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妹纸,你有病! - 妙医圣手

第二十章妹纸,你有病!

奚家,是蜀地一个以鉴定玉石闻名的家族。据说他们从事玉石鉴定这行,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了,通过数代人坚持不懈的摸索和研究,创出一套切实有效的相石术。 借着这套被业内人神化了的相石术,奚家在玉石鉴赏这一行里面发展成了当之无愧的翘楚大家。 虽然对奚梦瑶的家世、眼力很震惊,但古玩商贩并不愿意因为这放过一单开门生意。 做生意的人,大多都有一个讲究,认为开门第一单生意尤为重要。如果这桩生意出了什么不好的岔子,那么这一天、甚至过后好几天的生意都不会顺利。 古玩商贩干脆不再理会奚梦瑶,直接对正主儿林阳说:“小伙子,你到底要不要这块原石?如果要的话,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这样吧,五百块。你掏五百块钱给我,它就是你的了。要知道,以前曾经有人出价好几千,我都没舍得卖呢……” “噗。”奚梦瑶一点儿面子也不给的笑了:“要真有人出价好几千,你会不卖?你是觉得自己傻呢,还是当我们傻啊?这样没有水准的谎话都能够说得出口,我真是服了你了!” 古玩商贩憋红了脸,他刚才那句话,不过是卖东西时的定式语之一。没想到,竟是被奚梦瑶给抓着嘲笑了一番。 如果奚梦瑶不是奚家的人,连番遭到坏事嘲笑的他,恐怕已经发飙了。现在嘛,他只能忍一口气。因为他清楚,要是得罪了奚家的人,尤其是奚元暝的女儿,那他从今往后就别想在古玩玉石这行里面混了。 如果没有奚梦瑶横插一杠,林阳对五百的价钱无疑会很满意。但是现在,他如果不趁机再压压价的话,可就真的成傻小子冤大头了。 “这位奚小姐都说了,你那就是一块什么都不会有的废石,居然还好意思要价五百……我说,你不会是练快刀出身的吧?” “练快刀?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练过武啊。”古玩商贩显然没有听懂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同样的,奚梦瑶也在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林阳,等待着他的解释。 “这都不懂?练快刀出身的,宰人又狠又快呗。”林阳回答道。 ‘噗嗤’奚梦瑶又一次笑了。 古玩商贩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却依旧嘴硬:“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解开这块石头之前,谁也不敢打包票在这里面到底是有玉还是没玉。什么是赌石?这就是赌石!要是一点儿风险都没有的话,还赌个屁啊,不如直接去珠宝店买成品!” “我承认,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不过,你要的价钱也太高了些……”林阳装出一副被说动了心的模样,略作犹豫后说道:“这样吧,你再便宜点,我就将这块石头买下来赌一把……嗯,我出五十块钱!” “五……五十块?哥们,你不是在玩我吧?” 张口就将价钱砍到了十分之一,我看你丫才是练快刀出身的吧! 古玩商贩在心头腹诽着。 这样低的价钱,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 于是,他和林阳两人,开始就这块石头讨价还价。 旁边的奚梦瑶直皱眉头,神情委实不怎么好看,因为她感觉自己完全是被这两人给忽略掉了。 “真是不识好人心呐……”瞪眼盯着林阳,奚梦瑶心情很不爽:“这人简直就是个榆木脑袋!算了,我也懒得再劝。等他花钱买下这块废石后,直接领他去把这石头解开。等他看到石头里面什么都没有,自然就会后悔没有听我的劝了……” 想象着石头被解开后一无所有,林阳脸上遍布失落神情的场景,奚梦瑶嘴角就忍不住勾了起来,露出一抹可爱至极的笑容:“谁让你不听我的话呢?真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吗?哼,我就让你花钱买一次教训。看以后,你还敢不敢轻视我!”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和林阳是偶遇的路人,以后会不会再碰面都难说。 经过几分钟的讨价还价,林阳总算是跟古玩商贩谈妥了价钱。 最终,他以一百三十块钱买下了这块蕴含有灵气的石头。 付过钱后,林阳拿起石头就要走。 古玩商贩一边将钱揣进兜里,一边喋喋不休:“我们这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成了买卖,如果你解开石头什么都没有,只能怨你自己运气差,可不能够跑来怪我。当然了,如果解开里面有好料的话,我也不会眼红,那都是你的运气。” 他说这话,是不希望林阳在解开石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后,跑来找自己麻烦。 