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凤凰和鸣至心斋 - 妙医圣手

第十二章 凤凰和鸣至心斋

时间,一分一秒飞快流逝。 血液科病房的走廊中,文晓琪的父亲文弘良来回踱步,不时扭头望一眼医生值班室那扇紧闭着的房门,神情焦急而又紧张。 因为病情转危的文晓琪需要人照料,所以他让妻子赵慧芳回到了重症监护室,一个人守在这里等候消息。 只是,这等待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单学智同样等得很心焦,隔会儿就掏出手机看眼时间,小声嘀咕一句:“都进去快要半个钟头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啊……” 要不是林阳事先交代过,没有得到他的允许绝对不能闯进医生值班室,只怕心焦的单学智和文弘良,还真有可能会破门而入,进去一探究竟呢。 罗元清倒是没有守在这里,因为血液科还有别的病人需要他去诊治。不过,他有叮嘱留在这里的医生,让他们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自己。 跟外面一派焦急的情景不同,医生值班室里面却是安静的很。 在过去的半个钟头里,林阳一直保持着闭目盘膝而坐的姿态,动也不动。 看上去,他的情况似乎很正常,没有什么异样。 可要是有魂修或鬼魂在这间医生值班室里面,就会发现,隐藏在林阳额头和双肩处的那三团魂火,正在剧烈的摇摆闪烁,就好像是寒风里随时可能会被吹灭的烛火一般。 烛火熄灭,最多是让周围的光线变暗。可魂火若是熄灭,则代表着一个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从三团魂火的表现可以看出,林阳此刻的情况相当危险! 作为一个修行菜鸟,林阳对《东岳黄泉经》上一些玄之又玄、晦涩不明的词汇很难理解,再加上又没有吕文起留在旁边的注释可看,就只能根据上下文的内容连蒙带猜。用这样的方法来修炼,没有立刻毙命就算不错了,情况又怎么可能会好? 事实上,林阳此刻已经处在了‘走火入魔’的关口上。 在过去的半个钟头里,林阳的身体没有动弹,并不是他不想动弹,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 因为,他正承受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 来自灵魂的痛楚,不仅折磨着人的**,更折磨着人的精神,让人癫狂。 此时此刻,林阳感觉自己就像是狂风巨浪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可能会被掀翻并撕成碎片。 他不止一次想过要放弃,但同时又很清楚,如果真的放弃,不仅完不成修炼,自己的性命也将保不住。 对于死亡,他并不害怕。 在了解了魂修、见过了鬼魂后,死亡对于林阳来说,不过是换了一种‘活法’而已。他所担心的,是自己一旦就这么死了,文晓琪的血汗症由谁去治?成为了植物人的孙晓筠,又由谁去唤醒? 正是因为心头牵挂着孙晓筠和文晓琪,林阳才有毅力和勇气,撑过这一波强过一波的灵魂痛楚折磨! 然而,当前这个情况,光有毅力和勇气是远远不够的。随着时间推移,他额头和双肩处的三团魂火,越来越微弱。 又过了一刻钟,这三团魂火竟是彻底熄灭。 就在魂火熄灭的瞬间,林阳感觉自己如同是坠入了一个漆黑阴冷的冰窟。全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被冻结成冰。甚至就连灵魂,也在这阴冷中瑟瑟发抖。 紧接着,一股强烈的失重感涌上心头。 林阳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是突然没有了重量,也没有了地球引力的束缚,就要朝着上方飘浮飞起…… 作为一个半入门的魂修,林阳很清楚,这一幕,是灵魂即将出窍的迹象。 “没想到,我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死法死在这里……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 林阳不甘心,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再也没有机会救治文晓琪和孙晓筠。 在这即将死去的一刻,他心中所想的仍旧不是自己,而是他人的安危。 “悲天悯人,怀有慈悲心肠。纵然舍己救人,依旧无怨无悔……如此种种,倒是与吾道相符……” 就在林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威严沉厚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 源自灵魂深处的痛苦,竟是随之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缓过劲来的林阳满头雾水,搞不清楚当前究竟是个什么状况:“为什么剧烈痛楚会突然消失?刚才那个说话的人又是谁?” 那道威严沉厚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吾道不孤,喜哉,幸哉。如此,这卷《东岳黄泉经》就传授与你吧……” “我的脑海里面,不是早已经烙下了《东岳黄泉经》的内容了吗?还有什么好传授的?” 