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梦游症患者? - 妙医圣手

第二十七章 梦游症患者?

收敛起心神后,林阳再次提起了那支紫狼毫笔。 还好,刚才的那场变故并没有惊醒宿舍里面的其余三人,否则,他还真没办法解释。 因为之前已经画过了几次符,林阳这会儿也算是轻车熟路。仅仅只失败了两次,便成功画出了一张沉睡符来。 放下紫狼毫笔,林阳将沉睡符夹在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同时将一缕魂力注入到了其中。 沉睡符上面的符文图案瞬间被激活。 一缕幽蓝色的火焰出现在沉睡符上,让黄色符纸燃烧了起来。 这火焰没有半点暖意,有的只是彻骨阴寒。 正是魂火。 伴随着魂火的燃烧,一股沁人心脾、如檀香般的香味,从沉睡符中散发了出来,并在顷刻间扩散布满了整个407寝室。 等到沉睡符彻底燃烧完毕,化成了灰烬后,林阳迈步走到了周亮的床旁,伸手在他的脑门上面用力一弹。 “咚” 周亮的脑门上面顿时泛起了一片红晕,并隐隐有些轻微的肿胀迹象。 正常情况下,遭受到这样的强刺激,就算睡的再香也会被惊醒。 可是现在,周亮却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仿佛林阳刚才弹得根本就不是他的脑门一般。 鼾声依旧。 这正是进入了深度沉睡状态的表现。 “真的有效,而且效果还不错。”试验结果让林阳很满意:“祝由术果然很神奇,以后在没有麻醉药又需要做麻醉术的情况下,倒是可以用这种方法来代替一下。” 在确定了沉睡符真的有效后,林阳没有再浪费时间,立刻转身回到了书桌旁,将贴身藏着的那枚雄伯印章给拿了出来。 他先是用一张黄纸将雄伯印章给包在了里面,然后提起紫狼毫笔沾了朱砂汁,全神贯注的在黄纸上面画起了符文。 这道符文不算复杂,很快便完成。 在林阳提起笔的瞬间,包着雄伯印章的黄纸上面,突然爆发出了一道红黄相杂的光芒。 紧接着,黄纸无火自然,并在短短一两秒钟过后,彻底烧成了灰烬。 灰烬没有散落,而是被吸入了雄伯印章里。 先前林阳画在黄纸上面的那道符文,竟是神奇的出现在了印章深处。 朱红色的符文,就好像是生长在这块翡翠中。红绿相映的色彩,美的令人惊叹。 林阳这会儿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欣赏美丽,感叹神奇。 因为,炼玉山才刚刚开始,他可不能分心。 林阳又取了一张黄纸包在雄伯印章上面,继续起了跟先前一样的步骤。只是此刻画下的这道符文,与之前的那道不同而已。 他就这样重复着相同的步骤,画着不同的符文。 当重复到了第二十一次的时候,追出去的陈诗文折返了回来。 看到林阳全神贯注,一遍遍的重复着画符、烧符的过程,陈诗文虽然心中很是好奇,但却没有上前打扰,反而还飘浮在了宿舍上空,替他警戒起了四周的情况。 时间就在这枯燥的反复中,飞快流逝。 在耗费了三个多钟头,将九九八十一道符文全都给‘烧’进了雄伯印章里后,早已经是满头大汗的林阳,这才放下了手中的那支紫狼毫笔。 和普通的画符不同,这八十一道符文必须一次成功,出不得半点错误。一旦出错,便前功尽弃。 也正是这个缘故,林阳才会全神贯注,耗费了极多的精神和体力。 此刻,在结束了画符后,他不仅手腕酸痛,两侧太阳穴也是刺痛不已,难受的让他直咧嘴。 既便如此,他也没有休息。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在‘玉山’没有彻底炼好之前,都是不能够松懈的。任何一个细小的疏忽错误,都有可能导致失败。 如果是在以前,失败了也无所谓,重新找块好玉来炼就行了。 但是现在,对于囊中羞涩的林阳来说,如果这次失败了,就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够再买到一块好玉。 更何况,还是一块蕴含着灵气的玉。 所以,林阳不能失败的,也失败不起! 他必须要全力以赴! 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有些紊乱的呼吸,林阳开始了炼玉山的第二步。 他双手结出一个法印,低声念诵起了咒语。 在蕴含着奇特韵律的咒语声中,摆放在书桌上面的那枚雄伯印章,竟是缓慢自转着悬浮了起来。 三道熊熊燃烧着的魂火,出现在了林阳的头顶和双肩。 随着林阳双手法印的变化,三道魂火各自分出一缕,射向了雄伯印章,将其笼罩在了幽蓝色的小型火海里。 在没有一丝热量、甚至极为阴寒的魂火煅烧下,雄伯印章里面那八十一道清晰可见的朱红色符文,渐渐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座巍峨高山的图案。 紧接着,耀眼的朱红色光芒,从高山图案中绽放了出来。 幸运的是,这光芒来得快去得也快,并没有将附近几个宿舍里熟睡的人惊醒。 