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灵蛇化龙针法 - 妙医圣手

第十五章灵蛇化龙针法

用锋蛇针点刺放血,算是这套灵蛇针中最简单的一种针刺手法。马文博也能够做到,而且自问可以比林阳做得更好。 林阳虽然从陈诗文那里借到了全部的医术和临床经验,但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刚才他运针点刺以及拔火罐的动作,都略显生疏。 不过,随着点刺放血疗法施展完毕,他对陈诗文的医术和临床经验,也基本掌握,手法不再生疏,变得娴熟了起来。 只可惜,马文博没有注意到这点。他眉头紧锁,在担心着文晓琪的病情。 放血疗法为虎狼之法,在人正气未虚的时候施展,能起到不错的清热解毒、消火降温效果。可是现在,文晓琪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濒临死亡的危险边缘。这套虎狼之法施展出来,稍有不慎,就会危及到文晓琪的性命。 而事情的发展,似乎也印证了马文博的预想。 就在文晓琪体内的热毒之血,被火罐从点刺过的大椎、曲池等穴位中吸拔出来之时,旁边检测仪器上面的心跳、血压等指标,也开始急速降低,很快就降到了危险范围内。 面对着这个棘手的情况,林阳依然很冷静,吩咐道:“上呼吸机!强心针准备,待会儿可能会用上。”同时,他从檀木盒子里,取出了数枚灵蛇针,捏在手中。 这几枚灵蛇针,除了针身弯曲之外,其它特点,则是跟针灸常常会用到的毫针一模一样。 而这,也是整套灵蛇针中,最难操控的。 在心头飞快的将日、时计算了一番后,林阳右手再度探出,将那一枚枚跟金蛇小蛇没什么两样的灵蛇针,快准稳的刺入了文晓琪的足三里、少商、内庭以及阴谷、劳宫、少泽等穴位。 “他竟然真的能够驾驭灵蛇针,而且还是如此的娴熟。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那一枚枚难易操控的灵蛇针,在林阳手中乖巧无比,摇摆着身躯扎进一个个穴位的场景,马文博震惊不已。 在此之前,他只见过一个人能够如此娴熟的使用灵蛇针,那就是已经去世了的陈诗文。 在对林阳驾驭灵蛇针的娴熟程度感到震惊后,马文博又对选择的这几个穴位感到了好奇:“刺少商、内庭等穴位以泻热,刺三阴交、劳宫等穴位以补虚……只是,具备泻热、补虚效果的穴位那么多,为什么单选这几个呢?唔,等等,难道是……” 他突然想到了这几个穴位之间存在的一种关联,忙掐指念念有词的计算了起来。几分钟后,他的神情越发惊讶了:“果然!这几个穴位,果然是用子午流注法选出来的!” 子午流注法,就是根据自然界变化对人体的影响,推算每天气血运行盛衰与经穴开合,进行针灸的治疗方法。早在《灵枢?九针十二原》中,就有相关理论存在。只是,人体每天气血运行盛衰与经穴开合的计算方法极为复杂,现在的临床上面,已经很少有医生会使用。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其时选其穴,对治疗效果会有极大提升! 马文博想着自己花了好几分钟计算,方才确定出此刻应选的穴位,而林阳却是想都没想,直接扎针。 到底是他早早就已经算好了穴位呢,还是他根本不用算直接就判断了出来?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此人的医术,到底是强到了怎样一个可怕的地步啊! 原本对林阳持怀疑态度的马文博,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变得对他深感钦佩。 不过,马文博的震惊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刚刚才开始。 当林阳以子午流注法将灵蛇针刺入了三阴交、少商等穴位之后,他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后双手齐用,开始了行针。 他行针的手法,与普通的提插捻转法又有不同。 那一枚枚灵蛇针,随着他的行针,竟似活了过来一般,在文晓琪的穴位中翻腾挪移。 这一刻,它们哪里像是什么小蛇,就是就像是一条条腾云驾雾的微型虬龙,在吞噬着邪毒,释放出正气。 “这是……灵蛇化龙针法?!” 这一次,震惊的人不仅是马文博,就连罗元清也跟着惊呼了起来。 因为,这灵蛇化龙针法,是已故的华西天针陈诗文的独门绝技! 