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是人是鬼? - 妙医圣手

第二十六章是人是鬼?

宿舍里的这场闹剧,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一点方才结束。 眼瞧着马上就要熄灯,林阳四人急忙端起各自的洗漱用品,怪叫着冲进走廊尽头的水房,引来了沿途宿舍的一片笑骂。 就在他们刚刚洗漱完毕返回宿舍时,灯便熄灭了,仿佛是掐准了时间点一般。 对于大二以上已经成为了老油条的学生们来说,熄灯代表着夜生活的开始。点起蜡烛挑灯夜战扑克牌,或者玩手机看小说,甚至发短信烫电话粥秀恩爱都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对于林阳这群刚刚才跨入象牙塔没几天,仍旧还保留着高中青涩气息的大一新生们来说,熄灯,就意味着应该老老实实的上床躺着。 当然,躺是躺上床了,可也不是说睡着就能够睡着的。 于是,宿舍里面长久不变的保留节目——聊天侃大山,就此拉开了序幕。 从美国遭受的恐怖袭击到护理系哪个妹纸更漂亮更温柔,从即将学习的人体解剖学到东尼大木最近又出了什么新教育片……宿舍里睡前会谈的话题从来不会固定,极具跳跃性,当真是天南地北乱侃一通。 当然,在男生宿舍里面,聊最多的话题还是女人。 比如今天晚上,话题就自然而然的集中在了林阳和奚梦瑶这两人身上。 谁让林阳这家伙昨天晚上彻夜不归,谁让奚梦瑶生着一副童颜**萝莉音的极品容貌呢? 这样的八卦,要是不好好八一八的话,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刚开始的时候,林阳还在认真并努力的解释,想要扭转三人不正确的看法。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越是解释,刘湘丞、马万文和周良这三个家伙就越兴奋,越坚信他们那不靠谱的猜测。 即便林阳三令五申表示自己早已经有女朋友了,这三个家伙也全然不在意,甚至还表现的更加钦佩。 这不,周良那个家伙正在嘿嘿的坏笑着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三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不对,你是我们全体男生的偶像!谁不渴望这种风流潇洒的生活啊?” 他这番不靠谱、不负责的话,居然还得到了刘湘丞和马万文的连声附和。 “飘你妹啊……”林阳对这三个家伙算是彻底无语了。 既然解释没有用,懒得再废话的他,干脆伸手拉起被子将脑袋遮住,瓮声瓮气的哼哼道:“睡觉!你们爱怎么讨论怎么讨论吧,我也懒得再多说,反正说了也没有用,你们压根就不会听!” “别呀,再聊会儿,我们重点的问题都还没有问呢……”刘湘丞、马万文和周良三人急忙说道。 可任凭他们怎么说,林阳就是不开口,好像真的是睡着了一般。 林阳当然没有睡着,他的心神进入到了一种不为外力所影响的、静如止水的状态。 快速静心,这是在跨入心斋境后,他得到的诸多好处之一。 宁心静气后,林阳默念《东岳黄泉经》,悄悄修炼了起来。 今天的话题主角林阳都不吭声了,刘湘丞、马万文和周良三人聊了一会儿,就都感觉无趣,纷纷合上了眼睛睡觉。 当时间来到凌晨零点的时候,林阳准时睁开眼睛,结束了修炼。 此刻,宿舍里面其余三人都已经睡着。只有轻微的鼾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回荡。 林阳下了床,轻手轻脚打开属于自己的杂物柜,将下午买到的紫狼毫笔和朱砂、黄纸等物拿了出来。 他先是取了五张黄纸整齐铺在书桌上,然后用温水将朱砂调和成了粘稠状。 幸亏丧葬用品店出售的这些朱砂,都是碾成了细末的。不然,林阳还得找工具费时费力将它们给碾一遍。 等到朱砂汁调好后,林阳提起紫狼毫笔就要画符。 为了避免在炼制玉山的时候,宿舍里面有人突然惊醒坏了他的好事。所以,他准备先画一张‘沉睡符’来用上。 这沉睡符,是林阳当前能用的、为数不多的几种符箓之一。它也是半巫半医的符箓,作用是让十米范围内已经睡着的人,进入到深层睡眠状态,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沉睡状态。 这张符,也是林阳从《祝由科符箓大全》中找到的。 在古代没有麻醉药的时候,真正精通祝由科的医者,往往会选择这种符来催眠病人,以达到类似麻醉的效果,从而进行手术。 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中医就只是一门内科医学。殊不知,在古代,中医外科学同样是取得了很大成就的。甚至,在西方进入工业革命,医学出现了飞速发展之前,中医外科学在多个方面,都是遥遥领先于西方的! 人们最为熟知的、东汉末年的名医华佗,便是中医外科学里的代表性人物。 