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是成年人!! - 妙医圣手

第二十四章 我是成年人!!

奚梦瑶紧紧跟随在林阳身后,亦步亦趋。 林阳好几次想要甩开她,都没能够奏效,最后也就只能在摇头苦笑中认下了这桩事情。 出了古玩街,林阳大步朝着左侧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台走去。 见此情景,奚梦瑶快走两步赶到林阳身前,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师傅,您这是要回学校吗?我开车送您呀。” “你开车?”林阳闻言一愣。 奚梦瑶猜出了他心中想法,撅着小嘴儿从随身携带的女士挎包里面摸出了一张机动车驾驶证,不满的说道:“师傅,您太看不起人了吧?我可是成年人,有驾照的。” “呃……抱歉。”林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他是真忘记了奚梦瑶的年龄,把她当成了小女孩。谁让她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是极具迷惑色彩,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呢。 “你自个儿回学校吧,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办点事,就不麻烦你了。” 虽然奚梦瑶有车有驾照,但林阳并不想麻烦她。 说实话,林阳这会儿是躲她都来不及,又怎会愿意跟她有过多的交集呢? 当然,如果她不是一心想要拜师,学习林阳压根就不了解的那什么相石术的话,林阳倒是很乐意跟她做朋友。 毕竟,她除了有点儿任性、有点儿呆萌之外,其它方面都还是挺不错的。 见林阳执意要走,奚梦瑶急忙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同时抬起另外一只手指了指公交车站台及其周边等车的汹涌人潮,说道:“师傅,您瞧,这会儿可是挤公交车的高峰期。这么多人,您想要挤上车可不容易,还是我送您吧。” 看着站台附近那支庞大的等公交车队伍,林阳犹豫了。 有没有搞错,这里的人也太多了吧?即便是久负盛名的旅游景点,也不至于有这么多人吧? 想要从如此汹涌的人潮中挤出一条道路冲上公交车,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的士嘛…… 林阳环顾四周,虽然这地方不时有的士驶过,但只要一停下,立刻就是好几个人围了上去。其竞争的激烈程度,一点儿也不比挤公交车低。 短暂的犹豫过后,林阳选择接受现实:“看来,只能麻烦你了。” “不麻烦,一点儿也不麻烦,作为弟子,侍奉师傅本来就是份内的事情。”奚梦瑶笑的很开心。 林阳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师傅’这个称谓,他已经纠正了许多次,可奚梦瑶就是不肯改。到现在,他也懒得再纠正,爱怎么叫怎么叫吧,反正叫了他也不会掉块肉。 奚梦瑶带路,两人很快走进了古玩街旁边的一个地下停车场,坐进了一辆红色的甲壳虫轿车。 发动汽车的时候,奚梦瑶不无炫耀的说道:“师傅,这辆车可是我凭自己本事赚来的。怎么样,还算厉害吧?虽然我在相石上面的造诣没有您高,但多少有些眼力。几次帮人鉴定玉石后,就用得到的佣金买下了这辆车。” 林阳本以为这辆车是奚梦瑶家人买给她的,却没想到居然是她自己赚的。微微一愣后,点头回应道:“的确很厉害。” 这认同是发自内心的,语气很诚恳。 毕竟,很多人在十八岁的时候,都还懵懵懂懂不晓事,更别说是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了。所以,从这点来,奚梦瑶真是个很厉害的姑娘。 “既然您都认可我很厉害了,那就干脆收我为徒吧?”奚梦瑶又将话题转回到了拜师学艺上。 林阳一摊手:“我是真的不懂相石术,就算收你为徒,也教不了你什么东西。” 对于这个回答,奚梦瑶倒也不觉意外。她转过头来,一脸认真的盯着林阳道:“师傅,总有一天,我会用我的诚意感动您,让您收我为徒的!” 这丫头固执的性格倒是和我一样啊…… 苦笑的同时,林阳脑袋里面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颇有些古怪的念头来。 在将车开出了地下停车场,上了马路后,奚梦瑶问道:“师傅,您想要去哪儿?” 林阳的目光在道路两旁搜寻:“看看这附近哪里有文具店和丧葬用品店,我有些东西要买。” 文具店还好,可是那丧葬用品店是怎么回事? 奚梦瑶很纳闷,她本来就是一个藏不住问题的人,当即忙问道:“您去丧葬用品店买什么东西?” “祭祀用品。”林阳回答的很含糊。 “祭祀用品?可现在是九月初,离着清明节还早啊……”奚梦瑶先是一愣,随后就替林阳将这件事情给补圆了:“噢,我明白了,一定是师傅你们家的传统就是在初秋祭祀先祖吧?没想到,师傅您还是一个重传统、重孝道的人,离家求学都还不忘祭祀先祖。” 重孝道? 