当他去世后,这套精妙玄奇的灵蛇化龙针法,也就随之失传。 没想到,华西天针,竟是在此时此刻,重现人间!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跟已故的华西天针有什么关系?” 马文博和罗元清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从文晓琪身上,挪到了林阳的身上,猜测不已。 在灵蛇化龙针法的作用下,文晓琪骤然降低的心跳、血压和脉搏逐渐恢复平稳。 半个小时后,她高热的体温又一次回落到了正常范围,身体抽搐的症状随之消失。从周身毛孔中涌出的血汗,也减少到了仅有四肢还在涌出。无论是量还是速度,都比先前降低了许多。 “总算是让这病情稳定了下来。” 林阳吐出一口浊气,悬在心头的那颗石头,总算放下来了大半。 文晓琪的病,最危险的不是本症而是标症。现在将标症基本控制住,她也就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将火罐起下来吧,小心点,别伤到了她的皮肤。” 林阳将起火罐的工作,交给了罗元清等人去做,而他自己,则将扎在少商、内庭等几个泻热降温穴位里的灵蛇针给起了出来。 既然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这虎狼之法了。 更何况,林阳也要在此刻从治标转为治本了。 捏起几枚刚刚消毒完毕的灵蛇针,林阳以极快的手法刺入了脾俞、胃俞、太白、公孙等穴位,施以提插捻转、伴随一捻一放的行针手法。 乍一看,就好像是展翅飞翔的赤凤一般。 “噢,是赤凤迎源。” 马文博一眼就认出了林阳此刻施展的行针手法,是飞经走气四法里的赤凤迎源。 虽然这个针法,在林阳手中也是相当的精妙。但是,马文博早已经被先前的种种震惊给震麻木了。这会儿,纵然看到精湛的赤凤迎源针法,也没有了惊艳的感觉。 行针过后,林阳将灵蛇针留在了穴位里,腾出双手,放在了文晓琪胸骨下方的上腹部位,以一种特殊的韵律予以按摩。 “咦?” 马文博看的一愣,纵然是见多识广的他,也认不出林阳此刻施展的,是何种按摩手法。 感觉惊讶的不仅是他,飘浮在一旁的陈诗文同样如此。 因为,林阳此刻施展的按摩手法,并不是来自他的医术。 准确地说,这根本就不是按摩。 林阳是在画符。 跟之前画借魂符时一样,他以双手为笔,魂力为墨,文晓琪的脾胃脏腑为纸,绘制着一道‘甘霖祛病符’。 这符,是他从玉简里一卷名为《祝由科符箓案》的竹简中学来的。 借到了陈诗文的医术后,他第一时间就让神识在玉简里翻找可以派上用场的术法。结果,还真是让他找到了这样一部半巫半医的典籍。 说起来,巫、医虽然分属两种不同的‘道’,却是同源所生。 在《说文?酉部》中,有‘医,治病工也……古者巫彭初作医’之语;而在《广雅?释诂四》中,也有‘医,巫也’之说。 事实上,在上古时期,巫医往往并提,是为一职。直至春秋战国,巫医方才正式分家,各有不同发展。可即便如此,在医家治病十三科中,仍旧保留有‘祝由科’一科。甚至在元代,这祝由科更是登堂入室,成为了太医院十三科之一。 这里所谓的祝由,便是借符咒禁禳来治病的一种方法,为上古巫医的延伸。 在清时吴研人所著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中,曾这般描述过祝由科:‘那祝由科代人治病,不用吃药,只画两道符就好了。’ 现在看来,画张符就能够治好病,实在是搞笑至极的无稽之谈。但这并不是祝由科的错,因为这世间,真正懂得祝由科的高人少之又少,绝大部分,都是打着祝由科幌子行骗乡里的神棍神婆! 正是这些骗子,败坏了祝由科的名声,让祝由科沦为了愚昧笑谈,实在是可悲可叹。 此刻,随着林阳十指有韵律的移动按压,一行行幽蓝色的符文,出现在了文晓琪腹腔里的脾胃脏腑上,并逐渐汇拢,形成了一道复杂而神秘的符箓图案。 陈诗文虽然察觉到了魂力波动,但因为隔着一张肚皮,又没有将魂魄触角伸进文晓琪体内探查情况,所以并不知道她脾胃脏腑上面的变化,真以为林阳是在给她做按摩呢。 连陈诗文这个医术精湛的鬼士都产生了误解,像马文博、罗元清等察觉不到魂力波动的活人,就更不必提了。 他们的心头,不约而同涌起了种种疑问:“为什么要按摩呢?这能起到什么作用?” 没过多久,他们就知道了这样做有什么用……

下一篇   第十六章画符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