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血汗怪症 - 妙医圣手

第九章血汗怪症

虽然心情很焦急,但中年男子还是保持了应有的冷静和礼貌,客气说道:“罗医生,打扰你休假了,真是对不起啊。” 相比起来,他的夫人可就没这么冷静了。扔开湿毛巾,上前两步紧紧握住了林阳的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呜咽着恳请道:“罗医生,求求您,一定要治好我们家晓琪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如果出意外,我也不想活了……” 虽然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林阳表现的很冷静,温言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治你女儿的。” 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将自己的妻子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后背劝慰道:“好了,别哭了,不要影响罗医生给晓琪检查诊治。” 这句话比什么都有用,中年妇女立刻停止了呜咽,眼巴巴的望着林阳,期盼着他真能够治好自己的女儿。 林阳也没有再浪费时间,大步走到了病床旁。 然而,当他看清楚了病人的模样后,不禁一愣:“文晓琪?!” 这个躺在病床上面昏迷不醒的人,可不正是他的高中同学,昨天傍晚时分还见过一面的文晓琪么。 难怪他会觉得那对中年夫妇眼熟,原来是文晓琪的父母。 此刻的文晓琪,完全没有了昨天傍晚时分的温婉靓丽,看上去很是惊悚吓人——她身上尽是鲜血,更有淋漓的血液从周身毛孔中不停涌出。 至于病床上面的床单被罩,早就已经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这幅骇人的模样,并不比昨天晚上遍体鳞伤、浑身浴血的吕文起好多少。 “罗医生,你认识我女儿?”文晓琪的父亲有些纳闷。 “不认识。”林阳明白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救道:“我在病历记录上面看过患者的名字,刚才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他现在的身份,是血液科的主任医师罗元清,可不能够让人看出破绽来。 文晓琪的父亲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虽然对林阳的回答有些怀疑,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寻根问底的时候。 林阳暗松了一口气,开始检查文晓琪的病情。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除了全身毛孔都在冒血外,文晓琪的体温也飙到了四十度,触之烫手。虽然是处在昏迷状态,但眉头紧蹙神情痛苦。显然,血汗怪症带给她的折磨,相当可怕! 文晓琪的状况,让林阳很是诧异,禁不住脱口惊呼:“怎么会这样?” 这句话,问的是陈诗文。 可文晓琪的父母并不知道病房里面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存在有一只鬼魂,所以只当林阳是在问他们,忙回答道:“我们也不知道晓琪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昨天晚上,我们接到晓琪室友打来的电话,说她突发重病全身冒血,就连夜从九寨沟那边赶了过来……” 原来,在将女儿送到了锦官城的华西大学后,文晓琪父母便打算在周边玩一圈后再回去。也幸亏如此,不然他们这会儿都还在从家乡赶来锦官城的路上呢。 就在文晓琪父母回答的同时,陈诗文也向林阳讲解起了文晓琪的病况:“病人毛孔中冒出的这层腥红体液并不是血液,而是汗——血汗。” “血汗?”林阳脸上闪过一抹讶色。 他只听过传说中的血汗宝马会冒出血一样的汗水,却不知道人居然也会生出血汗来。 “血汗?”文晓琪父母的耳朵倒是挺尖,林阳小声嘀咕的话被他们俩听到了,忙问道:“罗医生,你的意思是说,我家晓琪流的并不是血而是汗?可汗又怎么会是血红色的呢?而且,昨天晚上那些医生还曾收集过这些体液做化验,结果显示里面含有血红蛋白等物质。如果是汗液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些物质存在呢?” 文晓琪父母并不懂医学方面的知识,他们现在提出的这些质疑,都是之前旁听血液科联合其它几个科室会诊时,医生们讨论的内容。 事实上,对文晓琪身上流出来的究竟是血还是其它什么东西,医生们众说纷纭,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定论。 说它是血液吧,按照文晓琪全身上下不停冒出这种体液的情况,早就应该出现失血过多引发的诸如血压骤降、气促、心悸等等临床症状,甚至还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危及生命。 可是现在,文晓琪除了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偶伴惊厥,以及身体各项机能逐步下降之外,其它因失血过多引起的并发症一概没有。 