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是人还是鬼? - 妙医圣手

第二章是人还是鬼?

不仅是眼神,黑猫全身上下的毛也都在这一刻炸立了起来。瘦小的身体还在不住颤抖,仿佛是见到了某种极其可怕的东西。 黑猫的表现,实在反常! 且不说林阳跟它早已经混熟,就算是遇见陌生人感觉害怕,也不该是这种诡异离奇的表现。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只黑猫感觉害怕? 林阳本以为让黑猫感觉害怕的东西就在自己身后,可回头一瞧,身后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再转过头来看着黑猫,林阳的脸上尽是疑惑:“小家伙,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啊?” 话音未落,他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滴答滴答’如水滴落在地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飘了过来。 不是吧,难道我背后真的有东西?可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林阳感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身上瞬间泛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胸膛里面的心脏,更是砰砰乱跳不休。那声音大的如同响鼓,仿佛随时都要破胸而出。 虽然心存恐惧,但林阳很清楚,这个时候更应该保持住冷静才行。 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后,他再度转身回头,想要看明白自己身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借着朦胧月光,林阳看到一个人站在他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宛若妖魔的人。 因为他全身鲜血淋漓,脚下甚至还形成了一汪吓人的血滩。 居然真的有人在我身后! 林阳被这诡异一幕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先前他回头的时候,身后还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怎么此刻就突兀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浑身浴血的人来?而且还离着他这样近,近的触手可及。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林阳强作镇定,开口喝问。 这个浑身浴血的怪人,并没有回答他提出的问题,而是抬起了原本低垂着的脑袋,与他来了个四目相对。 猛然看见这人的眼睛,林阳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寒毛都炸立了起来。 他看过不少人的眼睛,这其中有威严的、凶狠的、狡诈的、贪婪的、温柔的……可从来没有哪一双眼睛,像这人的眼睛一样诡异。 这双眼睛,似乎没有半点感情,给人一种古怪的虚无感,让人不寒而栗。 也就是在和这双虚无眼睛对视的时候,林阳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不受控制了。 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法让自己哪怕是一根小手指动弹。 这种感觉,就像是睡觉时遇到了鬼压床,难受的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描述。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阳额头上面瞬间泛出了一片蒙蒙细汗。 “喵!” 原本倦缩在木柜里的黑猫突然尖叫着蹿了出来,飞快跃到林阳身上,以他的身体为跳板,纵上了旁边围墙,转眼消失不见。 毫无疑问,这只黑猫是被浑身浴血的怪人给吓坏了。 然而,就在它跃到林阳身上的那一刹,竟是让林阳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来不及细想这是怎么一回事的他,抓住机会狠狠一口咬在了自己舌尖。 虽然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但林阳却听过一些传说,知道舌尖处的热血是人体内至阳之物,能破除邪妄。 虽然不能确定这个传说究竟是真是假,但在这个时候,林阳也只能将死马当作活马医来试一试了。 钻心的剧痛与咸甜的血腥味瞬间充满了林阳的口腔,竟真的让那种鬼压床般的古怪感觉一扫而光,精神顿时恢复了不少。 “咦?” 浑身浴血的怪人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虚无的眼瞳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后,他身体歪了两下,张口喷出了一道腥血,竟是朝着旁边栽倒。 此刻的林阳,早已经冷汗淋漓。 气喘吁吁之余,林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离开这条小巷,离着这个浑身浴血的怪人越远越好。 然而,没跑出几步,他又停了下来。 