没等林阳回过神来,一行行幽蓝如魂火般的文字,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这段文字记载的,正是《东岳黄泉经》。 只不过,跟他先前看过的那卷《东岳黄泉经》相比,这段文字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它用词遣句浅显易懂,既没有晦涩的专业性词汇,也没有故弄玄虚的难懂语句。即便是修行菜鸟的林阳,也能够理解其意。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东岳黄泉经》……”林阳震惊不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东岳黄泉经》里面竟然还藏着这样的玄虚! 本来嘛,敢以东岳大帝名号来命名的魂修功法,就算真的很差,又能够差到哪里去呢? 吕文起等冥渊一脉的高人,之所以没有发现这卷真正的《东岳黄泉经》,并非是因为他们修为不够、眼光不高,而是因为他们没有通过《东岳黄泉经》的考验。 唯有通过了考验的人,才能够看到真正的《东岳黄泉经》! 而想要通过考验,不仅需要勇气、毅力、慈悲心肠,甚至还需要天赋和运气……种种繁杂苛责的条件,缺一不可。 由此可见,想要通过这场考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阳的运气,算得上是极好。 随着真正的《东岳黄泉经》出现,林阳额头与双肩处的三团魂火,也重新燃烧了起来。 并且,比先前燃烧的更旺、更烈! 与此同时,他体内因为锻身塑魂产生的那缕微弱魂力,也开始按照《东岳黄泉经》中记载的修炼方法,自行运转了起来。 随着魂力运转,林阳的身体开始出现了种种变化。 首先,是一缕缕漆黑如墨的血液,从他周身的毛孔中源源逼出。 这些黑血,是他体内淘汰出来的废血、毒血。一经逼出,立刻就化作雾气蒸腾飞起,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腥臭。 这一幕,正是踏入心斋境的前奏之一——换血! 换血,就是将体内的废血、毒血逼出,换之以活力十足的新血,从而濡养脏腑,使身体各项机能大幅上涨。 除了换血,林阳的身体还在进行着其它改变。 一片‘啪啪’的脆响声,从他周身的骨骼中传出。伴随着声响,他的骨骼或是移位、或是变形,但无一例外,都是在朝着最佳状态转变。 这个情景,同样也是踏入心斋境的前奏之一——易骨! 在换血易骨之外,还有洗髓。 只是,洗髓的变化无声无息,从体外根本察觉不到。但不可否认的是,林阳全身的髓液,正在快速更换。 换血、易骨、洗髓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有半个多钟头。 在它们结束时,林阳额头和双肩处的三团炽烈魂火,光芒陡然大盛! 那火光,不仅将整个医生值班室都给映照成了一片玄妙的幽蓝,更透过窗帘与玻璃窗,直射上了云霄! 锦官城因为处在西南盆地,天空中随时都笼罩有厚厚云层。当人仰头遥望时,看到的经常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而非蔚蓝晴空。 但是现在,林阳那道冲天而起的魂火光芒,竟是在瞬间驱散了天空中的厚厚云层,露出了后面的蔚蓝天空和烈日骄阳! 一道清脆的‘锵锵’声,从九霄之上传了下来。 这声音虽然古怪,却格外的好听,让人不由自主的清心定志,宁下神来。 一束夺目的阳光,从烈日中投射下来,直入医生值班室,照在了林阳身上。 阳光下,林阳额头和双肩处的三团魂火,就像是得到了柴禾补充,越燃越旺。 人死之后,魂魄出窍既为鬼,又叫阴魂。 而人活着的时候,存于体内的魂魄,则是阳魂。 阳魂,不仅需要阴气的滋润,更需要阳气的补养。 唯有阴阳调和,阳魂才会强盛不衰。 此刻,林阳的阳魂,就在汲取阳光中蕴含的阳气补养自身。 这个异象,足足持续了有一个钟头。 随后,云层翻涌归来,将蔚蓝天空和烈日骄阳重新遮蔽。 在阳光褪去的那一刻,闭目盘膝坐在地上的林阳,睁开了眼睛。 他目光清澈,无欲无求,偏又给人一种浩瀚如海般深不可测的感觉——这些,正是踏入了心斋境的表现。 一道魂力,在他的身上来回荡漾。 这道魂力,虽然还算不上强大,却相当的精纯。 而且,跟普通魂修偏阴性的魂力不同,他的魂力,阴阳调和不说,还透着一股灼热的天火气息。 天火,来自于烈日,为阳中至阳。 毫无疑问,魂力中带有天火气息,定然会让林阳在面对鬼魂以及魂修的时候,占据先天优势! “凤……凤凰和鸣!林阳竟然只用了短短三四个小时,就踏入了心斋境,而且还引来了凤凰和鸣的异象?!这……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长途客车上,原本将双手环抱于胸前假寐的吕文起,在异象出现的那一刻,便睁开了眼睛,仰望着车窗外的天空,震惊不已。 要不是这辆长途客车上面还有很多旅客,只怕他就要扯开嗓子嚎上几声,以抒发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了。 作为一个修者,他自然不会不知道,刚才那道古怪的‘锵锵’声,正是雄凤雌凰的和鸣。 修者踏入心斋境时,引动凤凰和鸣这一类异象的几率相当少。跟它相比,锻身塑魂时引动的九霄龙吟,就跟是大路货差不多了…… 至少,吕文起当年踏入心斋境时,可没有引动过凤凰和鸣这一异象。

下一篇   第十三章 借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