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院长的小师叔 - 妙医圣手

第三十四章 院长的小师叔

“噗……”林阳将刚刚才喝到嘴巴里面的水全都给喷了出来,并被呛得连声咳嗽。 因为距离主席台很近,所以林阳的这个反应,被丁国华清楚看到了眼里。 不过,丁国华脾气很好,涵养也非常高,不仅没有因为林阳的失礼反应生气,反而还关切的询问道:“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林阳一边咳嗽,一边回答道:“没事,没事,喝水被呛到了。” “最近的天气是有些闷热,但喝水也不能够太着急。要是呛到了气管里面,会很难受的,以后你可得多加小心。要知道,这喝水,其实跟学习一样,都是不能浮躁、不能着急的……” 丁国华不愧是医学院院长,居然就拿这个意外事件开了头,向医学院的新生们,讲起了有关学习态度的话题。 不过,丁国华虽然没有因为此事生气,可有人却感觉很不爽。 这个人,就是中医系的系主任冯惠。 在冯惠看来,林阳刚才那个举动极为失礼,让她在几位院长和同事们面前丢了颜面。 “又是一个惹祸精!” 虽然冯惠不至于因此就记恨上林阳,却在心里面留下了个不好的印象。 林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冯惠给贴上了坏学生的标签,这会儿的他,犹自还在为陈诗文刚才说的那句话震惊。 丁国华院长居然是陈老的徒孙? 我虽然没有被陈老正式收入门墙,但也算是他的关门弟子了。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成了丁国华院长的小师叔? 医学院院长的小师叔……这身份,可真他妈的**! 在短暂的暗爽过后,林阳很快恢复了理智。 医学院丁院长小师叔的身份的确很**,但这个身份却不可能亮出来用。 毕竟,他总不能够跑到丁国华面前去说:“我是你师公在死后收的关门弟子,按照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小师叔。来吧,乖师侄,赶紧叫一声来听听。” 这样做,不被丁国华当成疯子轰走才怪!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如果将灵蛇化龙针法亮出来的话,别说是丁国华,就算是陈诗文的那六位徒弟,也会承认他的身份。 不过,林阳并不打算那样做,至少现在不会。 在没有足够自保实力之前,低调,方才是王道。 更何况,他来医学院的目地,是学习医术找出一个唤醒孙晓筠的方法,可不是来耍身份摆架子作威作福。 所以,丁国华小师叔的身份,林阳藏在心底并不打算曝光。 但不管怎么说,能够成为医学院院长的小师叔……就算是不能够见光的那种,也是很爽的了。 就在主席台上院长、老师们滔滔不绝,主席台下新生们昏昏欲睡的时候,位于皇城广场的百草堂中,走进了两位身材健硕、精神抖擞的老者。 瞧见这两位老人,秦祥急忙放下了手中捧着的那本《明清名医医案精华》一书,起身相迎,恭敬问候道:“老师,您回来了。马老,好久不见,您的风采依旧不减啊。” 这两位老者,正是百草堂的主人王士祯,和他的好朋友、华西大学附属医院中医科的副主任马文博。 王士祯今天就是和马文博等几位老朋友聚会,这不,聚会完了后,他就邀请马文博到了自己的百草堂里来继续聊聊。 看着秦祥,马文博笑着点点头:“小秦,听说你最近发表在英国《柳叶刀》杂志上面的那篇论文,在欧洲那边获得了不小的反响?恭喜呀!你这篇论文,也算是给咱们中医挣了几分脸面,让那些老外开了眼。” “都是老师教导的好。”秦祥一点儿也不骄傲,表现的很谦虚:“要是没有老师的指点,我也写不出那篇论文来。” “那篇论文是你自己的功劳,我可没有出力。”王士祯摇了摇头,不肯居功。在勉励了自己爱徒几句后,又冲马文博说道:“老马,你可不要太夸他。不然,我就要担心他的尾巴会翘上天了。” “得了吧,你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徒弟的性格?要说别人会因此而骄傲,我信。但就秦祥这性格,会骄傲才怪了。”马文博哑然失笑。 王士祯也笑了起来,他知道马文博这话说的在理。只是出于对爱徒的关心和鞭策,他怎么也得出言敲打一下。 请马文博到内堂里坐下后,立刻有人奉上香茗。王士祯端着茶品了一口后,方才冲候在一旁的徒弟问道:“秦祥,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医馆里面,没什么事情吧?” “为老师效劳,本来就是我应尽的本分。”秦祥恭敬地回答道:“今天跟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喔,对了,上午的时候,有人拿了张古方来,想要跟老师您合作。” “古方?