林阳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也不点破,只是笑着回了句:“那是自然。” 蕴含有灵气的石头,里面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宝贝? “等一下。”就在这个时候,沉寂了几分钟没有说话的奚梦瑶,跨步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林阳。“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执意买下了这块废石,那我就让你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玉!走,跟我去附近的玉石加工作坊,找师傅剖开这块石头来看个明白!” “我跟你很熟吗?” 林阳一脸无奈的看着奚梦瑶。 不过他很快又‘咦’了一声,然后专心的打量起了奚梦瑶来,直把奚梦瑶看的后背发麻,这才皱着眉头说了句:“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奚梦瑶有些恼了。 这都什么人啊,自己出于好心想让他认识到错误,他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开口骂人。 “呃……”反应过来自己先前那句话有骂人的歧义,林阳急忙解释道:“小姐,别误会,我不是在骂你,我是说,你真的有病……” “你才是小姐,你才有病!”奚梦瑶的误会非但没有化解,反而还有加重加深的趋势。 见奚梦瑶的表情越来越难看,随时都可能会暴走,林阳也不再解释了,反正这解释是越说越容易让人误解,干脆直接挑明了对方的症状:“你每个月来例假的时候,小腹以及胸部都会胀痛难耐,让你痛不欲生的,没错吧?” “你……” 奚梦瑶的娃娃脸上顿时泛起了一片娇羞的红晕。 她想不明白,自己的这件私密事,连闺蜜都不知道,怎么就被眼前这个傻大个给一口道破了呢?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难道他是一个变态,有在暗地里跟踪偷窥我? 奚梦瑶脸色变幻不定,内心猜测不休。 林阳当然不是什么变态,他之所以能够看出奚梦瑶身上的隐疾,都是因为陈诗文传授给他的那套‘五气观相术’所致。 众所周知,中医看病,讲究一个望闻问切。 而五气观相术,正是望诊里比较高深的一种诊断方法。 不过,林阳毕竟是初学五气观相术,虽然仗着有魂力傍身协助,可距离炉火纯青的境界还是远得很。 这不,陈诗文此刻就在玉简里面,指出了他诊断的不足。 “你能够运用五气观相术,看出这位奚小姐患有气滞血瘀型的痛经症,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但你切勿骄傲,因为你还是有着不足,有着很大的进步空间。至少,你还没有看出,她每个月经期都不准,或是提前或是延后。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她这个月例假,应该过去了三天。但时至今日,仍有余血间或渗出,淋漓不止。而这些症状,也是因为气滞血瘀引起的……” “不是吧,五气观相术还能够看出月经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林阳很是惊讶,他本以为通过五气观相术能够看出一些病情症状就不错了,却没想到,居然连这种女性生理周期都能够看得出来。 陈诗文也不争辩,只是在淡淡一笑后,说道:“你若不相信,大可问问她,看我说的对不对。” 片刻的犹豫过后,林阳满怀期待的问道:“你这个月的例假,是不是刚刚才过去三天?现在仍有经血余淋不止?” 他倒不是在期待奚梦瑶有病,而是在期待五气观相术真的有这种堪称神奇的效果。 “臭流氓!”奚梦瑶黑着脸,从牙缝里面憋出了三个字来。 现在,她已经确定,林阳肯定是个跟踪偷窥她的变态! 要不要报警? 她在心里面考虑着。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仅从奚梦瑶此刻的表现,林阳已然知道了答案。 “没想到五气观相术竟然真的这样神奇……”在惊叹的同时,林阳也坚定了要学好这门望诊方法的决心。毕竟,正确的诊断不仅是治疗的前提条件,同时也是关键要素。 陈诗文不无得意的说道:“五气观相术的神奇远不止这些,等你将它钻研透彻就知道了。” 瞄了眼神色不善的奚梦瑶,林阳暂时按下了激动的心情,急忙解释道:“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变态猥琐男。我是一个医学生,刚才说的那些,都是通过你的面相看出来的。你之所以患上月经病,应该是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使得情志抑郁所致……”

上一篇   第十九章*萝莉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