模样给描述了起来。 “是他!肯定是他!一定是他!”听完了秦祥的描述后,马文博双眼冒光,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秦祥双肩,猛烈摇晃着催问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有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说啊,你快说啊!” “马老,您别摇了,再摇的话,我就要断气了……”秦祥被摇的脸都白了,根本没法回答马文博的问题,只是勉强从牙缝里面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马文博这才松开了手,不好意思地说:“呃,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秦祥不停喘息,以此来缓过劲。 “我都没摇你了,怎么还不说?你倒是说啊,快点说啊……”马文博显得很着急,连声催促道,并且还摆出了一副又要抓着秦祥摇晃的架势。 这一幕,让旁边的王士祯很纳闷:“老马,你怎么会对这个人如此感兴趣?” 马文博回答道:“我怀疑,这个拿出续命回魂汤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之前我对你提到过的那个人!” 王士祯大吃一惊,忙问道:“就是那个能够随心所欲施展灵蛇化龙针法,治好了血汗症这种疑难杂症的神秘医生?” 自从陈诗文去世后,灵蛇化龙针法也就随之失传。虽然说,陈诗文的几个弟子,甚至包括马文博在内,都有学过灵蛇化龙针法。但是因为天赋等种种原因,他们并没有将这套神奇灵蛇化龙针法练到炉火纯青随心所欲。虽然能够勉力使用,却并未掌握其神髓。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看到、听说有人能够将灵蛇化龙针法施展的炉火纯青时,马文博和王士祯等人的表现,才会是如此震惊和激动。 一直致力于中医发展的他们,可不希望有着神奇疗效的灵蛇化龙针法,就这样随着陈诗文的去世而失传! “没错,就是他。”马文博点了点头,兴奋地说道:“刚开始看到这张处方签上面的字迹,我就已经有了怀疑。现在听了小秦的描述,我就越发肯定是他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迷惑:“我记得,陈诗文在活着的时候,也曾研究过续命回魂汤的残方。在他去世前两月,我还从他的口中获知,针对续命回魂汤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进展……老王,你说,那人送来的方子,会不会跟陈诗文有关系?” “说不准啊。”王士祯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关联,摇了摇头后,讲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既然那人也会灵蛇化龙针法,说不定真是和陈诗文有些关系呢。但依我看,他不大可能是陈诗文的后辈。毕竟,血汗症这种极为罕见的疑难杂症,就算是陈诗文亲临,也不见得能够治好。由此可见,他的医术,应该是和陈诗文差不多,甚至还在陈诗文之上……” 说到这里,王士祯将目光投向了秦祥,问道:“那人留下的联系方式呢?” 马文博也回过了神来,忙催促道:“对,对,赶紧将联系方式说出来。” 生怕马文博再度摇晃自己的秦祥,急忙说道:“老师,马老,你们看处方签的背面。那里,可不正写着姓名和联系方式吗?” 经过提醒,马文博和王士祯方才发现处方签背面也有字。 之前,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方子内容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其它地方的情况。 “姬阴?这个姓名倒是很少见啊……咦,这留的是什么?电子邮箱?为什么没有留下电话号码?”看到了处方签背面留下的信息,马文博和王士祯两人都愣住了。 “我也有问过这位姬先生,为什么不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可他却说,用这个电子邮箱能够联络到他……”秦祥这会儿很是后悔,如果能够早点儿看出这张方子的珍贵,他说什么也要让那个叫做姬阴的家伙留下电话号码啊。 “不管了,电子邮箱就电子邮箱吧。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快联系上这位姬先生!”短暂的惊愕过后,王士祯回过神来,一边打开网页登陆电子邮箱,一边说道:“既然他懂得‘灵蛇化龙针法’,又能够治好血汗症,那么有着神奇疗效的续命回魂汤,也极可能被他给补全了!这样一道有着极佳益气补血功效的方子,如果能够研发成药剂用于临床,必然能够拯救很多大出血的病人!同样,也能够缓解很多病人术后的痛苦!” “没错。”听到这番话,马文博也回过了神来,急忙说道:“不行,这方子,我们医院要了!老王,你让开,让我给这位姬先生发邮件!” “凭什么让你?”王士祯霸着电脑不肯退让:“你们医院又没有下属药品研究机构和药厂,方子给你们也没用啊!再说了,人家姬先生是来百草堂找的我,不是找的你马文博,你就别在这里瞎凑热闹了!” “我们医院是没有药品研究机构和药厂,但是别忘了,我们医院是华西大学附属医院。华西大学医学院那边,有的是药品研究机构!这方子给了我们,才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出其作用来!”马文博见抢不到电脑,干脆不抢了,从兜里面掏出了手机,一边摆弄,一边哼哼着说:“别以为你霸着电脑,我就没有办法了。我的手机,照样能够收发邮件。咱们公平竞争,各凭本事,看姬先生最终会选择跟谁来合作!” 陈诗文去世后,马文博就成了华西大学附属医院里面仅存的两个中医权威之一。他说的话,不仅在医院里面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样在医学院那边,也很有分量。 “公平竞争就公平竞争,谁怕谁呀?反正我有信心,姬先生最终肯定是会选择跟我合作的!”王士祯头也不抬地说,信心十足。 看着两位锦官城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为了这么一张残方吵嘴甚至差点儿要打起来,秦祥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那个叫做姬阴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啊?随随便便抛出一张方子,居然就能够让两位享誉国内外的中医大家争吵成这样…… **! 真的是太**了! 大丈夫当如是也! 秦祥感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