你看过那张方子没?感觉怎么样?”看得出来,王士祯对此事并不上心。毕竟在最近这几年里,他遇到了太多拿着所谓‘古方’行骗的人。 秦祥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没什么奇特之处,就是以‘十全大补汤’加减而成。只是,配伍这张方子的人,应该对中草药有一定研究。在方子里面,用上了‘见血飞’和‘补血草’这两味不常见的药材。” “既然没什么特殊,那我也就没必要再看了。”对自己这位爱徒的实力,王士祯还是很信任的。既然秦祥都说那方子没什么奇特的,他也就不打算浪费时间去看。毕竟,他和马文博还有许多事情要讨论呢。 “那张方子上面居然用到了见血飞和补血草?有点儿意思……”和王士祯不同,马文博没有过被假冒伪劣古方纠缠的经历。所以,他对秦祥口中的这张古方,还是很有兴趣的。“小秦,那张古方可有留下来?拿来给我看看。” “那人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残方,我这就去拿。”秦祥转身走出内堂,片刻后,将林阳留下的那张处方签拿了回来,呈交到了马文博的手里。 马文博首先关注到的,是处方签上面的瘦金字体。 林阳的字,是从小跟着爷爷刻苦练习来的。虽然还没有达到大乘境界,却也有了几分宋徽宗的风骨神韵。 “好字。”马文博也是一个识货的人,见到这一手漂亮的瘦金字体,不禁脱口赞道。 秦祥点了点头,他虽然认为这张处方的内容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手字,确实是写得很不错。 “咦……”大略的扫了一遍后,马文博眉头微挑,面露讶色:“这字看上去有些眼熟,难道……难道是他?” 当初林阳给文晓琪开的那张调养方子,马文博也曾看到过。所以,他此刻会认出林阳的字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他是谁?难道这张方子的主人,是老马你认识的人?”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王士祯一边问,一边凑了过来看这张处方。 在粗略的看了一遍处方上面罗列出来的种种药物后,王士祯微微摇头,张口就想要说‘这方子没什么特殊的’。然而,话到嘴边却又止住了。因为他在这一刻猛地发现,这张看似普通、看似没什么稀奇的方子,似乎并不简单。 于是,他没有再说话,而是跟着马文博一起,盯着这张处方签皱眉沉思。 内堂里这诡异的一幕,让秦祥很是惊讶和困惑:“老师和马老是怎么了?难道这张方子其实并不简单?可我并没有看出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这种诡异的气氛和古怪的状态,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虽然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思考琢磨,但王士祯和马文博皱起的眉头,却并没有舒展开,反而还越皱越紧。 在吐出了一口浊气后,王士祯一边活动着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状态而僵硬的脖子,一边问道:“老马,你怎么看?” 马文博没有急着表态,而是说:“你的电脑在哪里?我需要上网查阅些资料。” 王士祯起身打开旁边的柜子,从中拿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好,我也需要查阅些资料。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你我要查阅的资料应该都是相同的。” 马文博点了点头,显然是看法一致。 等到笔记本电脑启动,王士祯点开浏览器,娴熟的输入一串地址,敲下了回车键。 短暂的等待后,一个资料库类型的网站弹了出来。 在这个网站里面,存储着古往今来的各种医学类典籍。单论查询资料的话,在这里查,远比在图书馆里面抱着书籍逐行逐字看,要方便容易得多。 说起来,这个网站跟林阳还有些关系——它是陈诗文的一个弟子建立起来的。 王士祯和马文博都是这个网站的常客,很快就通过搜索引擎,找出了自己想要的资料。 两颗脑袋凑在不大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屏前,连眼都不带眨,看的很是认真。 又过了半个小时,马文博才收回目光,端起放在一旁的茶,也不管那茶水早已经凉透了,仰头一口喝干,兴奋地说道:“没想到呀没想到,这道方子居然会重现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