在朱红色光芒消失后,翡翠里面的那座高山图案也随之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雄伯印章,又恢复到了最开初的模样。 只是,在印章底部,却多出了一个大篆的‘魂’字来。 而这,倒也是让它坐实了‘印章’的名头。 从开始到结束,炼玉山就像是画了一个圆圈,终点和起点都在一起。 这玉山的炼化过程里,竟也蕴藏着天道自然的玄机。 看来,这天道,果真是无处不在。 收回魂火后,林阳吐出了一口浊气。 “结束了吗?”飘浮在半空中的陈诗文,直到此刻方才开口。 “结束了。”林阳点点头,提起放在墙角处的暖壶,朝自己的水杯里面倒了满满一杯水,仰头‘咕噜噜’一口喝干,随后便瘫坐在了椅子上面直喘气。 炼玉山带来的疲惫,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过,在疲惫的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魂力,有了些许增强。 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在林阳休息的时候,陈诗文没有闲着,讲起了自己刚才追出去后的发现。 “我在追出去后,一直跟踪那女子到了艺术学院。她奔走的速度虽然很快,却脚踏实地,并不像鬼魂这般飘浮飞行。沿途中,我不仅看到了她的影子,还看到了她留下的好些脚印。最后,我看到她跑进了艺术学院A8宿舍楼。因为离玉简太远,我没有跟着进去……” 作为鬼士,陈诗文虽然能够离开寄体活动,但却有着一定的范围限制。当然,随着他修为加深实力增强,这范围也是能够逐渐扩大的。 林阳在心头回想了一下先前那个女子的模样,实在有些难以相信,诡异古怪到了那般地步的女子,居然是人非鬼:“既然她是人,怎么搞得跟鬼一样,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阴冷诡异的气息?” “虽然对这个女子观察的时间不长,但我可以确定,她是一个梦游症患者。正是因为处在无意识的梦游状态,所以她的行为看上去很诡异古怪。”讲到这里,陈诗文眉头一皱,面露疑惑的说:“不过有件事情很奇怪,我从她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鬼气……” “你说什么?鬼气?”林阳闻言一惊:“怎么可能!鬼气这玩意儿,只可能出现在鬼魂身上。如果是活人的话,身上绝对不会有鬼气存在。陈老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 陈诗文显得犹豫不确定:“在我刚追出去的时候,感觉她身上好像是有一股很微弱的鬼气存在,但很快就消失了……或许,真的是我搞错了吧。” 摇了摇头,陈诗文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转而说道:“主公,梦游症可是一种很危险的病症。有机会的话,就算不能够给她治疗,也要提醒她一下。” “我知道。”林阳点头答应:“医者父母心,虽然我还没有正式成为医生,但这份心还是有的。” 虽然答应的很爽快,但要提醒那位女子,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总不能够直接跑到人家面前,张嘴就说:“姐们,你有病,有很危险的梦游症。为了避免你在睡着的时候,把别人脑袋当西瓜给切了;避免你在梦见自己成大侠,跑去飞檐走壁结果摔下楼。还是赶紧让我给你瞧瞧,或者去医院里面检查治疗吧……” 真要这样做、这样说的话,不被人吐一口唾沫才怪! 要知道,梦游症跟其它的病不同。如果没有旁人发现提醒的话,患者自身是不可能知晓的。 所以,人家或许压根就认为自己没病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跑去说人家有病,不当你是在咒人才怪! 暂且放下了梦游少女的事情,休息差不多了的林阳,拿起落回到了书桌上的那枚雄伯印章,用手指轻轻摩挲着说:“陈老先生,进去看看吧。这里面,就是你今后居住和修炼的地方了。” “好。”陈诗文点头应道,急不可耐的钻进了雄伯印章。 林阳也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神识跟着他一块儿进去。 虽然见识过了玉简里的异度空间,可魂使居住、修炼的玉山是什么模样,林阳还不清楚。 要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这还是他自己亲手炼出来的第一个玉山呢。 不进去看看的话,怎么能行呢? 很快,林阳的神识就进入到了雄伯印章内,看到了这个名为‘玉山’的须弥世界。 这是一个和藏书玉简里截然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