在《世界医药史》一书中,曾指出阿拉伯人使用的麻药是从中国传过去的,理由就是‘中国名医华佗最精此术’。 而在《三国演义》中,更是有着华佗为关羽刮骨疗伤,要切开曹操的脑袋治疗头风症等故事。 虽然这些,只是罗贯中的小说家言,却也不难看出,华佗在外科学上的造诣极高,甚至有可能已经掌握了开颅手术的技艺。 只可惜,多疑的曹操不相信世界上有开颅手术这种治疗方法,使华佗最终落得个惨死的下场。而他所著的那本《青囊经》,也因为狱吏的胆小怕事被毁,只有极少部分传了下来。若是《青囊经》能够整部传下,中医外科学的发展很可能更进一步、更为辉煌! 不过真要那样的话,沉睡符这种祝由科所用的催眠型符箓,多半也就不会诞生了。因为麻沸散不仅效果比沉睡符强,也更容易使用。 呼出一口浊气后,林阳持笔轻沾了一点朱砂汁,便要挥毫画符。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瘦的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了靠近走廊的那面窗户外。 林阳虽然没有正对着这面窗户,但在完成了锻身塑魂、跨入了心斋境后,他身体的各项感官都得到了极大提升。 他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常,猛然转身,朝着窗外望去。 一个身材高挑,长发齐腰的女子,正站在窗外,窥视着屋内。 虽然光线阴暗,但林阳还是看清楚了这个女子的模样。 她容颜清秀靓丽,可是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上面却是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身穿着一袭黑色小礼裙,在这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显得格外惊悚妖异。 不过,让林阳心头一跳的,却是她的眼睛。 在那双眼睛里面,没有半点情绪,尽是虚无! 这种虚无,林阳在初遇吕文起的时候曾经见到过。 只是,女子眼眸里的虚无,与吕文起又有着几分不同。在这虚无底下,潜藏着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怨恨。 她是谁?是人是鬼?为什么会在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 林阳的脑海里面,涌出了种种疑问。 一男一女,就这么隔着窗户对视。 屋内的气氛,诡异古怪到了极点。 这两天里的种种经历,早已经将林阳的胆量给锤炼了出来。 本来就胆大的他,此刻纵然是面对着一个诡异阴森的女子,却也表现的镇定自若,丝毫不见慌乱。 他放下紫狼毫笔,双手悄悄结出一个法印以作警戒。同时,双目凝视着诡异女子,轻声喝问道:“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他语气虽然严厉,声音却不大,不想惊动宿舍里熟睡的室友。 林阳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轻声喝问的时候,有一抹精光从他的双目中闪过。 这精光中,蕴藏着来自太阳的金乌阳火气息。 女子苍白的脸颊上面突然闪过一抹惊骇,紧接着,她转身就走,速度很快,瞬间消失不见。 林阳虽然惊讶纳闷,但反应速度也不慢,立刻就将陈诗文从暂时寄居的玉简里面给召唤了出来,吩咐道:“陈老先生,麻烦你追出去,看看这女子到底是人是鬼,大半夜跑到这里来想做什么。” “我这就去。”陈诗文拱手应道,没有实体的灵魂穿墙飞出,朝着诡异女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回想起诡异女子那双虚无下藏有怨恨的双眸,林阳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 “不管那个女子是人是鬼,我都得做好应对准备才行……看来,今天晚上除了给陈老先生炼制玉山之外,还得画几张符来傍身了。” 林阳毕竟是刚刚才涉足修行,虽然完成了锻身塑魂,也踏入了心斋境,但体内魂力暂时还很微弱。玉简中记载的绝大部分术法,他都没有资格查看修炼,更不要说使用了。 即便是那些目前已经开放、可以学习的术法,以他体内现有的魂力,也就只能够施展一两次。要是真遇到了紧急情况,明显是不够用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事先绘制好的符箓,便成为了最佳的防身用品。 符箓的威力,来源于它上面绘画出的符文。使用的时候,只需要注入少量的魂力、灵力,便可以将其激活。虽然从威力上来讲,它逊色于术法许多。但是对当前的林阳来说,却是最合适不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