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是救人性命,还是明哲... - 妙医圣手

第十一章 是救人性命,还是明哲...

罗元清不甘心:“您刚才都让病人的情况好转了,现在怎么会没有办法呢?再想想,一定有办法的,您再想想……” 这番话,不仅用上了敬语,还带有恳请的语气。 由此也可以看出,罗元清不仅认可了林阳的医术,甚至还认为其医术是在自己之上的。 能够让罗元清生出这样的念头,除了先前文晓琪病情的好转外,林阳经过一叶障目术更改过的容貌,也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如果他以真面目示人,就他那年轻的模样,罗元清即便觉得他医术不错,也绝对不会认为他就比自己强。 对现在的情况,林阳也不甘心。 毕竟,文晓琪不仅是他的第一个临床病人,更是他曾经的同学。 但现在,无计可施的他,只能摇头轻叹:“如果你们不来,最多再过一个钟头,我就能够彻底治好文晓琪的血汗症。可现在,我是真没有办法了……” 单学智这会儿后悔死了,愧疚自责之余,他不停的向文晓琪父母和林阳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刚才是在给文晓琪治病,还以为你是在对她做什么不轨的事情……” 林阳苦笑着说道:“不必自责,这件事情也怪不到你。” 无论是谁,在听说有人冒充医生潜入病房的消息后,生出的第一个念头都是这人不怀好意。 所以,单学智叫来保安制止林阳,也是在情理之中。如果他不这样做,才是有失职责。 事到如今,林阳只怪自己。 怪自己医术不精,没能够缩短治疗时间。 如果他的医术再好一点儿,让治疗的时间再短一些,说不定就能够赶在这些医生冲进重症监护室之前,治好文晓琪的血汗症。 “医生,求求您,再想想办法吧!”文晓琪父母来到了林阳身边,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恳求道。 他们现在后悔死了没有听从林阳的话,将这些医生给拦在门外。 情绪激动之下,文晓琪的母亲更是跪倒在了林阳面前。 “起来,快起来。”林阳急忙将她给搀扶了起来。毕竟她是自己的长辈,这一跪可有些担当不起。 “我也很想要救治文晓琪,可现在的情况,除非是华西天针陈诗文死而复生,否则……唔,等等……”林阳的话到此戛然而止,因为他脑袋里面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而他语气的变化,也让文晓琪父母感觉是看到了一线曙光,急忙是满怀期待的问道:“您是不是有办法了?” “的确是想到了一个办法,只不过……”林阳欲言又止,显得很犹豫。 听说有办法,文晓琪母亲再度跪倒,满脸泪痕的恳求道:“求您了,救救晓琪吧!” 这一次,文晓琪父亲竟然也跟着跪了下去,就差没有指天画地的发誓了:“只要您能够治好我们的女儿,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们都能够答应!哪怕,是让我们给您做牛做马都行啊!” 罗元清也说道:“医者父母心,您要是真有办法,不管成与不成都请试一试。如果,您还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生气,我们愿意向您公开道歉。只希望,您不要将怨气与怒火,带到病人的身上……” 他这是误会林阳了,且不说林阳根本就没有生他们的气,就算生气,也绝对不会因此耽误正事。 轻重缓急,他还是能够分清楚的。 林阳之所以犹豫,并不是因为其它的什么缘由,都是因为他想出来的这个办法——借魂! 所谓借魂,说白了,就是向鬼魂借力! 人死之后即为鬼魂。 对于最低等的游魂来说,它们已然忘记了生前种种,所以只能借出微弱的魂力。但是,对于鬼士以上级别的鬼魂来说,因为保留了生前的记忆乃至能力,所以在借出魂力之外,它们还能够借出自己生前的知识和技术! 从某个角度来看,借魂,跟‘鬼上身’很相似。 只不过,鬼上身是被动,而借魂是主动。 此外,鬼上身是将身体或身体的某个部位,交给鬼魂来操控。 在这样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受伤都算小事,严重的,甚至还会被鬼魂鸠占鹊巢,彻底夺走身体的操控权。 而借魂,则是通过魂修秘法,将鬼魂的知识、能力纳为己用。从始至终,都是自己在控制自己的身体,所以并不具备危险性。 然而,想要借魂,就必须得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鬼魂愿意将自己的知识、能力借出。 林阳相信,陈诗文肯定愿意将生前的医术借给自己,让自己来救治文晓琪。所以,这个条件已经满足。 现在,就看第二个条件了。 其实,让林阳感到苦恼的,正是这第二个条件——修行达到心斋境。 心斋境,是修行的第一个境界,也可以看做是入门境界,对于已经完成了锻身塑魂的林阳来说并不难。 但问题是,林阳根本就没有办法修炼吕文起留给他的那些基础功法。 