这样的情况,让人在茫然不解的同时,也感觉难以置信。 可要说它不是血液吧,化验检查又明明查出了里面蕴含有血红蛋白等物质。 这样的疑难杂症当真少见,也难怪血液科的医生会束手无策,拿不出个切实有效的治疗方案来。 林阳解释道:“血汗症这种病相当少见,仅仅只有2004年的《中华血液杂志》中,提到过一则病例记载。到目前为止,它的病因病机都还不确定,至于切实有效的治疗方案,就更加没有了。按照血汗同源的理论,汗和血,都是源自于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所以,出现血汗症这种疑难杂症,多半是和脾胃气血出现了病变有关……” “既然是血汗不是血,那么晓琪的情况,是不是还不算危重?”文晓琪的父母急忙问道。 “血汗虽然不是血液,但也是精微所化,一旦流失过多,还是会危急生命!就现在文晓琪的状况来看,一点也不乐观。必须要尽快遏制血汗流失,并让其恢复为正常的汗液才行!否则,最多再过五六个钟头,她就会因为体内精微流失殆尽,脏腑得不到濡养,生理机能彻底枯竭而亡!” 这一席话,都是陈诗文讲的。只不过,陈诗文说的要更专业一些,甚至还从血汗同源、津血互生等中医理论入手,进行了详尽的分析解释。但这些专业化的解释,说出来文晓琪的父母也不会懂。因此,林阳也就略过,只进行了粗浅的解答。 即便听了解答,文晓琪父母也似懂非懂。 不过,他们对血汗症的原理也不关心,只是问:“罗医生,既然你能够诊断出晓琪患的是血汗症,那你一定有办法治好她对吧?你说,这个怪病,到底该怎么治啊?” 林阳也很想要问问这古怪的血汗症到底该怎么治,只是因为文晓琪父母在旁边,着实不好开口。 得先将他们俩给支出去才行,不然,我跟陈老先生还真没办法交流沟通。 想到这里,林阳立刻说道:“我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治疗方案。不过,在给文晓琪治疗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文晓琪父母急忙问道。 在这一刻,只要能够治好文晓琪的血汗症,就算要他们将灵魂献给恶魔,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这,就是父母之爱的伟大! 林阳说道:“我这个要求很简单,就是麻烦你们两位到病房外面去待会儿,在我给文晓琪治疗完毕之前不许进来,也不准放任何一个人进来。因为,给文晓琪治疗血汗症,需要全神贯注。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出一点儿差错。稍有影响,就会出现不可预测的结果!” 他这一番话,倒也不算是危言耸听。 因为陈诗文已经告诉过他,文晓琪的血汗症并不是那么容易治的,尤其是对他这个临床菜鸟来说,难度系数很高。 “这……”文晓琪父母有些犹豫,因为他们俩想要留在这里亲眼看到治疗过程。不过,为了女儿的治疗结果着想,他们俩最终还是同意了林阳的要求,走出了重症监护室,在门外焦急的等待。 重症监护室里面,就只剩下林阳和昏迷不醒的文晓琪两个人,以及飘浮在一旁的鬼魂陈诗文。 没有了碍手碍脚的人在,林阳总算可以发问。不过,他说话的声音依旧很小,生怕会被病房门外的人听见:“陈老先生,你有把握治好文晓琪吗?该怎么治?” “血汗同源,之所以出现血汗症,脾胃对精微物质的运化失常是一个关键因素。由病人的临床表现来看,应该是邪热困阻脾胃,并影响了营卫气血。所以,治疗的根本在于恢复脾胃的正常功能。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有一个事情要做——祛邪固表,调和营卫,以降低体温,遏制血汗的流失!” 陈诗文不愧是一个享誉业界的名医,血汗症这种极其罕见的疑难杂症,在他口中被分析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即便是林阳这样的中医初学者,也能够听懂,甚至是生出了一种拨云见日的恍然大悟感来。 大致讲解了一番后,陈诗文转入正题:“刚才在医生办公室里,我让你拿的那管银针呢?赶紧拿出来,准备给病人进行针灸治疗。” “是。”林阳依言把揣在白大褂兜里的那管银针拿了出来,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随后又将重症监护室里面备用的消毒器皿拿了出来,把银针倾倒在了一只消过毒的不锈钢盒子里,用酒精棉球一一消毒。 在这个过程中,陈诗文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忙问道:“对了,你会扎针吗?” “会一点普通的针灸手法。”林阳回答道,此前他曾自学过中医基础理论知识和针灸,高深的东西虽然不会,但基础的手法还是有练过。 “普通的针灸手法就够用了。”陈诗文放下心来:“待会儿,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林阳点了点头,继续给银针消毒,也借此机会调整状态,平复内心的紧张。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上临床给人治病。而且,治的又是血汗症这种高难度的疑难杂症。虽然有陈诗文这样的名医在旁边指点,但心里面还是免不了会有些紧张。 在将最后一根银针消毒完毕后,林阳的状态也调整到了最佳。他吐出一口浊气,沉声说道:“开始吧!”

下一篇   第十章没救了!