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脑壳有包 - 妙医圣手

第二十九章脑壳有包

林阳很好奇:“是什么办法?先申明,抢银行之类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可不做!” 陈诗文乐了:“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想去抢银行也不可能啊,真当自己是超人钢铁侠啊?” 玩笑过后,他正色道:“我这里,有一个名为‘续命回魂汤’的方子。本来是一个残缺不全的明代古方,我花了数年的时间,查阅了多部医科典籍,终于将它遗失的药物补齐。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曾对它的效果做过临床测试,发现它有着极佳的回气生血效果!对于大出血的危重病人,又或者是手术后恢复期的病人,都适用并且效果不错。本来我是打算找一家药厂合作,将‘续命回魂汤’量产投入临床使用的。可惜,我还没来得及联系药厂,就因为心脏病突发死了……” 听了陈诗文的这番讲述,林阳对续命回魂汤充满了兴趣。 连华西天针都说好、甚至不惜耗费数年时间去研究的方子,价值又怎么可能会低? 但很快,他就又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他在考虑,该跟哪家药厂合作,又该怎么联系上对方。 作为一个医学系新生,他根本就没有药厂这方面的关系。而且他想要合作的,是一个有良心、重信誉的药厂。毕竟,作为治病救人的药物,出不得一点差错。他可不希望药厂方面因为利润空间而偷工减料,最后生产出一批疗效大打折扣的残次品来。 那样的做法,不仅是在败坏中医中药的名头,也是在谋财害命! 虽然林阳没有道出心中所虑,但陈诗文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微微一笑后,他说道:“如果主公没有合适的合作对象,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在锦官城的滨江区,天府广场附近,有一个名为‘百草堂’的医馆。这个医馆的主人姓王,叫王士祯。他是医学世家出身,也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不仅在温病学方面有着极高造诣,医德医风上面也是一等一的。除了这个医馆之外,他还经营着一家药厂,素以严谨质高著称。将续命回魂汤的方子交给他,你尽可放心。” “百草堂,王士祯?”林阳将这两个名字念叨了几遍后,点头道:“既然是陈老先生你介绍的,那么这人肯定值得信赖。行,就找他合作了!” 随后,陈诗文将续命回魂汤需要用到的药材和剂量告诉给了林阳,并且还为他详细讲解了一下这样配伍的原因和效果。 在把续命回魂汤背记的烂熟后,林阳将神识退出了玉山。 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雄伯印章,林阳觉得应该将它保管好才行,要是不小心搞丢,那就真要后悔死了。 于是,他从书桌下的抽屉中,翻出了一根黑色的绳子,紧紧系在了雄伯印章上面,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别说,碧绿色的雄伯印章搭配黑色的绳子,还真有那么点儿时尚吊坠的感觉。 做完了这件事情后,林阳再度取出几张黄纸铺在了书桌上。 他这是要画傍身用的符。 不过,在将黄纸铺好后,林阳却没有急着提笔,而是让神识进入到了玉简里,在浩瀚如烟的书海中,翻阅他目前能够使用的符箓。 因为魂力还很弱小,所以他当前能够使用的符箓并不多。这其中,大部分都还是半巫半医类的祝由科符箓。 祝由科符箓拿来治病救人还行,用来傍身,可就没有那个效果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一番寻找后,林阳终于是找到了一张可以用来傍身的符箓——收录在《九幽符书》第一页,名为‘清风符’的符箓。 顾名思意,这是一种能够操控风的符箓。 风,无色无形,不仅可以用来进攻,也可以拿来防守。最为关键的是,风虽然能够感觉到,但却看不见抓不着,不像别的术法,容易引起旁人的察觉怀疑。 对林阳来说,这清风符,还真是目前再合适不过的护身符。 事不宜迟,他立刻按照《九幽符书》一书中的记载,画起了清风符。 在失败了十七次后,林阳成功画出了五张清风符。 除此之外,他还从刘湘丞养的那盆百合花中摘下了一片叶子,画了张一叶障目符。 他体内的魂力,再一次被压榨干净。 用朱砂黄纸画符,耗费的魂力虽然不多,但架不住一次画这么多。更何况,在画清风符和一叶障目符之前,他炼玉山已经消耗了不少的魂力。 将六张符贴身放好后,林阳又把书桌上面的朱砂、黄纸等物全都给收了起来,用黑色塑料袋裹好藏到了床底下,这才重新躺到了床上。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到了这个点,林阳也没心情再睡了,干脆是默念《东岳黄泉经》修炼了起来。 三个小时后,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宿舍,林阳也随之睁开了眼睛。 虽然一夜未眠,但三个小时的修炼,却让他神清气爽,没有半点倦意。 就在他起床的时候,宿舍里面其余三人也纷纷睁开了眼睛。 “这一觉睡的可真舒服,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睡得这样香甜了,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充足了电似的,浑身上下精力十足!”刘湘丞一边穿衣服,一边满脸惬意的说道。 “我也睡得很爽。” “我也是。” 马万文和周良同声附和道。 深层睡眠状态,不仅能够让人对强刺激浑然不觉,也可以更好恢复身体的疲惫状态。所以,刘湘丞三人在睡醒后,会有充足了电的感觉,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我虽然精神很好,却感觉脑门有些疼痛。三位哥哥,你没有这样的感觉吗?”周良伸手摸了摸脑门,正好是触碰到了红肿的位置,疼得他叫唤了起来:“哎哟,痛,好痛。怎么回事,我的脑袋上面怎么好像肿了块包起来?” “别说,你脑壳还真有包。”刘湘丞凑近看了眼,疑惑地说:“老幺,你这是怎么搞的?咋睡了一觉起来,脑壳就长包了呢?看这模样,不像是蚊虫叮咬的。难道你昨晚上做了什么怪梦,自己拿手捶打出来的?” “难道真是我自己捶的?可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呢?”周良皱着眉头苦苦回忆,却一点儿收获也没有。 林阳端着洗漱用品快步走向水房,他生怕继续待在宿舍中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洗漱完毕后,林阳回宿舍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就要前往陈诗文给他说的那家百草堂医馆。 “哎,老三,你又要出去啊?可千万别跟前两天一样,一走就是一整天。”马万文放下了手中捧着的那本《中医理论基础学》,叮嘱道:“昨天李哥可是挨个宿舍打了招呼,今天下午系里要开会,每个新生都务必要到场。好像,是跟明天就要开始的军训有关。” 他口中的李哥,就是辅导员*。 *本来是中医系的研究生,兼职做了林阳他们的辅导员。因为年龄相差不大,*和学生们之间往往是以兄弟相称,显得比较亲近。 林阳点头表示明白:“行,我知道了,保证中午之前就赶回来。噢,对了,要是我没能够赶在十二点之前回来,你们可记得要帮我打份饭。” “三哥,你放心吧,打饭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周良开口说道,他这会儿,正拿着一张热毛巾在敷自己额头上的那块包呢。 “对不起啊,兄弟。” 看到他这模样,林阳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周良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纳闷的说:“三哥,你不是应该说谢谢的吗,怎么说上对不起了?用错台词了吧?” “喔,对,是应该说谢谢的。”林阳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含糊的回了一句后,便匆匆离开。 就在他离开宿舍没多久,奚梦瑶来了。 看来,为了能够成功拜得林阳为师,奚梦瑶是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不过今天,她却是开局不利,扑了个空。 “小娘子,我师傅他人呢?”奚梦瑶没有急着进林阳他们宿舍,而是站在门外探头探脑朝里面张望。 她这是汲取了昨天晚上的教训,生怕自己直接闯进去,就会又一次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昨天晚上,她可是担心了一整晚长针眼的事情,甚至连睡觉都不安稳。还好,今天醒来后一切如常,双眼并没有什么不适。 看到美女到访,周良的胖脸上面立刻绽放出了绚丽笑容:“哎哟喂,这不是梦瑶妹子嘛。你来的可真早,但很可惜,三哥他走的更早——在十多分钟前,他就已经出去了。” 这个结果,可是有些出乎奚梦瑶的预料。 “这么早就出去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周良摇头道:“我也没问,想必是在大学城附近找兼职工作吧?最近这几天,他一直在干这事。” 得知了林阳行踪的奚梦瑶,转身就要走。 看到她离去的背影,周良有些不甘心,忙说道:“梦瑶妹子,你就不进来坐会儿吗?虽然三哥他不在,但你周哥我还在啊……” 可惜,奚梦瑶的回答让他很失望,也掐灭了他心头的那团火苗。 “你自个儿坐吧,我可没功夫搭理你。” “伤自尊,真是太伤自尊了。”周良摇头晃脑,神情如怨妇般幽冷落寞:“同样都是男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说起来,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我都要比三哥强,怎么这系花妹纸偏偏就看上了三哥,对我却不理不睬呢?” 马万文听不下去了,吐槽道:“这般不要脸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拜托你照照镜子吧!” “嫉妒,二哥,你这分明就是嫉妒。”周良哼哼着说,自我感觉极佳。 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追出宿舍,将上半身探出楼道栏杆,朝着已经跑到了楼下的奚梦瑶喊道:“梦瑶妹子,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