因为,《东岳黄泉经》一直如阴魂般在骚扰着他。 无法修炼,自然就不可能踏入心斋境。 不能踏入心斋境,又怎么向陈诗文借魂呢?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想要修炼,想要踏入心斋境借魂救治文晓琪,只有一个办法——修炼《东岳黄泉经》! 可是,按照吕文起的说法,《东岳黄泉经》不仅是一门极其普通的功法,而且还有着许多的错漏。 一旦修炼,就算暂时不出问题,日后走火入魔的几率,也将大大增加。 甚至,危及到自己的生命! 一边是救人性命,一边是明哲保身…… 这道二选一的选择题,让给林阳很是纠结。 他没有纠结太久,经过了四五分钟的考虑后,他做出了抉择。 “见死不救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林阳在心里面对自己说:“当务之急,是救治文晓琪。以她的病情,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最多再过三四个小时,就会因为体内精微物质流失殆尽,使得脏腑功能衰竭而亡!至于修炼《东岳黄泉经》会导致走火入魔,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俗话说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以后,再慢慢想办法解决吧……” 下定了决心后,林阳对罗元清说道:“罗医生,能给我找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吗?我有了个大概的治疗方案,但还需要沉思整理一下。在此之前,你们可以先给文晓琪强心补液,以缓和她逐渐恶化的症状。” “没问题。”罗元清一口答应,随后问道:“需要我召集血液科和其它几个相关科室经验丰富的医生,跟您一起讨论下病情吗?” 通过不同科室会诊,讨论病情,集思广益,这是医院在遇到了疑难杂症时的一贯做法。 正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虽然大伙儿都是医生,可每个人精通擅长的领域不同。所以,在大部分情况下,会诊都能够取得一个不错结果。 然而,林阳此刻要做的,是修炼《东岳黄泉经》,又怎能召集一大批医生在旁边围观呢?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婉拒道:“暂时不用,我脑袋里面的想法还不是很成熟,需要一个人先静静地思考下。” 既然林阳表了态,罗元清也就没有再提什么建议,立刻领着林阳走进了旁边不远处的医生值班室。 这里是晚上医生们值班休息的地方,白天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来这里。 一走进医生值班室,林阳便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罗元清等医生和文晓琪父母,依言退出了医生值班室。 就在这个时候,林阳又开口说了句:“你也出去。”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搞不懂林阳是在跟谁说话。因为这一刻,他们所有人都已经退出了医生值班室,只剩下了林阳一个人在里面。 看不见鬼魂的他们,自然不会知道,在他们的身边还飘浮着一只鬼魂。 陈诗文在飘出医生值班室的时候,忍不住回头问了句:“你真有办法?”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等到所有的人和鬼都退出了医生值班室后,林阳反手关上门,旋即闭眼盘腿,就势坐在了地上。 那卷《东岳黄泉经》,早已经烙在了他的脑海里,不需要别的举动,只要心念一起,便会自动浮现在他眼前。 “东岳者,泰山也,乃群山之祖,五岳之宗,沟通人间幽冥。其神为天帝之孙,主生死,统摄鬼魂,执掌黄泉……” 林阳屏息静气,认真看着《东岳黄泉经》里记载的内容。 同一时间,经过了乔装改扮的吕文起,正坐在离开锦官城前往山渝市的长途汽车上。 他没有施展术法,而是选择了普通的交通工具,是不想让追兵通过魂力波动,找寻到他的行踪。 双手环抱在胸前,眯着眼睛假寐的吕文起,正在心里念叨着:“算算时间,林阳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开医院了吧?不知道,他有没有开始修炼我留给他的基础功法呢?想当年,我仅仅只用了一周的时间,便成功踏入了心斋境。他这个千年一遇的妖孽,踏入心斋境,又会用多长的时间呢?五天?三天?还是两天?” 恐怕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林阳修炼的,并不是他留下的基础功法,而是导致了冥渊一脉覆灭的《东岳黄泉经》……

上一篇   第十章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