因为在度过了危险后,他心里面便涌起了强烈的好奇,想要搞清楚这个浑身浴血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人也不例外。好奇心只要起来了,便怎么也摁不下去,非要弄个清楚明白不可。再加上,在林阳看来,这个浑身浴血的家伙虽然处处透着诡异古怪,却已经昏迷倒地,应该是没有了危险。 转过身,林阳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这个浑身浴血的怪人身前。 通过近距离观察,林阳发现这人的年纪还真不小。 虽然因为满身血污的缘故,看不清他须发颜色,但从那满脸的褶子,便可以判断出他是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 林阳伸手在这个古怪老者的身上摸了一下,还好,入手是肉质感而非虚无,至少说明了这个老者是活物而非虚无飘渺的鬼魂。 “明明就是个人,干嘛要将自己弄成这样一副鬼样子?还突兀的冒了出来,真想要吓死人不成?嘶……” 在嘟囔吐槽了两句后,林阳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借着月光看见,这个浑身是血的老者身上,竟然遍布伤痕。 这一道道狰狞可怖的伤痕,让老者身上就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有些地方的伤痕,甚至已经深的能够看见血肉下面那森森白骨了。 遭受了这样重、这样可怕的伤,难怪会让老者浑身浴血,如同妖魔一般可怖。 “这样重的伤,比传说中的凌迟之刑还要可怕。这人到底是遇见了什么事情,竟然伤成了这样?” 目瞪口呆之余,林阳倒也没有再浪费时间,俯身一把抱起了这个浑身浴血的老者,拔腿就朝着距离此处最近的华西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跑去。 虽然这个老者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诡异,还将林阳给吓了一大跳,但毕竟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要是就这样放任不管,以老者如此严重的伤势,肯定撑不过今晚。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林阳实在硬不下心见死不救。 到了医院,老者的伤势把急诊科的医护人员都给吓了一大跳。在将他周身的伤痕进行了缝合包扎后,赶紧送入了重症监护室治疗观察。 在这个过程中,林阳忙前忙后,又是交钱办理入院手续,又是取药拿检查报告。 还好,在老者的钱包里面揣着有七百多块钱。不然就靠林阳兜里仅剩的那么点钱,还真凑不够治疗费和住院费。 不过,凭这一千多块钱,肯定也不够用。等到明天天亮后,还得想办法联系上老者家人才行。 甭管怎样,今天晚上,林阳是没有办法回医学院宿舍了。 一直忙到深夜十二点多,林阳才将各种杂事处理妥当。随后,他跑到医生值班室里借了本《植物人临床与基础研究》,坐在老者的病床旁边翻看。 或许是因为太累,没看几页书,他便趴在病床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当阳光穿过重症监护室的窗帘透射进来时,林阳也从睡梦中苏醒。 就在他刚刚直起身,准备伸个懒腰的时候,却猛地看见了一双饱含审视目光的眼睛,于近到咫尺的前方盯着他看。 这双眼睛里面,尽是虚无。 林阳顿时睡意全无,心头猛地窜起一股寒意,急忙将身子向后仰,想要拉开与这双虚无眼睛的距离。 “是你,把我送到医院里面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有力的声音,出现在了重症监护室里。 伴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那双诡异的眼睛也在瞬间恢复正常,再也没有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虚无感。 “没错,是我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冷静下来的林阳回答道,同时好奇打量了坐在病床上的老者一眼。 按理说,以老者昨晚上那遍体鳞伤的危重情况,这会儿应该还处在危险期昏迷不醒才对。可是现在,他不但醒了,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目光炯炯的模样,哪里像是一个身负重伤的垂危患者? 而且,就老者此刻的模样来看,应该还是苏醒了有好一会儿的功夫。因为林阳昨晚上从医生值班室里借来的那本《植物人临床与基础研究》,正被他捧在手中,已经翻看了好些页。 “有件事情,我很纳闷。”老者将《植物人临床与基础研究》这本书合上,随手放在了病床旁边的柜子上,旋即紧盯着林阳的眼睛,语声低缓的说道:“昨天晚上,你应该是被我的模样给吓坏了吧?怎么非但没有跑走,反而还将我给送到这医院里面来了呢?” 你也知道昨天晚上自己的模样很吓人啊?总算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幸亏是遇到了我,要是碰见一个胆小的人,只怕当场就被吓昏过去了,又怎会把你送到医院里面来? 林阳在心里面腹诽了几句后,回答道:“没错,你昨天晚上的模样是很可怕。但我要是就那么跑走,你肯定得横尸街头。见死不救这种事情,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下一篇   第三章魂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