林阳想起了自己违背父亲意愿,拒绝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就读金融管理学的事情,不由面带苦笑的轻叹了一声:“或许,在我父亲的眼里,我根本就是一个不孝子吧……” 奚梦瑶很想问为什么,可是在看到了林阳脸上的落寞神情后,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有些秘密,别人不愿意说,就最好不要去问。 甲壳虫小轿车里面的气氛,由此陷入了沉默。 奚梦瑶开着车转悠了二十来分钟,在这段时间里面,虽然找到了几个文具店,却都没有买到林阳想要的东西。 林阳要买的东西比较特殊,是一种用山兔毛与黄鼠狼毛合制而成的紫狼毫毛笔。 他要用这种笔来画符。 山兔是一种很聪明、很有灵性的动物,黄鼠狼更是很多民间灵异传说里的主角。由这两种动物的毛合制而成的紫狼毫笔,虽然还谈不上是画符的最佳用品,但却是林阳当前能够找到最适合、最好的符笔了。 “那边还有一家文具店,看上去铺面蛮大的,或许会有师傅您想要的那种毛笔。”奚梦瑶虽然不明白林阳为什么要找山兔毛和黄鼠狼毛合制而成的紫狼毫笔,却还是很用心的在帮他寻找。 不过,就在奚梦瑶准备将车开到新看见的那家文具店时,却被一个骑着警用摩托从对面过来的交警给拦了下来。 等奚梦瑶按照吩咐靠边停车后,交警大步走了过来。敬礼后,他不理奚梦瑶,而是冲林阳说道:“你怎么能够将车交给小孩子开呢?这可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既是对自己生命不负责,也是对别人生命不负责。现在请你下车,出示身份证和机动车驾驶证。” 林阳先是一愣,随后苦笑着说:“警官,我想你恐怕是误会了……” “你说谁是小孩?我可是成年人的好吧!”林阳还没来得及解释,又一次被当成了小孩的奚梦瑶,飞快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从后座拿起挎包将自己的身份证、机动车驾驶证等各种证件全都给拿了出来,一股脑儿塞到交警手中,气鼓鼓的说道:“喏,这些都是我的证件,你自己看吧。哎……算起来,这都是本月的第五次了。我说你们这些警察,难道就不能够长点儿心吗?用不用我每次开车上街,你们都要拦下来检查一回啊?” 看着奚梦瑶那张粉嫩可爱的萝莉面孔,林阳在心里面嘀咕道:“这事儿倒也不能够怪人家警察,谁让你长了一张容易被人误会的娃娃脸呢?你根本就不该开车上路的嘛……” 将所有的证件检查了一遍后,交警又通过对讲机联系上了指挥中心,把奚梦瑶的证件号报了上去核实。 等到确定了所有证件都是真实无误,眼前这位长的跟未成年小女孩一般的奚梦瑶确实是个成年人后,交警将所有证件都还给了她,抬手敬礼,有些尴尬地说道:“抱歉,是我误会了,你们可以走了。” 奚梦瑶却没有急着上车,而是从挎包里面掏出了一张自己的生活照,递给了这位交警:“麻烦你帮个忙,把我这张照片传给你的同事们看看。我可不希望,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呃……好吧,我会把这张照片给同事看。但是,不保证有用。”交警苦笑着将照片收好,随即骑上警用摩托离开。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奚梦瑶的心情没那么快恢复,她撅着小嘴儿不满的嘀咕着:“最烦的,就是这些把我当成小孩子看的人了。哼,不就是长了张娃娃脸嘛,这又不是我想要的。” 林阳没有答话,只是在心头暗笑。 因为停车的地方,距离那家文具店已经没有多远了,所以两人也就没有再开车,而是选择步行走了过去。 一走进文具店,林阳便直奔主题,向销售人员问道:“你们这里有山兔毛与黄鼠狼毛合制而成的紫狼毫笔吗?” 文具店的销售人员愕然一愣:“这种材质的紫狼毫笔,可是不常有的。” 看来这里也没有…… 林阳有些失望,准备转身离去。 然而,销售人员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精神一振:“不过,我们前不久刚好进了一批这种材质的紫狼毫笔,好像还剩了些没有卖完,只是价钱比较贵,要两百块钱一支。” 普通的毛笔,也就几块到几十块钱不等。这两百块一支的紫狼毫笔,的确有些贵。 不过,山兔和黄鼠狼本来就不容易捕捉到。虽然也有人工饲养的,可价钱也比较贵。再加上制笔的工艺、利润空间等等,一支笔卖个两百块,倒也算合理。 “两百就两百吧,麻烦你拿一支给我。”虽然感觉很肉疼,但林阳别无选择,只能掏出两百块来。 他原本就干瘪的钱包,越发消瘦了。 销售人员很快拿出了一支包装精美的毛笔,交到了林阳手中。 “没错,这支笔,的确是由山兔毛与黄鼠狼毛合制而成。”眯着眼睛检查了一番后,林阳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没有买到假冒伪劣产品。 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学习书法,各种材质、各种工艺的毛笔见过不少。所以,在普通人看来没有什么区别的笔毫,他却能够辨认明白。 紫狼毫笔到手后,林阳便前往丧葬用品店买了朱砂、黄纸等物。 这些东西,对于丧葬用品店来说,都是蛮常见的,在一家店里就买齐了,没有像紫狼毫笔那样,经过多处奔波方才买到。 即便这样,等到两人驱车返回大学城,也是傍晚八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